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挑衅
    就在沈秋夕绝望地以为,自己的清誉要毁在这两个男人手上时。

    紧闭的大门忽然被推开。

    一道曙光从天而降。

    沈秋夕看着莫琛从外面走了进来。

    像是天神般。

    从天降临。

    她的心脏从没有像此刻这般跳动得如此快。

    也从来没有像此刻般,整个人都放松了。

    莫琛来了。

    她就知道,莫琛一定会来的。

    那个抱住沈秋夕的男人,看见莫琛,愣了一下,一把推开沈秋夕。

    嚷道:“老大,就是他!”

    坐在椅子上擦拭的刀疤男并没有抬起头。

    而是低垂着脑袋。

    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

    莫琛目光阴沉地看着环顾一圈仓库。

    只有三个人。

    暗处也没有埋伏的人。

    这些人还真是大胆。

    竟然只有三个人。

    好笑。

    厉君诺和阿栗也微微皱起眉头。

    这里荒郊野外的,根本就没有信号。

    他们能找到这里,说明对方是故意的。

    故意用信号源来引他们到这个地方。

    厉君诺还以为至少有几百口子埋伏着呢。

    没想到竟然只是三个人。

    这也太看不起他们了吧。

    厉君诺还以为终于可以让痒痒的手脚锻炼起来。

    看来,没有机会了。

    其他两个人已经走到莫琛三人面前。

    形成对立的姿势。

    那个刀疤男却始终坐在原地上。

    一动不动的。

    沈秋夕抱住**的身子,委屈兮兮的喊了一声:“先生……”

    嘶哑的声音,绵长哀怨。

    让那两个男人都忍不住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原来不是这个女人不会发骚。

    是对着他们不会发骚。

    也是。

    他们兄弟两个长得不咋地。

    哪里像这三个公子哥,衣冠楚楚的。

    不过,很快这三个公子哥就等着跪在他们的脚边,喊他们爸爸!

    两人得意地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刀疤男。

    “知道嘛,我大哥在道上……”

    话还没有说完,说话的就被阿栗一拳轻松ko。

    剩下的一个,脸色微微一变,往后退了一步。

    “你们知道我大哥是什么人物吗……”

    又是话还没有说话,就被厉君诺一拳ko。

    两个人趴在地上。

    头着地,嘴上全都是灰尘。

    刚要挣扎着爬起来,却被厉君诺和阿栗踩在脚底下。

    “我们都不知道你大哥是什么人物,但是却知道我们的大哥是个狠角色。”

    厉君诺得意地说道。

    目光落在始终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刀疤男身上。

    “是吗?”

    刀疤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痞气的脸上露出残酷一笑。

    “听说你们很厉害。”

    说完,将身上短袖脱下,往一旁一扔。

    身上的纹身瞬间就暴露在空气中。

    是一条虎虎生威的老虎。

    看起来栩栩如生的。

    在这么一个大汉身上,倒是也挺符合的。

    不过。

    莫琛并没有将这个男人看在眼中。

    冷笑一声:“人,我现在就要带走。”

    “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刀疤男扭了一下脖子,亮出已经擦拭很久的刀子。

    这是一把短刀。

    异常锋利。

    “我还以为你会直接拿出枪来。”

    莫琛冷笑一声。

    依然站在原地。

    没有任何动作。

    刀疤男冷笑一笑,猖狂道:“杀鸡焉用牛刀。这些废物没用,所以就算是拿了原子弹在手中,也没有用。”

    “你又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废物呢?”

    阿栗问道。

    眼神里的笑意更深。

    刀疤男的眼神微变,眸子严厉地盯着阿栗。

    阿栗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

    仍然是笑意满满。

    一点儿害怕的表现也没有。

    刀疤男微愣。

    他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之人。

    一个眼神都可以让其他人噤声。

    但是这三个人似乎一点都不怕自己的样子。

    他心里扑腾了一下。

    不由得看向站在最中间的男人——莫琛身上。

    这个男人身上带着一股子匪气。

    匪气中有带着正气。

    让人根本就难以分辨他到底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

    那双眼神更是如水般沉默。

    像是大海般,吞噬万物。

    刀疤男的心微微一震。

    忽然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带枪来了。

    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是开弓的箭没有回头。

    何况,在老大面前他已经十分猖狂地说过,一定要提莫琛的头去见他们的。

    要是没有成功的话,就提自己的 人头去见老大。

    所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他亮出刀子,笑道:“你打算以一打三?”

    眉宇微微往上一挑。

    脸上的刀疤也跟着移动,看起来更加狰狞可怖。

    莫琛看了一眼刀疤男。

    又看了一眼厉君诺和阿栗。

    阿栗也转头看向莫琛。

    这家伙就是想要用激将法吧?

    不过,他丝毫都不担心莫琛。

    就算是单挑。

    这家伙也只有被吊打的份。

    厉君诺连看也没有看莫琛一眼。

    以他对莫琛的了解。

    这个人就是在找死呢。

    刀疤男见莫琛不说话。

    还以为莫琛是不敢了。

    心里边更加安稳了。

    估摸着莫琛就是在装大尾巴狼。

    说不定根本就是一个文弱书生。

    只是这身边的这两个人能打而已。

    想到这里,刀疤男冷笑一声,继续用激将法道:“怎么,还真打算以一打三?”

    莫琛淡淡扫视对方一眼。

    “那你希望怎么样?”

    刀疤男愣了一下。

    他还以为莫琛会直接出单挑。

    但是没有想到莫琛竟然问他想要怎么样。

    他当然是希望单挑。

    单挑的胜率比较高。

    “我这个人比较喜欢单打独斗,你的意思呢?”

    说着,他挑衅地舔舐刀口。

    莫琛冷笑。

    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像是站在庄严的墓园前般。

    深邃的眼眸定定地看着刀疤男。

    刀疤男莫名有一种被人看穿的感觉。

    老实说,他在江湖上闯荡这么多年。

    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

    除了兵不血刃就拿下他的老大。

    除此之外,他就再也没有怕过任何人。

    可是眼前的男人,一举一动,都能牵动他的神经。

    这真的是一种糟糕的体验。

    刀疤男莫名心慌。

    “怎么?不敢?”

    莫琛冷酷一笑,将手中的西装一脱。

    露出白色的衬衫。

    衬衫里的肌肉若隐若现。

    看的刀疤男心里一惊。

    想要往后退一步,却发现根本就退不了了。

    脚,像是扎根般。

    移不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