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被迫
    在距离目的地还有几百米时,莫琛让所有人下车。

    “你这是打算让我们徒步前进吗?”

    厉君诺有些诧异地看着莫琛。

    要不要这么革命?

    阿栗从驾驶位置上下来,好笑地看着厉君诺。

    “怎么,不会是你现在的身体吃不消了吧?”

    厉君诺脸色微微一变:“哼哼,我是怕你气喘吁吁地跟在我后面哭爹喊娘。”

    阿栗自信道:“你放心,我才不会在你后面哭爹喊娘,一会哭爹喊娘的估计是你。”

    说完,信步往前走。

    大有一开始就要将厉君诺远远地甩到身后的意思。

    厉君诺也不甘示弱。

    大步流星地跟上阿栗的步伐。

    两个人你追我赶。

    莫琛看着幼稚如孩子的两人,眼神中的笑意却浅浅的荡漾开。

    三个人有说有笑。

    倒不像是去闯龙潭虎穴。

    更像是去郊游。

    ……

    仓库里。

    沈秋夕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脸上泪水和尘土混合在一起。

    白皙的面容已经模糊。

    唇角溢出的血也已经凝固。

    可是,她仍然固执地看着不愿妥协。

    等待着莫琛的到来。

    这场苦肉计的代价很大。

    但是只要成功了,能换取的东西也很多。

    所以,她不能放弃。

    她一定要等到莫琛来。

    不能就这样认输。

    沈秋夕捏紧拳头,声音已经嘶哑了:“大哥,我求求你,你放了我吧!”

    刀疤男毫不留情地一脚踹开沈秋夕,冷哼一声:“你猜猜,莫琛来之前,你还能活着吗?”

    他倒是想要看看,莫琛什么时候来?

    还是,根本就不管沈秋夕的死活。

    到了最后,也不会来这个地方呢?

    他真的很好奇。

    拭目以待。

    沈秋夕咬着嘴唇,心中也没有底。

    要是莫琛不来的话……

    她就算是死在这里也没有帮她收尸……

    不!

    她怎么可以被轻易动摇呢。

    莫琛一定会来的。

    就算是为了不让唐可怡内疚。

    他也一定会来的。

    会来的会来的,一定会来的!

    其他两个人却纷纷嘲笑道:“大哥,那个莫琛怎么可能来,哈哈哈,你还是把这臭娘们赏给我们,解解渴吧。”

    好久没有沾荤腥了。

    这两个人都快要忍不住了。

    刀疤男蓦地横了两个人一眼。

    看的两个人都傻眼了。

    再也不敢说什么。

    这刀疤男是从刀尖上滚过来的。

    为人狠辣。

    他们可不想死在这个地方。

    所以都选择了乖乖不说话。

    沈秋夕刚刚松了一口气。

    谁知,那刀疤男忽然哈哈大笑。

    “哈哈,看来你们是真的很饥渴呀,真这么想解渴,去吧。”

    说完,转身离开。

    这句话让两个男人的眼眸都亮了。

    一个个看着沈秋夕的眼神,就像是饿狼看见了猎物般。

    沈秋夕不住地摇头。

    脸上灰头土脸的,但是眼眸里的惊恐却像是夜晚刺目的远光灯。

    让人不忍直视。

    两个猥琐的男人可不管这么多。

    他们都多久没有沾了荤腥。

    所以一个个迫不及待地走了过来。

    将沈秋夕身上的麻绳解了。

    他们也不怕沈秋夕逃了。

    毕竟这里有三个大男人。

    还逮不住她一个小娘们。

    沈秋夕身子瑟瑟发抖,不住地往后退。

    可是,轻而易举就被两个人前后夹击。

    “别躲了,小贱人,来伺候伺候我们,要是伺候得舒服了,我们就帮你求求情,留你一条全尸,你看怎么样?”

    沈秋夕惊恐地摇头,嘴里不住地说道:“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这句话已经被她翻来覆去说了好几遍。

    其他人都厌烦了。

    “臭婊.子,除了这句话你没有其他要说的是吧!老宋,别管了,来个霸王硬上弓吧!”

    那个被叫做老宋的人,点点头。

    也懒得和沈秋夕掰扯。

    太麻烦了。

    他们两个人的体力,还比不上一个女人吗?

    那个刀疤男坐在椅子上。

    始终没有看这边。

    他拿着一块已经黑不溜秋的破布,缓缓地擦拭着手上的刀。

    在破布的擦拭下,那把刀闪闪发亮。

    露出阴森森的寒光。

    十分渗人。

    而这边。

    两个男人已经直接将沈秋夕按倒在地。

    沈秋夕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没有挣开。

    两个男人早已饥渴难耐。

    一把撕开沈秋夕的衣服。

    美丽的身子瞬间就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啧啧,没想到这女人还挺有料的。”

    沈秋夕悲愤地抱住双臂。

    像是一条游鱼,不断地往后退缩。

    可是。

    其中一个男人直接抓住沈秋夕的手,笑得极其猥琐。

    他这么一抓,沈秋夕直接暴露在空气中。

    赤果果的。

    完全没有**的感觉。

    沈秋夕羞愤地恨不得直接撞墙。

    她忽然好后悔。

    为什么要拿自己的清誉来赌。

    她真的好后悔呀。

    沈秋夕绝望地看着眼前**冲昏的两个丑男人。

    她恨不得穿越到几个小时之前。

    穿越到做这个决定之前。

    狠狠地甩给自己一巴掌。

    她错了。

    她真的错了。

    沈秋夕的眼眸里留出眼泪。

    悔恨的泪水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在不断地割着她的咽喉。

    疼得她连呼吸都是痛的。

    两个男人迅速地将自己的衣服扒了下来。

    其中一个对另外一个说:“哥们,你先等一会,让我先来吧?”

    另外一个说道:“凭什么让你先来?”

    他也已经等了很久了好吗?

    为什么要把机会让给他呢?

    最先说话的说道:“哎呀,你就让让我不行呀,反正就十几分钟的事情。”

    另外一个说道:“对呀,就是十几分钟的事情,你干嘛不先让我。”

    就在这个时候。

    一直在擦拭刀子的刀疤男咳嗽一声。

    吓得两个人再也不敢大声说话。

    都你埋怨地看着我,我埋怨地看着你。

    最后偷偷地举出拳头。

    意思是用石头剪刀布决定谁先。

    两个比划了两下。

    最后还是刚才最先开口的那个人胜利了。

    那人得意洋洋地看了对方一眼。

    然后转头冲沈秋夕露出猥琐一笑。

    一下子就抱住了受惊的沈秋夕。

    然后抚摸着沈秋夕白皙的大腿,啧啧道:“嗯,这手感真好。真是有福了。”

    沈秋夕抗拒地挣扎着。

    却根本就抵不过那个男人的力气。

    天要亡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