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今日分狗粮
    这些人想要的目标,不是她。

    而是莫琛。

    一定是那天莫琛救了她,这些人不服气。

    所以要找莫琛的晦气。

    天呀!

    她办的是什么蠢事。

    要是莫琛真的因为自己出事的话,她可就难辞其咎了。

    不不不。

    沈秋夕摇摇头,对自己催眠。

    莫琛来,本来就是她计划的一部分。

    所以,她没有错。

    反正最后都是需要莫琛出现不是吗?

    嗯,对的,她根本就没有错。

    现在只要莫琛来就好了。

    “大哥,这小妞好像是醒了?”

    皮鞋男忽然说道。

    吓得沈秋夕屏住呼吸。

    那个被称作大哥的人,只是冷冷淡淡地看了一眼沈秋夕。

    然后迈开步子走到沈秋夕身边。

    看着就在地面上的鞋子,沈秋夕感觉整个人都要晕倒过去。

    她还没来得及调整呼吸,头发就被狠狠地揪了起来。

    她疼得龇牙咧嘴。

    眼睛也睁开,再也不敢装睡了。

    “哼!”

    刀疤男冷笑一声。

    沈秋夕瞬间觉得身体都要撕裂了。

    这人太可怕了。

    就像是地狱来的索命恶魔。

    刀疤男直视这沈秋夕眼中的痛苦和恐惧,却越发的高兴。

    “哼,小婊砸,你逃呀逃呀……”

    沈秋夕摇头。

    可是不敢大幅度摇头。

    她的头发被刀疤男揪在手中。

    只要一动,感觉头皮都要被揪下来了。

    “大哥,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

    沈秋夕泪眼婆娑地看着眼前毫不怜香惜玉的男人。

    其他两个人看见沈秋夕这个样子。

    也没有上前阻止。

    而是站在一旁鼓掌叫好。

    “哈哈,大哥威武,这种臭女人就是欠教育,大哥,交给我们吧,我们一定会替你好好地教育她的。”

    沈秋夕的脸色变了。

    她不是傻子。

    当然明白这些男人口中的教育是什么意思。

    她哀求地看着眼前的刀疤男。

    “大哥,你放过我吧,就算你让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只要你放过我!”

    “哼!”

    刀疤男冷哼一声,一脚将沈秋夕踹到在地上。

    连带着椅子,咚地一声巨响。

    在空旷的仓库里,特别渗人。

    两个男人笑得更加欢乐。

    “哈哈哈,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大哥最讨厌的就是女人的眼泪了吗?臭女人,识趣点就好好地陪陪我们哥俩,说不定我们还会

    替你求情。”

    沈秋夕才不要。

    她现在还是处子之身。

    要是她不是了……

    那在莫琛面前,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抬起头。

    所以不能。

    不能。

    一定要撑到莫琛来的那一刻。

    ……

    莫琛阿栗和厉君诺三个人一起出发。

    路上,厉君诺将沈秋夕的定位给其他两个人看。

    “很奇怪,这地方应该是荒郊野外,但是我还是能探查到对方的信号。”

    厉君诺将电脑转向莫琛这一边,让他可以更好更清楚地看到地图上的标志。

    莫琛看了一眼,发现这地址很详细,也皱起眉头。

    一般来说,荒郊野外的地方,信号不可能这么好。

    就算侥幸那个地方有信号。

    但是正常人绝对不会带着带有信号的手机或者电脑。

    出现在那个地方。

    这倒是像……

    “你也觉得吧。”

    厉君诺的眼眸中的期待已经不言而喻了。

    莫琛点了一下头。

    嗯。

    没有错。

    这样的布置,倒像是猎人捕猎。

    故意放着散发香味的美食。

    放在陷阱的旁边。

    然后等待着猎物上钩。

    这个信号来源,也像是美味的食物一样。

    正在引诱着莫琛和厉君诺往这个地方而去。

    “你说,会不会是沈秋夕和那些人勾结呢?”厉君诺皱眉问道。

    虽然之前已经查过沈秋夕的资料。

    没有发现这个女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但是当时他查的时候,也没有查得很深。

    谁知道这里面是不是真的没有猫腻呢?

    莫琛看了一眼车外:“不好说。”

    他的声音低沉。

    像是大提琴般悦耳。

    目光像是猎人般敏捷,盯着猎猎而过的风景。

    “那……我们现在还要去吗?”

    厉君诺问道。

    他之所以问沈秋夕是不是和这伙人有关系。

    目的是,要是沈秋夕真的和这伙人有关系。

    那救她就没有意义。

    要是沈秋夕和这伙人没有关系。

    那说明沈秋夕是真的被绑架了。

    他们当然要去救。

    而且还要毫发无损地救出来。

    不然的话,唐可怡肯定会内疚死的。

    莫琛是聪明人。

    当然知道厉君诺的意思。

    不过……

    “去,当然要去。只是谁是猎物谁是猎人,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

    说完,莫琛继续看着窗外。

    厉君诺听到这句话,脸上露出跃跃欲试的笑容。

    哈哈。

    他也是这个意思。

    管他是什么龙潭虎穴。

    正好给他松松筋骨。

    好久没有这种送上来的买卖了。

    坐在前面开车的阿栗很鄙视地看了一眼厉君诺。

    继续开着车子往厉君诺说的地方而去。

    一路上。

    大家都没有说话。

    阿栗负责开车。

    厉君诺则负责将周围的地形摸清楚。

    而莫琛则负责……闭目养神。

    厉君诺小声嘀咕道:“莫琛,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

    话虽如此。

    但是厉君诺也不见得有多紧张。

    完全像个没事人。

    莫琛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厉君诺:“反正最后我们三个人是可以全身而退的。”

    厉君诺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吐在莫琛的脸上。

    什么叫做最后他们三个可以全身而退。

    喂喂喂。

    沈秋夕好歹是个女孩子。

    莫琛去救她。

    在她眼里就是英雄救美。

    很高尚很伟大的好吗?

    结果莫琛来一句,反正我们三是可以走的。

    至于你走不走,我就不关心了。

    多破坏这英雄救美的气氛。

    莫琛淡淡的看了一眼厉君诺。

    “难道你不可以全身而退?”

    这么久没有练,退步了?

    还是没有信心了?

    厉君诺道:“这根本就不是这个问题好吗?我想要说的是,在英雄救美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说这么煞风景的话,好吗?”

    莫琛仍然是淡淡地看着厉君诺。

    “这对我来说,只是一趟游玩,还有,在我的眼中,只有唐可怡可以称作美人。”

    说完,莫琛闭上眼睛。

    不再搭理厉君诺。

    厉君诺:我是谁我在哪里,我为什么要吃这一份狗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