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饵
    破旧的仓库。

    刺鼻的气味,让沈秋夕不适地睁开眼睛。

    她慢慢地睁开眼睛,立刻闭上。

    周围的烟味,好浓重。

    而且,一片黑暗。

    根本就看不清楚周围有什么。

    她想要拿起手。

    却发现自己被反手绑在一张椅子上。

    她被绑架了。

    这个念头冒进脑海的时候,沈秋夕并没有慌张。

    反而有一种欣慰的感觉。

    她没有算错。

    那些人果然没有放过自己。

    而是蹲守在莫家外面。

    时时刻刻等着捉住她。

    沈秋夕闭上眼睛。

    发现胳膊有些疼。

    估计是被绳子绑住的缘故。

    也不知道莫琛什么时候才会来救她。

    希望在莫琛来之前,她还能活着。

    这次的赌注很大。

    她是拿命来赌的。

    要是有命活下来。

    那就成功了。

    要是没有命活下来,那她就活该。

    反正贱命一条。

    光脚不怕穿鞋的。

    要是死了就死了呗。

    要是没有死的话,她的生命也要开启新的篇章。

    沈秋夕正在盘算着自己的未来。

    却听到身边传来响声。

    好像有人在说话。

    “大哥,这娘们还没有醒过来,我要不要去准备一盆冷水呀?”

    离得有些距离。

    要不是这里很安静。

    沈秋夕也没有办法听到很清楚。

    回答他的应该不是大哥。

    而是其他的狗腿子。

    “你傻呀,这里荒郊野外的。哪里来的冷水。”

    说完,刚才说话的人再一次说话。

    委屈兮兮的。

    “我……我就是个傻的,你聪明,你聪明,你把人家绑到这个荒郊野外。”

    “哎呦喂,我说你是不是个傻逼呀,不绑到这没有信号的地方,万一要让人找到了怎么办?”

    听到这句话,沈秋夕的心都凉了。

    荒郊野外???

    这个意思是莫琛不会来吗?

    要是真的这样的话。

    她就死在这里了。

    虽然沈秋夕心中想着光脚不怕穿鞋的。

    但是想到自己就这样死了。

    还是不甘心。

    这可怎么办?

    沈秋夕紧紧地闭着眼睛。

    继续装死。

    目前阶段,只能拖一秒是一秒。

    那边的人丝毫没有发现沈秋夕已经醒过来了。

    而是继续无聊地聊天。

    “切,是是是,就是你聪明,对了大哥,大佬今天会过来吗?”

    这时。

    沈秋夕总算是听到了第三个声音了。

    是一个很冰冷的声音。

    完全没有温度。

    一听就是在刀光剑影中,舔着血活过来的。

    “你问这个做什么。”

    这个冰冷的声音。

    听起来和莫琛的声音差不多。

    莫琛也是这样。

    冷冰冰的。

    在莫家这么久,沈秋夕就从来没有看见莫琛对谁笑过。

    说话的时候,对谁温柔过。

    唯独在面对唐可怡的时候,他才会露出难得的柔情。

    沈秋夕想到莫琛。

    求生的意识更强了。

    她一定要活着回去。

    这次冒险,故意呕吐,扣得喉咙都疼。

    就是为了让这些人抓住她。

    然后让莫琛来救她的。

    她笃定。

    莫琛一定会管这件事的。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已经吃透唐可怡的脾性。

    这个人的心可软了。

    她被绑架了。

    最自责的肯定是唐可怡那个笨蛋。

    心地善良,在这个可怕的世界里,可不再是一个好品德。

    所以,唐可怡一定会让莫琛来找她的。

    一切,还是她可控的范围内。

    就是莫琛什么时候才找到她。

    她没有办法控制。

    现在保命的方法,就是拖延时间。

    为莫琛争取的时间越长,她获救的可能性就越大。

    沈秋夕低垂着脑袋。

    心中一遍一遍地安慰自己。

    可是心底深处某个地方,却还是被紧紧地勒住。

    她不是神仙。

    没有办法料事如神。

    事情的发展,只能靠猜测。

    但是莫琛什么时候能找到这里。

    她一点儿都猜不了。

    老天爷。

    你保佑保佑我吧。

    要是让我顺利躲过这一劫。

    回去之后,一定给你烧高香。

    可惜的是。

    老天爷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沈秋夕的祈祷。

    这个时候,其中一个人走到沈秋夕身边。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对着坐在原地,脸色阴沉的男人说道:“大哥,已经十二点了,是不是将这个女人弄醒呀?”

    沈秋夕的心里咯噔一下。

    鼻头上立刻冒出冷汗。

    不要。

    不要呀。

    她低垂着脑袋,悄悄地睁开眼。

    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双大皮鞋。

    那个人还在她的身边。

    只有四五步的距离。

    他想要弄醒她,只需要往前跨一步。

    就可以到她这里了。

    沈秋夕的心跳,已经跳到嗓子眼。

    这个时候,坐在椅子上,阴沉着脸的男人背着站在沈秋夕身边的男人,冷漠说道:“不用。”

    沈秋夕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

    这样的话,她还可以拖下去。

    只要他们不把她弄醒。

    那她就可以无限的装傻。

    装到莫琛来的那一刻。

    穿着大皮鞋的男人有些不解地转身看向坐在角落的男人。

    想了想,最后还是说道:“为什么呀大哥,我们将这娘们绑来,不就是为了把她卖了吗?怎么还多此一举地将她带来仓库呢

    ?”

    另外一个人走到皮鞋男面前,一个爆栗直接敲打在皮鞋男头上。

    “说你是个傻子你还不服气。”

    真是笨死了。

    皮鞋男不服气地摸着额头,说道:“我……我……我就是觉得奇怪吗?难道不是吗?”

    直接送到卖家那里。

    交货收钱,不是美滋滋的事情吗?

    为什么要将她带到仓库?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冷哼一声。

    一脚将屁股下的椅子踢到。

    发出啪嗒一声。

    在寂静的仓库里,像是响雷般。

    沈秋夕咬着嘴唇,才没有发出声音。

    其他两个人也害怕地低下头。

    再也不敢胡说八道。

    因为大家都知道。

    他生气了。

    男人迈着铿锵的脚步,走到两个人面前。

    太阳顺着缝隙落在男人的脸上。

    可以清晰地看到男人的脸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

    那条刀疤从男人的鼻子到右耳。

    又长又粗。

    看起来特别狰狞。

    令人不寒而栗。

    他站在阳光下。

    却让人觉得冷汗淋漓。

    男人转身,目光犀利地落在两个跟班上。

    唇角微微一勾。

    露出可怕的笑容。

    “猎物上钩,是要饵的。”

    一句话,让沈秋夕的心差点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