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失踪
    唐可怡没有站在厉云惜身边。

    所以听不到在说什么。

    但是却明显看到厉云惜原本还眉飞色舞的脸上,像是被什么压了般。

    瞬间垮掉。

    很快,厉云惜放下手机。

    脸色十分难看地看着唐可怡。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唐可怡心中窜过。

    “怎么了?”

    厉云惜皱着眉头,说道:“刚才是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沈秋夕失踪了……”

    “什么?”

    失踪了?

    怎么会这样呢?

    厉云惜重复一遍:“沈秋夕失踪了,但是医生让她在门外等一会,结果马上就出来了,但是等医生出来之后,却发现沈秋夕

    不见了……”

    唐可怡扶着沙发扶手,脸色苍白。

    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那些人……

    “赶紧报警!”

    要是真的让那些人找到的话。

    沈秋夕的小命就不保了。

    厉云惜摇摇头,说道:“可怡姐姐,你忘了吗?要失踪二十四小时才可以立案的,医院那边已经让保安在周围找找了。”

    唐可怡却还是不安心。

    “不行,要是沈秋夕真的出事了,可怎么办?”

    厉云惜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虽然说她们和沈秋夕没有任何关系。

    既不是朋友,也不是亲戚。

    但是……

    昨天的事情发生之后。

    她们的关系就变得不简单了。

    唉。

    再说了,她们都不是见死不救的人。

    不知道还算了。

    现在是知道。

    她们就更加不可能见死不救了。

    “可怡姐姐,我现在联系君诺哥哥吧。”

    说不定哥哥有办法。

    唐可怡点点头。

    总算是冷静下来。

    不管怎么样,现在找到沈秋夕才是最重要的。

    “好。”

    厉云惜马上给厉君诺打电话。

    将发生的事情快速地说一遍。

    厉君诺迅速抓到重点。

    说道:“我现在马上就过去,你们等等。”

    厉云惜嗯了一声,才将电话挂了。

    忙完这一切,也没有什么好做的。

    两人只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都没有出去吃饭的心思。

    “我让芳姨准备午餐。”

    唐可怡想要站起来。

    才发现双腿都在发抖。

    厉云惜也发现了。

    连忙扶住颤抖的唐可怡,担心地问道:“可怡姐姐,你没事吧?”

    怎么抖成这个样子。

    唐可怡脸色惨白地看着厉云惜。

    她怎么会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呢。

    这么重要的事情,她怎么能忘了。

    要是沈秋夕真的出事了。

    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厉云惜看着唐可怡。

    却发现唐可怡始终不说话。

    双唇颤抖。

    厉云惜很担心地看着唐可怡。

    想要上手将唐可怡摇醒。

    好在这个时候,唐可怡总算是恢复面色。

    只是脸上露出难以言喻的悲伤,还是没有被抹去。

    “可怡姐姐。”

    厉云惜很担心地喊道。

    唐可怡转头看向厉云惜。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才缓缓地说道:“今天早上,医生跟我说,要让沈秋夕去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我当时没有想太多,就让她去了。”

    她都忘记了,外面的人现在就在找她。

    她让沈秋夕出去。

    根本就是将羊送入虎口。

    可是,她本意根本就不是这样。

    她的本意是希望沈秋夕可以好好做个检查。

    毕竟,她早上吐得那个样子。

    唐可怡很担心要是脑震荡的话。

    那就麻烦了。

    但是要做检查的话,在家里肯定是没有办法做检查的。

    这些大器械也没有办法带进来。

    肯定是要去医院。

    她当时真的是只想到这个。

    完全都忘记了沈秋夕现在被人追杀这件事。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厉云惜见唐可怡这么自责。

    连忙将扶着唐可怡在沙发上坐下。

    “可怡姐姐,现在事情发生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尽全力去找到他了。”

    唐可怡点点头。

    内心的不安却没有因为这句话而停止扩散。

    反而像是扩散的湖水般,不断地往四周溢去。

    “我让芳姨准备吃的吧。”

    厉云惜站起来,往后厨走去。

    吩咐阿芳准备午餐。

    她吃什么倒是无所谓。

    主要是唐可怡。

    她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呢。

    可不能饿着。

    阿芳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有些奇怪地问道:“小姐,你们不是要出去吃饭吗?”

    刚才少夫人还说要出去吃饭呢。

    怎么现在小姐让她做饭呢?

    阿芳只是随口一问。

    却没有想到厉云惜的眼眸一暗。

    脸色有些不好看。

    阿芳更加奇怪。

    不由得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厉云惜不想将沈秋夕失踪的事情告诉芳姨。

    所以,微微一笑掩饰眼神中的担忧。

    “没事,可怡姐姐说有点累,所以我们就先不出去吃饭了。”

    阿芳点点头:“嗯,也是,少夫人现在怀孕了,呆在家里比较好。”

    要是出事了。

    到时候他们这些人一个都逃不了干系。

    厉云惜忍着眼中的泪花,转身走回客厅。

    看见唐可怡仍然坐在沙发上。

    整个人像是被点了穴位般。

    呆滞地坐在原地。

    厉云惜知道。

    唐可怡这是内疚的。

    一个人的内核,是时间冲刷不掉的。

    这么多年了,可怡姐姐还是那个善良的小姑娘。

    她的内心深处,仍然要求自己无愧于任何人。

    但是——

    “可怡姐姐,你别这样。”

    厉云惜坐在唐可怡的身边,低声安慰道。

    “沈秋夕会平安回来的。”

    她看着唐可怡。

    内心深处比任何人都清楚。

    言语是没有重要的。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回沈秋夕。

    只有沈秋夕平平安安的,可怡姐姐内心深处的不安,才能彻底地消解。

    她紧紧地抱住唐可怡颤抖的身子。

    唐可怡缩在厉云惜的怀抱里。

    她自责。

    要不是她让沈秋夕出去。

    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唐可怡越想,身子就越冷。

    厉云惜只能紧紧地抱住唐可怡。

    恨不得将全身的温度都给她。

    就在这个时候。

    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

    厉云惜连忙抬起头看向门口。

    一看是厉君诺。

    眼睛都亮了。

    “哥哥,你快来呀。”

    厉云惜连忙招呼着厉君诺。

    唐可怡也抬起头看向厉君诺。

    眼神里充满着希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