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送去医院
    阿芳和唐可怡面面相觑。

    “呕……”

    沈秋夕跪坐在马桶前。

    发出一阵阵的呕吐声。

    唐可怡听着这呕吐声。

    加上怀孕,也忍不住想吐。

    阿芳无奈地连忙让人扶着唐可怡回房。

    唐可怡回到房间。

    耳中还是回荡着沈秋夕呕吐的声音。

    胃里开始反酸。

    她忍不住走到马桶旁。

    也开始呕吐。

    佣人连忙上前,抚摸着唐可怡的后背。

    “少夫人……”

    另外一个佣人连忙倒了纯净水递过来。

    唐可怡拿过杯子,咕噜噜地灌进嘴里。

    抿唇,将口腔中的异物都清理一遍。

    一口,吐了出来。

    “少夫人,你没事吧?”

    佣人关切地问道。

    少夫人怀孕这么久,很少见她孕吐。

    今天怎么吐得这么凶?

    唐可怡摇摇头。

    扶着马桶边沿站了起来。

    摁了一下。

    哗啦啦的流水声在洗手间响起来。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擦了擦嘴角残留的水泽。

    问道:“去看看沈秋夕怎么样了?”

    佣人点头,退了出去。

    很快,佣人就回来了。

    “少夫人,沈秋夕已经躺下了。”

    唐可怡点点头。

    再一次回到了沈秋夕的房间里。

    沈秋夕病恹恹地躺在床上。

    呕吐一场,好像神魂都失去了。

    见了唐可怡,好半天僵硬的眸子才有反应。

    缓缓地转动,落在唐可怡的身上。

    半天,才缓慢地坐起来。

    动作,很僵硬。

    像是慢动作回放。

    “少夫人……”

    沈秋夕一只手抵着额头。

    十分痛苦的样子。

    “没事吧?”

    唐可怡皱着眉头看着沈秋夕。

    看她的状态不对劲。

    沈秋夕摇摇头。

    一摇头,像是摇摆的竹竿般,东倒西歪的。

    “没事……”

    手指却还是抵在额头上。

    身子摇摇晃晃的。

    像是喝醉酒般。

    随时都会倒下去。

    唐可怡连忙让身边的人扶着她坐下。

    说道:“你别逞强了,我让医生过来吧。”

    说完,对阿芳使了个眼色。

    阿芳点了一下头。

    连忙去请医生。

    医生很快就来了。

    见到唐可怡微微颔首。

    走了进来。

    唐可怡将位置让了出来。

    医生坐下,给沈秋夕做检查。

    唐可怡便坐在沙发上。

    看着沈秋夕。

    她的脸色很白。

    像是上了妆般。

    眼睛也没有神采,真的像是随时就会被风刮倒般。

    医生低声询问沈秋夕一些问题。

    沈秋夕有气无力地回答。

    感觉随时都会瘫倒。

    医生问完之后,看了一眼唐可怡。

    似乎是有话要对她说。

    唐可怡点点头。

    跟着医生走到门外。

    身边只有一个搀扶的小姑娘。

    医生看了一眼里面。

    再看向唐可怡。

    “少夫人,这姑娘昨天撞了头,我觉得还是去医院里做一个全面的检查比较好。”

    他虽然是医生,但是有些地方也是看不到的。

    借助机械的帮助,会对沈秋夕的病情有更全面和详细的了解。

    唐可怡没有意见。

    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是对沈秋夕的负责。

    “可以。”

    唐可怡点点头。

    “那我们带这姑娘去医院检查?”

    唐可怡点点头:“好。”

    说着,她转身走回房间里。

    对沈秋夕说:“你跟着医生去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吧。”

    沈秋夕迟疑地看着唐可怡。

    唐可怡以为她是担心自己的病情。

    所以安慰道:“没什么事情,去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也比较保险。”

    沈秋夕还是看着唐可怡。

    既不点头,也不摇头。

    要不是那双眼睛还在滴溜溜地转动着。

    唐可怡都要怀疑沈秋夕是不是晕过去了。

    “沈秋夕?”

    唐可怡提高声音。

    沈秋夕像是大梦初醒般,看着唐可怡。

    半天,才回过神来。

    看着唐可怡。

    “好。”

    她点头,眼睛却盯着被子。

    太好了。

    一切都是按照她所想的那样。

    唐可怡见沈秋夕已经同意。

    转身对医生说:“嗯,你带她去医院吧。”

    医生点点头。

    让其他两个护士扶着沈秋夕。

    唐可怡只送到门口。

    正好厉云惜回来。

    看见沈秋夕正被两个护士架着走出来。

    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厉云惜问道:“可怡姐姐,这是怎么了?”

    唐可怡看了一眼已经上车的沈秋夕。

    拉着厉云惜的手臂,往里面走。

    “进去说。”

    厉云惜看了一眼缓缓开走的车子。

    扶着唐可怡走进客厅。

    进了客厅,唐可怡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看她吐的厉害。”

    唐可怡回忆起沈秋夕的样子,就忍不住捏了一把汗。

    不会是撞得很厉害吧。

    她不是沈秋夕,也不知道现在沈秋夕到底是什么感觉。

    可是那脸色也不像是装的。

    “不是的。”

    厉云惜直来直往:“昨天她只是撞了一下桌角,会这么厉害吗?”

    唐可怡也怀疑。

    但是真心觉得沈秋夕那个样子,不像是装的。

    再说了,要是装的这么像的话,这沈秋夕就应该去做演员。

    “不知道。”唐可怡摇摇头,“毕竟撞的是脑袋,我看还是做个详细的检查比较好。”

    厉云惜赞同地点点头。

    确实。

    要是这沈秋夕有个三长两短。

    外面的媒体还不知道怎么写。

    她们问心无愧。

    却也管不住其他人的嘴。

    “嗯,那就让她去做检查呗,不过,可怡姐姐,你有没有发现,自从这沈秋夕来了之后,家里就没有一天安静的。”

    唐可怡想了想,摇摇头。

    “没有吧。”

    也就昨天晚上这一出。

    好像也没有其他事情了吧?

    厉云惜皱了一下眉头。

    认真想想。

    最后挥了一下手,干脆也不想了。

    “我不管,反正她来了之后,我心里就觉得很不舒服。”

    她很少觉得一个人让她不舒服的。

    这个沈秋夕就是让她觉得不舒服。

    没有理由。

    话说她和可怡姐姐长得相似。

    她见到可怡姐姐的时候,却一点也不会觉得不舒服。

    反而是一种很惬意的感觉。

    可是见到沈秋夕,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

    像是梗了一根刺般。

    唐可怡看着耍孩子脾气的厉云惜。

    摸了摸她的额头,笑道:“好了,乖。等医院的消息出来之后,我们一起去吃好吃的,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