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好戏上演
    莫琛听到身后的动静。

    转身。

    正好看见沈秋夕站在床边。

    他眸光一凝,淡漠道:“起来了?”

    语气淡淡的,没有什么感情。

    沈秋夕却不在意。

    眼神里的波涛继续翻滚。

    先生是一个内敛的人。

    所以就算是关心,也不会表现出来。

    是这样的。

    所以,先生现在才会这么冷漠。

    但是她知道,先生是关心她在意她的。

    一定是这样的。

    沈秋夕深情脉脉地看着莫琛的眼眸。

    “是,先生。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莫琛始终没有任何表情。

    深邃的眸子微微一凝。

    “有哪里感觉不舒服吗?”

    他照例去问。

    在沈秋夕眼中,这却成了证据确凿。

    心中的窃喜像是花骨朵缓缓地绽放。

    开出灿烂的花朵。

    她抬起手,揉了揉额头。

    才发现额头已经包上纱布。

    “头也有些晕。”

    沈秋夕娇弱地摇晃着身子。

    眼看就要倒下去。

    莫琛眼疾手快,一把拉住沈秋夕的手臂。

    莫琛的手指有些粗糙。

    贴着沈秋夕的肌肤,没有任何的感觉。

    就像是放在树皮上。

    不会胡思乱想。

    沈秋夕心里却炸锅了。

    如同千万烟火齐齐绽放,在心里的夜空盛放出美丽的花朵。

    “谢谢先生。”

    沈秋夕的脸上抹了一层烟霞般。

    她低下头,笑意盈盈的眼眸里却盛满了爱意。

    莫琛冷漠地看着她。

    没有瞧见那笑意。

    “头晕就躺下。”

    又不是三岁小孩。

    还需要人来叮嘱。

    说着,莫琛松开沈秋夕。

    重新回到桌子旁,将电脑轻轻一盖。

    径自走出房间。

    看她的样子,也不会自杀。

    那他的任务完成了。

    沈秋夕愕然地看着莫琛冷漠的背影。

    先生……就这么走了……

    “哎呀。”

    她一时心急,将自己狠狠地栽倒在床上。

    莫琛回头。

    堪堪看见沈秋夕可怜兮兮地抬起眼眸。

    一副想要站起来。

    却没有力气站起来的样子。

    莫琛冷漠回头。

    没有上前。

    一步一步走出客房。

    沈秋夕诧异地看着莫琛的背影。

    莫琛在乎她的……

    她看着莫琛的背影,弱弱地在心里喊着。

    却没有人回答她。

    ……

    一夜无话。

    第二天。

    唐可怡醒来,便来看沈秋夕。

    沈秋夕躺在床上,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见了唐可怡,挣扎着从床上起来。

    “夫人。”

    唐可怡连忙说道:“你现在受伤了,还是躺着吧。”

    沈秋夕看了一眼阿芳。

    阿芳点点头。

    沈秋夕才乖巧地坐在床上。

    阿芳笑道:“夫人,你可来了。好好帮我劝劝这固执的小丫头吧。”

    唐可怡微微一笑。

    坐在床边。

    仔细看沈秋夕的脸色。

    发现她的脸色一片苍白。

    好像还没有恢复过来。

    现在听阿芳的话,便问道:“怎么了?”

    阿芳看了一眼沈秋夕,笑道:“这小丫头,非要起床干活,我好说歹说,也不同意。”

    唐可怡愣了一下。

    她当初是担心沈秋夕醒来之后,非要闹死闹活的。

    没有想到。

    她起来竟然也不闹了。

    反而要干活。

    “你好好躺着养病吧,等好利索了,再说工作的事情吧。”

    唐可怡说完,起身要走。

    沈秋夕没事,她就放心了。

    要是真闹出人命。

    莫家有能力摆平。

    传出去影响却是不好的。

    沈秋夕拉住唐可怡的手,真心实意地说道:“夫人,我现在真的没有事了,你让我去工作吧。

    昨天的事,是我不对。”

    说着,沈秋夕羞愧地低下头。

    一副认错的好态度。

    唐可怡的视线却落在沈秋夕拉着她的手。

    身体一僵。

    这么亲密的接触。

    她一点儿都不喜欢。

    可是,要是抽回来的话。

    以沈秋夕这么敏感的人。

    一定会多心的。

    她只好忍耐着。

    任由沈秋夕拉着。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说了,你现在听话,好好养着吧。”

    唐可怡看了一眼阿芳。

    缓缓说道。

    沈秋夕用力地拽住唐可怡。

    她可不能让唐可怡走。

    要是唐可怡走的话。

    接下来的好戏可就没有看到了。

    沈秋夕摇摇头:“不,昨天的事情就是我不对,少夫人……”

    她猛地抬起头。

    泪眼婆娑地看着唐可怡。

    “少夫人,我……我想向夫人道歉。”

    唐可怡看着沈秋夕。

    她的表情不像是假的。

    给人一种真情实感的感觉。

    唐可怡心中一动。

    手也抽不出来。

    只好站在原地。

    对沈秋夕说:“我说了,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

    本来,她们也有错。

    所以……

    “让这件事过去可以吗?”

    到此为止。

    以后再也不要提了。

    沈秋夕错愕地看着唐可怡。

    内心深处却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唐可怡这是被自己触动到内心了。

    她们确实是因为她的长相,对她有其他的看法。

    仅凭长相就对人盖章定论。

    是这些所谓的善良之人,不屑的手段。

    可是唐可怡现在发现。

    其实人根本没有办法放下先天的成见。

    她在见到沈秋夕的第一眼。

    就对沈秋夕有意见。

    可是唐可怡不敢去承认。

    所以,现在她才一直对自己说翻篇。

    沈秋夕唇角微微一勾。

    这句话的意思,不就是唐可怡再也不会因为长相的缘故。

    对自己充满敌意吗?

    哈哈。

    真是太好了。

    看来,现在连上天都在帮衬她。

    “是,少夫人。”

    沈秋夕尽心尽力扮好弱者这个身份。

    “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唐可怡的身子一抖。

    这话乍听之下,好像没有什么。

    但是细细想,却可以感觉出沈秋夕满腔的委屈。

    唐可怡的心像是被人用针狠狠地刺进去。

    她有些惭愧地看着沈秋夕。

    老实说。

    到目前为止,她什么错误也没有犯。

    但是却因为长相受到偏见。

    这件事,却是是她做得不到位。

    她胡乱嗯了一声。

    急急忙忙想要逃跑。

    沈秋夕却死死地抓住唐可怡的手。

    都说了,有好戏上演。

    怎么能让唐可怡走呢?

    她微微一笑。

    下一秒却猛地松开唐可怡的手。

    “呕!”

    沈秋夕忽然从床上爬了起来,直接往厕所冲去。

    阿芳和唐可怡都愣住了。

    被一出弄迷糊了。

    这是怎么了?

    然而,洗手间还是不断地传来沈秋夕呕吐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