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刚烈
    沈秋夕的嘴唇嗫嚅两下。

    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除非你是主人。

    不然的话,你不能有属于自己的情绪。

    对!

    没错,除非她是这家里的主人。

    她看了一眼阿芳。

    暗暗发誓。

    她会成为这里的女主人的!

    会将这里的人都踩在脚底的。

    阿芳见沈秋夕面色不好。

    有些不忍。

    换了和善的语气,说道:“秋夕,芳姨见你手脚伶俐,人也聪明,才跟你说这些的。”

    顿了顿,见沈秋夕没有任何变化,继续说道。

    “你去送牛奶,必然是从先生哪里回来。要是先生给你脸色看了,也是应该的。

    你说你回来甩脸色,给谁看呢?”

    沈秋夕点了一下头。

    眼眸看着地面。

    嗯了一声。

    “是。”

    阿芳点点头。

    觉得沈秋夕不是傻子。

    她已经警告一次。

    不会再有第二次。

    便放心说道:“你去忙吧。”

    沈秋夕点了一下头,退了出去。

    有一天,她会成为主人的!

    她回头看了一眼后厨。

    看了一眼忙忙碌碌的人。

    看了一眼阿芳的背影。

    一定会将这些人都踩在脚下的。

    尤其是你。

    死老太婆,你竟然敢教训我。

    我一定会让你知道。

    谁才是这里的主人。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忽然,颜景艺的声音响了起来。

    沈秋夕抬起眼眸,害怕地看了一眼颜景艺。

    连忙低下头。

    “夫人……我……我……”

    她一时之间找不到措辞。

    颜景艺皱了一下眉头。

    奇怪地看着沈秋夕。

    总觉得这个女生的眼睛里透着一股阴毒。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她演戏这么多年。

    对这句话更是深有体会。

    “到底在这干什么?”

    她的眉头像是打结般。

    目光严厉地看着沈秋夕。

    “妈咪。”厉云惜和阿栗走了进来。

    一进来就看见妈咪在质问那个沈秋夕。

    不由好奇地拉着阿栗走了过来。

    颜景艺见女儿回来。

    眉头微微一松。

    里面的阿芳也听到声音。

    走了出来。

    一看是颜景艺和厉云惜,连忙恭敬道:“夫人,小姐……”

    视线落在沈秋夕身上。

    沈秋夕低着头,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阿芳连忙问道:“夫人,这是怎么了?”

    颜景艺皱眉看向沈秋夕。

    “她站着这里半天了?你怎么也不管管?”

    从她进来,就看见沈秋夕站在哪里。

    看着厨房。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厨房里的老大。

    芳姨皱眉看了一眼说沈秋夕。

    刚才不是说得好好的吗?

    干嘛站在后厨门口。

    都被颜景艺抓到了。

    阿芳不好辩解,只好说道:“是是是,夫人,是我疏忽了,我这就带沈秋夕回去。”

    颜景艺点点头。

    也没有继续为难沈秋夕的意思。

    只是觉得她傻站在哪里。

    看着别人工作,影响多不好。

    谁知,沈秋夕却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夫人,小姐,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

    所有人都愣住了。

    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出。

    阿芳连忙对沈秋夕使眼色。

    低声说道:“你快起来,别再这里丢人现眼了。”

    沈秋夕摇摇头,眼泪顺着脸颊缓缓滑落。

    “我不。”

    她看着颜景艺。

    颜景艺也看着她。

    “我知道……我知道夫人你们都不喜欢我……”

    厉云惜和阿栗面面相觑。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秋夕继续哭诉。

    “就是因为我和少夫人长得像,是吗?”

    她泪眼婆娑地看着颜景艺。

    颜景艺的心微微一动。

    她是演戏的。

    自然分辨得出,哪些是在演戏。

    哪些是真情实感。

    看着沈秋夕的眼睛。

    颜景艺觉得这是她的真情实感。

    她有些不安地看着沈秋夕的眼眸。

    仔细想想。

    这人也确实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但是因为顶着一张和唐可怡相似的脸。

    看着就让人觉得心烦。

    尤其这人还来路不明。

    她好像对这个沈秋夕,确实是带着有色眼镜。

    她转头,看了一眼厉云惜。

    厉云惜也看着颜景艺。

    确实,仔细想想。

    沈秋夕真的没有做出什么错事。

    大概唯一的错误。

    就是和唐可怡长得有几分相似。

    沈秋夕抬起眼眸看着颜景艺。

    泪水已经将她的眼眸覆盖。

    根本就看不清楚里面的真实。

    “夫人,这长相是父母给的,我也没有办法。”

    沈秋夕哽咽着。

    忽然像是一只敏捷的虎狼般。

    猛地往桌子的一脚撞去。

    一边还大喊着。

    “让我破相好了。”

    颜景艺吓了一跳。

    没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沈秋夕。

    刚烈成这个样子。

    她连忙上前去扯住沈秋夕。

    阿栗却被她还更快。

    已经抢先一步去拉扯沈秋夕。

    但是还是晚了一步。

    沈秋夕咚地一声,狠狠地撞在桌角。

    像是不要命般。

    顿时觉得天旋地转。

    耳朵里开始嗡嗡叫。

    眼睛里也开始冒金星。

    颜景艺当机立断:“快叫医生来。”

    阿芳被吓傻了。

    听到颜景艺的声音才反应过来。

    连忙拖着老腰去找医生。

    厉云惜也傻在原地。

    颜景艺只好让阿栗把她抱到客房。

    躺在阿栗怀里的沈秋夕,挣了两下,最后终于闭上眼睛。

    颜景艺拉了一下还傻傻站着的厉云惜。

    厉云惜呆呆地转过头。

    看着颜景艺。

    有些后怕地拍拍胸脯,问道:“妈咪,她会没事吧?”

    颜景艺安抚地看着厉云惜。

    “嗯,会没事的。”

    说完,拉着厉云惜上楼。

    到了楼上。

    阿栗已经将沈秋夕放在床上。

    躺在床上的沈秋夕。

    脸上没有任何的血色。

    双唇紧紧地闭着。

    也是很苍白。

    那双眼睛,此刻也闭着。

    像是一个已经没有气血的人。

    厉云惜皱着眉,眼睛里氤氲着雾气。

    “阿栗哥哥……”

    她抱着阿栗的胳膊,身子微微颤抖。

    阿栗轻轻地抚摸着厉云惜的后背。

    安慰道:“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说话时,却看着颜景艺。

    颜景艺点了一下眉心。

    有些关切地看着躺在床上的沈秋夕。

    真的没想到这沈秋夕这么刚烈。

    颜景艺有些后悔地看着沈秋夕。

    叹了一口气。

    说道:“让医生来看看吧。”

    阿栗点点头。

    现在只能这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