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有什么事情
    “秋夕,你家到底是哪的呀?”

    唐可怡皱了一下眉头,轻轻地推了一下沈秋夕。

    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怎么想得这么入神。

    沈秋夕迷茫地抬起头,看着唐可怡。

    完全不知道刚才唐可怡到底问什么。

    唐可怡微微一笑。

    看着沈秋夕懵逼脸,就知道她什么也没有听进去。

    “我是说,你家是哪的?”

    唐可怡问道。

    沈秋夕听到家这个字,眼睛立刻就暗淡了。

    低垂着脑袋。

    唐可怡看不到沈秋夕的表情。

    却看出她的情绪有些低落。

    不好意思道:“对不起。”

    看来,家这个字是沈秋夕的禁词。

    沈秋夕连忙抬起头,抓住唐可怡的手摇摇头。

    “少夫人,你不要再说对不起了。”

    沈秋夕看着唐可怡。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我知道,因为我的到来,给你们家里带来很多不便。”

    说着,沈秋夕站起来。

    对着唐可怡不断地鞠躬。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唐可怡连忙说道:“秋夕你别这样。”

    她越这样,唐可怡越没有办法开口。

    她怎么觉得让沈秋夕去公司。

    真的是将沈秋夕赶出去呢?

    沈秋夕含着泪对唐可怡说:“少夫人,我知道,要不是那天先生救我的话,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被卖到哪里了!”

    唐可怡听到卖这个字眼,不由得睁大眼睛。

    此前莫琛并没有多说什么。

    只说是救回来的姑娘。

    所以她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

    此刻听到卖字,不由得对沈秋夕产生同情。

    沈秋夕点点头:“嗯,那天晚上,那些人要把我抓走,幸好遇见了先生。”

    不然的话,她现在还真的不知道。

    会被卖去哪里。

    一想到那天晚上,沈秋夕便浑身冰冷。

    唐可怡颇为同情地看着沈秋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人想要卖她。

    沈秋夕摇摇头,眼泪像是断线的珠子。

    哗啦啦的。

    很快,就泣不成声。

    唐可怡坐在她的身边。

    只好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沈秋夕一直哭一直哭。

    像是开闸的洪水。

    唐可怡见她可怜。

    也没有阻止她。

    只是默默地拍着她的肩膀。

    偶尔轻声说几句:“没事了没事了。”

    也不再多说什么。

    看来,沈秋夕现在很需要发泄。

    哭了好半天,沈秋夕终于止住泪水。

    她不好意思地看向唐可怡。

    “对不起,少夫人,一下子没有忍住。”

    唐可怡了解地点点头。

    抽出纸巾递给沈秋夕。

    沈秋夕感激地接过纸巾。

    胡乱地擦掉脸上的泪水。

    才说:“是我家里欠了高利贷,没有钱还,他们要抓我去做小姐……”

    唐可怡心有戚戚。

    “那你家里人呢?”

    “都死了。被高利贷逼死了。”

    沈秋夕的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

    想到失去的亲人,她再一次泣不成声。

    唐可怡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想要说的话,都变成苦涩了。

    她现在明白为什么莫琛要让她呆在家里了。

    要是出去的话。

    那些高利贷的不一定会放过她。

    在莫家,那些人也不敢上门。

    但是去公司的话,就太危险了。

    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一段时间。

    但是高利贷矢志不移的精神,还是很可怕的。

    唐可怡拍了拍沈秋夕的肩膀。

    “别哭了……”

    声音却很无力。

    比起亲人离世的悲伤。

    言语的力量是多么小。

    无论她说什么,也没有用。

    沈秋夕抓住唐可怡的手。

    “少夫人,谢谢你,你真是一个好人……”

    说着,抽抽噎噎地将用纸巾擦拭着眼泪。

    唇角却勾起一个浅浅的假笑。

    “好了,别哭了。”

    唐可怡拿出一张纸巾,给沈秋夕擦拭眼泪。

    “日子总要过下去的。”

    沈秋夕点点头。

    “嗯,我知道,只是真的没有办法接受,一想起他们去世的消息,我的心理就……”

    说着,沈秋夕又开始哭起来。

    唐可怡看着哭得这么可怜的沈秋夕。

    对她的同情不由得又上了一层。

    真是一个可怜的女孩。

    她至少现在还有莫琛,颜景艺她们。

    可是这个姑娘,却什么也没有了。

    唐可怡忽然觉得自己真是个小心眼。

    就因为这个姑娘长得和自己有几分相似。

    所以对她看不顺眼。

    这个理由本来就很牵强。

    再说了,她是对莫琛多不自信。

    对自己多不自信。

    这沈秋夕就是沈秋夕。

    她还是她。

    根本就没有变化。

    不是吗?

    “少夫人。”

    沈秋夕忽然抬起眼眸,泪眼婆娑地看着唐可怡。

    唐可怡轻轻地嗯了一声。

    “你有什么话,说吧?”

    沈秋夕:“您真是一个好人。”

    唐可怡微微一笑:“你别这样说了。”

    “真的,您真的是一个好人,您和先生都是一个好人,你们一定会百年好合的!”

    末了。

    沈秋夕在心里加了个才怪。

    百年好合才怪呢。

    你个笨蛋。

    哈哈。

    唐可怡听不到她内心的声音。

    见她说成这个样子,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嗯,谢谢你。”

    “对了,夫人,你找我是不是有事要说呀?”

    沈秋夕忽然问道。

    唐可怡看着沈秋夕梨花带泪的样子。

    想要说的话,瞬间说不出来。

    卡在喉咙,上也不是。

    下也不是。

    毕竟,她真的不忍心对沈秋夕说那样的话。

    沈秋夕却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眸。

    看着唐可怡。

    似乎很好奇唐可怡要说什么。

    “夫人?”

    沈秋夕浅笑着擦掉脸上的泪水。

    面对和自己长得很像。

    而且命运也有些相似的沈秋夕。

    唐可怡瞬间想到了自己。

    她也知道,要是告诉沈秋夕。

    以后去公司上班。

    那些人找到公司的话。

    注定是不会安宁的。

    但是,她也真的没有大度到。

    将沈秋夕放在身后。

    不管不顾。

    若说这姑娘长得和自己没有任何的相像。

    倒也罢了。

    可是偏偏长得这么像。

    她可以骗自己。

    不去看不去听。

    可是其他人呢?

    她可以相信莫琛的心,相信莫琛不会对她有任何心思。

    可是其他人呢?

    就在唐可怡举棋不定的时候。

    沈秋夕淡淡一笑。

    “我明白了,我明白少夫人要说什么了。”

    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