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割破
    可惜,出去之后,莫琛和阿栗已经走了。

    厉云惜扑了个空。

    她只好回到家里,告诉唐可怡。

    “可怡姐姐,他们走了。”

    唐可怡点点头:“没关系,等他回来之后再问吧。”

    厉云惜也点点头:“嗯。”

    两人坐下,聊了一下天。

    唐可怡便犯困,厉云惜扶着她回到房间休息。

    一晃,便到了下午。

    唐可怡醒来之后,感觉整个人轻松不少。

    但是很快,一种无所事事的空虚感便涌上心头。

    莫琛虽然常常陪着她。

    但是很多时候也要出去工作。

    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陪着她。

    云惜也有自己的事情忙。

    现在她到成了那个无所事事的人。

    唐可怡站了起来,走到阳台眺望远处。

    看着远处的白云,山,和阳光,心情也似乎有了变化。

    她微笑着低下头,却看见沈秋夕正在草坪上。

    也不知道在找什么。

    唐可怡皱了一下眉头。

    说真的,虽然将沈秋夕放在了后厨。

    可是这个人似乎总是能蹦进别人的世界里。

    她有些心烦地转身。

    却听到楼下草坪传来欢快的声音。

    “找到了找到了!”

    唐可怡皱眉,有些不悦地走到阳台。

    冷冷地看着楼下的沈秋夕。

    “别吵了!”

    她有些生气地怒吼道。

    正走出来的阿芳,听到这声怒吼,仰起头看着阳台上的唐可怡。

    唐可怡没有想到阿芳也在楼下。

    脸上有一丝急促闪过。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沈秋夕心里就是不舒服。

    难道真的是因为怀孕的时候,容易想太多。

    所以把谁都往坏处想。

    不行!

    要快点将沈秋夕送走。

    不然的话,她有可能会情绪崩溃。

    她看了一眼楼下的阿芳和沈秋夕,没有说什么,转身回房间。

    沈秋夕委屈兮兮地看着阿芳:“芳姨,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阿芳看了一眼阳台。

    阳台上已经没有唐可怡的身影。

    她安慰道:“少夫人平时不是这样的,估计是现在怀孕了,心情容易受到波动。你多谅解谅解。”

    “对了,你找到了珠子?”

    沈秋夕点点头,高兴地摊开手心。

    好像已经将刚才的不愉快已经遗忘到了九霄云外。

    “这就是你丢的珠子吗?”

    阿芳看了一眼,高兴地点点头:“是是是,这就是我丢出去的珠子。哎,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你说我是怎么想的,随手就把

    珠子给扔出来了。真是老咯,老咯……”

    沈秋夕扶着阿芳,说道:“芳姨,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唐可怡房间的窗台。

    露出微微一笑。

    一直出现在你的面前,是不是觉得很困扰?

    哈哈。

    我就是要让你觉得困扰。

    阿芳没有看破沈秋夕的心理,对这个孩子是越加满意。

    ……

    唐可怡走到床边,坐下。

    怒火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消失。

    可是一想到沈秋夕那张脸,唐可怡还是觉得难受。

    要是这女生和她长得一点儿也不像,她倒是可以无所谓。

    可是,她张着一张和自己相似度这么高的脸。

    她真的有些担心。

    唐可怡胡思乱想着,楼下传来开门声。

    “可怡,我回来了。”

    是莫琛的声音。

    唐可怡喜出望外地走了出去。

    厉云惜听到声音,走开门走了出来。

    两人在楼梯口碰了面。

    “阿栗哥哥是不是也回来了?”

    厉云惜激动地问唐可怡。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

    唐可怡含笑点点头。

    看着兴奋的厉云惜像是云雀般飞了出去。

    但是很快,这只高兴的鸟儿就飞了回来。

    不好意思地对唐可怡吐吐舌头。

    “可怡姐姐,我扶你下去。”

    唐可怡点点头:“谢谢。”

    还算她有良心,没有见色忘友。

    唐可怡和厉云惜说说笑笑地往楼下走去。

    一眼就看见站在客厅中央的莫琛和阿栗。

    莫琛的身子很挺拔,站在那里,便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威严。

    唐可怡看着他的背影,脸上的笑意更深。

    站在楼下的莫琛,一看见唐可怡的身影,也蹭地一下走到楼梯。

    伸出手,牵住唐可怡。

    “小心。”

    那模样,像是对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般。

    唐可怡微笑着看着莫琛。

    厉云惜也识趣地将唐可怡交给莫琛,往阿栗身边凑去。

    “阿栗哥哥,你回来了?”

    她问了一个傻问题。

    阿栗看着她傻乎乎的样子,心里却是暖暖的。

    “嗯。今天怎么样?”

    阿栗拉住厉云惜,往沙发上坐下。

    厉云惜点点头,想起出门时发生的事情,连忙对唐可怡说:“可怡姐姐,你快点说那件事,不然的话,又忘记了。”

    唐可怡眸子微微一挑,想了想,才想起是什么事情。

    阿栗不解地看着厉云惜。

    “什么事情,这么重要?”

    厉云惜看向唐可怡。

    唐可怡却看着莫琛。

    半晌没有说话。

    莫琛觉得奇怪:“怎么了?”

    说着,一边拿出唐可怡出门前要求的话梅。

    “这是你最喜欢的牌子。”

    莫琛搂着唐可怡往沙发上坐下。

    然后拧开盒盖,拿出一个话梅,亲自喂到唐可怡的嘴边。

    唐可怡咬住,含糊不清地说道:“是关于沈秋夕的。”

    “沈秋夕?”

    莫琛的眉头微微一拧。

    这人怎么了?

    厉云惜抢着说道:“嗯嗯,你可以让那个女人去你公司上班吗?”

    她是真的不想再看到沈秋夕。

    厉云惜话落,身后却传来砰地一声巨响。

    然后是哗啦啦的玻璃破碎的声音。

    大家齐刷刷地回头,一眼看见脸色苍白,手足无措的沈秋夕。

    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那里。

    看着这么多审视的目光,沈秋夕的眼眶瞬间红了。

    她连忙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说完,蹲下身子开始捡碎掉的玻璃。

    唐可怡和厉云惜都愣住了

    没有想到沈秋夕会忽然出来。

    而且还听到这对话。

    不过,现在的关键不是这个。

    “你不要捡了,小心割破。”

    唐可怡好心地提醒道。

    下一秒,却听到沈秋夕哀嚎一声。

    “啊,我的手!”

    说完,便看见她紧紧地捏住自己的手指。

    看来,应该是割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