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她也可以
    晚饭过后,莫琛带着唐可怡出门散步。

    唐可怡有些心疼莫琛。

    每天工作这么忙,还要陪她。

    “你会不会觉得很烦呀?”唐可怡眨着眼睛,微笑地问莫琛。

    心里却有些害怕。

    害怕莫琛真的嫌她烦。

    怀孕之后,她的心思似乎比以前更敏感了。

    总是容易胡思乱想。

    也可能是因为太闲闹的。

    莫琛轻握住唐可怡的柔荑。

    软绵绵的小手像是绸缎般丝滑。

    略显粗糙的手指轻轻一碰,宛如电击般,让人无限遐想。

    “小傻瓜,胡想什么。”

    莫琛站直身子,浅笑着轻轻地将唐可怡被风吹乱的头发绾到耳后。

    “你现在怀孕,更辛苦,我陪你不是应该的吗?”

    他的声音很温柔,在夜风的吹拂下,像是清浅吟唱的美妙歌曲。

    听到唐可怡的心里像是绽放了花朵。

    她忍不住踮起脚尖,在莫琛的脸颊上飞速地吻了一下。

    刚要逃开,后脑勺却被莫琛用力地扣住。

    他坏笑道:“这样就够了?”

    尾音绵长。

    勾得唐可怡的心痒痒的。

    长长的睫毛刷得一下闭上,脸色也红通通一片,如同朝霞美艳不可方物。

    “讨厌……”

    她娇滴滴的欲拒还迎。

    莫琛额头上的青筋瞬间暴起,酥酥麻麻的一句讨厌,像是羽毛在不断地撩拨心弦,痒痒的。

    难以抑制。

    他发狠般吻住唐可怡的唇瓣,疯狂的索取。

    似乎想要靠着红唇上的甜蜜,将内心深处的泻火压制住。

    奈何,唐可怡的红唇实在诱人。

    无数的辗转,却舍不得离开。

    唐可怡被莫琛热情的吻,吻得几乎缺氧。

    “莫琛……”

    她有些害怕地推了一下莫琛的胸膛。

    莫琛猛地惊醒,充满歉意地扶住唐可怡的腰。

    “可怡……”

    他轻轻地抚摸着唐可怡的后背,帮她顺气。

    眸子里却是滔天的**。

    他真的太想要她了。

    唐可怡脸蛋红通通的,像是一只诱人的西红柿,不断地散发出迷人的芬芳。

    他真的是太喜欢了。

    莫琛情难自禁地伸出手,抚摸着唐可怡的脸颊。

    唐可怡总算是喘过气,看着莫琛修长的手指,她瑟缩了一下,眼巴巴看着莫琛。

    “莫琛……”

    酥麻的声音,让莫琛打了个激灵。

    “嗯。”

    他简单地嗯了一下,充满**的眸子仍旧深深地盯着唐可怡。

    没有移开的意思。

    “你……是不是特别想……”

    唐可怡娇羞地问。

    恨不得直接钻进洞里。

    莫琛看着唐可怡,忽然哈哈大笑。

    这笑得莫名其妙。

    唐可怡忍不住抬起头看向莫琛。

    “你笑什么?”

    莫琛伸手一捞,将唐可怡捞进怀里。

    唇角带着坏笑。

    “你说呢?”

    唐可怡的脸色更加娇羞。

    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莫琛的问题。

    她能感受到莫琛的**。

    可是,现在她怀孕,给不了莫琛想要的。

    忽然,唐可怡的脸色大变。

    想到新闻上很多孕期出轨的男人。

    都是因为**得不到满足。

    有些害怕地抬起眼眸看向莫琛。

    “你……你会不会背着我去找别的女人……”

    她小声的问道。

    泪水却瞬间充满整个眼眸。

    莫琛诧异地看着唐可怡。

    半晌,笑了。

    “哈哈,我的小傻瓜,你一天天到底在想什么……”

    莫琛抓住唐可怡的小手:“我呀,这对你起反应。”

    对于其他女人,他还真的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唐可怡听到这句话,半信半疑地抬起头:“真的?”

    莫琛低下身子,凑近唐可怡的耳朵边,用他们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要不,你试试……”

    一句话,瞬间让唐可怡的耳朵滴血般,红通通的。

    脸颊更是火辣辣的。

    像是在火炉旁烤着。

    “讨厌。”

    唐可怡推搡着莫琛,却没有真的离开莫琛的怀抱。

    两个人推推搡搡,玩玩闹闹。

    这一幕,却落在了站在后厨窗户的沈秋夕眼中。

    妒火将她熊熊燃烧。

    来这里,对她而言,是一场折磨。

    尤其是看着莫琛和唐可怡恩恩爱爱的样子。

    更是一场痛苦的折磨。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别人就可以幸福。

    而她,只能看着别人幸福。

    “你在干什么?”

    阿芳忽然出现。

    吓了沈秋夕一跳。

    她连忙转身看向阿芳。

    眼神闪烁。

    “芳姨,你怎么下来了?”

    医生来过,给芳姨开了药。

    也叮嘱芳姨要好好休息。

    她还以为芳姨会躺在床上。

    所以才敢肆无忌惮地偷懒。

    但是没有想到芳姨会下来。

    芳姨看了一眼窗户,却没有发现窗外有什么风景。

    她走到冰箱前,拿出一个杯子:“我渴了,下来喝杯水。”

    沈秋夕连忙上前,拿过阿芳手里的杯子,笑道:“芳姨你坐着吧,我给你倒水。”

    阿芳没有阻止沈秋夕的动作。

    看这姑娘还挺勤快的。

    又是个有眼力劲的。

    阿芳高兴道:“我看你也可怜,家里还有人吗?”

    说到家里人,沈秋夕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愤恨。

    但是最后还是淡淡地说道:“没有。”

    有些人活着,但是已经死了。

    阿芳没有看见沈秋夕眼中的愤恨,笑着拍拍她的手。

    “你在莫家好好干。少夫人是个好人,做得好,提拔得也快。”

    沈秋夕看着阿芳,眼珠子一转,问道:“芳姨,少夫人和先生在一起多久了?”

    阿芳并没有觉得奇怪。

    但凡是人都是有八卦心理的。

    所以,也没有怀疑道:“有一段时间了吧?具体多少时间,我也不知道。”

    先生和少夫人怎么在一起的。

    她这种程度的人怎么可能知道。

    “那……少夫人和先生的感情还真的很好呀。”

    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人已经相互扶持走过好几十年。

    阿芳赞同地点点头:“是呀,坚如磐石,用什么都拆散不了。”

    沈秋夕诧异地看着阿芳。

    这话里有话呀。

    阿芳也意识到自己说多了,歉然一笑,拿起杯子说道:“谢谢你了,我先去休息了。”

    说完,便转身回房。

    沈秋夕看着阿芳的背影,低声说道:“我不仅要好好干,我还要干到少夫人这个职位!”

    唐可怡可以,为什么她不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