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为什么在这里
    阿芳脸上流淌汗水,一只手扶着腰,表情痛苦。

    “好像是扭到腰了。”

    上了年纪,骨质酥松。

    扭扭碰碰的,是常有的事情。

    只是,这餐后甜点……

    沈秋夕的目光也落在甜点上。

    要是……让她去送甜品的话……

    阿芳扶着腰,直不起身子:“秋夕,你把甜品端上去吧。”

    她一动,后背就疼得厉害。

    沈秋夕眼眸一亮,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

    太好了。

    终于有机会可以到莫琛面前刷刷存在感。

    沈秋夕努力地压抑,才没有让唇角的笑容上扬。

    “好的,芳姨,我扶你先坐下吧。”

    说完,沈秋夕扶着阿芳到一旁的椅子坐下。

    阿芳偷偷地瞄了两眼沈秋夕,禁不住赞赏地点点头。

    这孩子这么乖巧,挺不错的。

    沈秋夕将阿芳安置在椅子上,便走向那盘甜品。

    心中雀跃不已。

    像是有千万只喜鹊在欢畅。

    她拿起盘子,此刻,端着的盘子,已经不是盘子。

    而是她的命运。

    颤颤巍巍地端起盘子,沈秋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往餐厅走去。

    餐厅。

    阿栗正在给厉云惜剥虾,手法越来娴熟。

    厉云惜用崇拜的眼神看着阿栗。

    双手合十放在下巴处。

    一副小女生崇拜偶像的样子。

    莫琛也在帮唐可怡剥虾,动作娴熟。

    比阿栗还要娴熟。

    很快,鲜嫩的虾肉便滚落在莫琛的碗里。

    莫琛拿起筷子,夹起虾肉,微笑着递到唐可怡樱桃粉唇般。

    唐可怡张口,一下子咬住虾肉。

    鲜嫩的虾肉入了口,瞬间融化。

    像是暖暖的阳光。

    唐可怡深情地看着莫琛。

    因为是莫琛亲自剥的虾,味道似乎更加好吃。

    沈秋夕满心欢喜地出来,却刚好看到这卿卿我我的一幕。

    扣住盘子的手,一顿。

    指甲差点断了。

    看着这么幸福的唐可怡和莫琛,沈秋夕双目几乎要喷出火焰。

    凭什么!

    同样是女人,同样的资质。

    凭什么唐可怡可以得到这么好的男人!

    她沈秋夕却什么也没有!

    唐可怡也感觉到好像有危险的眼光盯着自己。

    转头,看见沈秋夕呆呆地站在原地。

    她奇怪地问道:“秋夕,怎么了?”

    不是在后厨工作吗?

    怎么出来了?

    沈秋夕如梦初醒,连忙端着甜品走了过来。

    脸上挂着违心的笑容。

    “少夫人,这是饭后甜点。”

    说着,沈秋夕将甜点放在桌子上。

    然后站在原地,也不转身走人。

    唐可怡觉得奇怪。

    这事不是芳姨做的吗?

    为什么今天是沈秋夕。

    “芳姨呢?”

    唐可怡问道。

    沈秋夕抬起眼,迎着唐可怡的目光:“芳姨她……她扭到腰了。”

    唐可怡听到芳姨扭到腰,紧张地站起来。

    莫琛也站了起来,扶住唐可怡的腰。

    “别紧张。”莫琛低声说道,转头,看向沈秋夕的时候,目光完全不像刚才的温柔似水。

    而是十分的冷漠。

    “找医生。”

    说完,莫琛将唐可怡按在椅子上。

    “吃饭吧。”

    唐可怡见莫琛已经安排医生,便安心地坐了下来。

    沈秋夕发现莫琛从头到尾都没有她。

    只是下达命令的时候看她一眼。

    其他时候,她就像是空气般。

    沈秋夕有些气馁地看着桌上的甜品。

    芳姨什么的,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要莫琛的注意力!

    “你还站着干嘛?”

    厉云惜看沈秋夕站着不动,有些生气地说道。

    可怡姐姐不是将这个人安排在后厨了吗?

    难道后厨没有其他人了?

    为什么非要这个沈秋夕出来?

    厉云惜毕竟年纪小,有话说话。

    坐在身边的阿栗轻轻地触碰她的手背。

    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厉云惜有些生气地嘟囔着嘴。

    阿栗也不好在沈秋夕面前说什么。

    唐可怡的语气缓和很多:“好了,你先回去吧。”

    沈秋夕不甘心。

    不想就这么回去。

    可是也知道,她现在根本就不能说什么。

    只好默默地低下头,转身往后厨走去。

    一边走,脑海里一边浮现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难道……

    她一辈子都要被遗弃在后厨吗?

    一直在后厨,什么时候才是出头之日?

    她不想一辈子给人打工!

    看着沈秋夕终于走了,厉云惜终于忍不住说道:“可怡姐姐,这个沈秋夕……”

    阿栗重重地咳嗽一声。

    厉云惜不解地看向阿栗。

    觉得阿栗怪怪的,好像一直很维护沈秋夕的样子。

    便问道:“阿栗哥哥,你为什么一直很维护沈秋夕?”

    阿栗有些尴尬地看着厉云惜。

    “这姑娘怪可怜的。”

    “可怜……”厉云惜嘟起嘴唇,“我怎么不觉得?”

    唐可怡微微一笑,缓和两人的气氛:“好了,好了,别说了,吃饭吧。”

    可千万不要因为外人,伤了和气。

    厉云惜看向唐可怡,有些不解:“可怡姐姐……”

    怎么连可怡姐姐都不在乎了……

    难道他们不觉得这个女人在这里晃来晃去的。

    晃得人心里发慌吗?

    唐可怡看向莫琛。

    这人是莫琛带回来的。

    也是个可怜人。

    虽然唐可怡也觉得很糟心。

    但是扔到后厨之后,也算是眼不见心不烦。

    所以,没必要计较这些。

    “云惜,吃饭吧。”唐可怡抬起下颚看向厉云惜,“今天,芳姨腰扭了,以后她不会出来了。”

    今天也凑巧。

    芳姨的腰扭伤了。

    以后这种事情也不会发生了。

    厉云惜也不是不讲道理的。

    见唐可怡也这么说,便也坐下,继续吃饭。

    阿栗感激地看着唐可怡。

    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唐可怡轻笑一声,转头看向一直沉默的莫琛。

    莫琛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唐可怡的脸颊。

    低声:“你真好。”

    声音磁性低沉,像是磁石般。

    唐可怡轻轻一笑:“吃饭吧。”

    看到唐可怡这么温柔体贴,莫琛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视线,顺着唐可怡的脸颊落在隆起的肚子上。

    小家伙也快出来了。

    想到这,莫琛的眼神变得更加柔和。

    站在厨房门口的沈秋夕,转头正好看到这一幕。

    眼神中的妒火瞬间燃烧。

    恨不得手撕唐可怡。

    凭什么!!!!!

    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