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聪明人
    她的内心真的是呵呵哒了。

    这大妈,不是脑子秀逗了吧!

    阿栗的脸色也不好看。

    抿着唇,欲要上前,却被厉云惜一把抓住。

    “阿栗哥哥,我们回房间吧。”

    这会小九有些累了,之前的事情也受到了惊吓。

    尤其是看着这徐母,就想到了徐歌,心里有些反胃。

    她真的没想到徐歌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不管他到底做没做,总归还是让她很不舒服的。

    “你说谁报应了!我儿子做什么了!你们凭什么说是我儿子做的,我儿子和她上床了吗?行啊,你们这么说,我儿子和她上

    床了,那除了我儿子,她也不能嫁给别的男……”

    徐母怒火攻心,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冲着唐可怡和厉云惜吼起来。

    厉云惜一听徐母的话,脸色唰的一下子惨白。

    阿栗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眸子里满是浓重的杀气。

    转身,眸光如剑一般落在了徐母的身上。

    而此时。

    啪!

    徐母嗷的一声叫了起来。

    捂着自己的脸,瞪大了眼睛,眸子里也噙满了泪水,一双眼珠子如铜铃般,死死的盯着唐可怡,失声尖叫。

    “你,你居然敢打我,你这个没家教的东西!”

    听到徐母这句话,唐可怡的眸光一沉,又是一巴掌,落在了徐母的那半边脸上。

    这两巴掌,直接把徐母给打懵了。

    震惊的看着唐可怡,不敢相信!

    这,这个小丫头片子,居然敢打她。

    反了反了。

    这真的是没家教的小野种!

    唐可怡揉了揉自己有些发麻的掌心,盯着徐母,眼神冷冽。

    给人一种极为可怕的感觉。

    “有没有家教和你无关,你刚才的话,倒不像是个有家教的人能说得出口的,还有,我奉劝你一句,以后无论干什么,要牢

    记,祸从口出,这话你也就是在我们面前说一句,要是敢在爸妈面前说,你信不信你今天就是横着从医院里出去了!”

    唐可怡这一字一句,语气凌厉。

    这些话,就好像一根根针一般,扎在那个徐母的身上。

    徐母愣愣的看着唐可怡,也反应过来唐可怡的话了。

    这几年,厉家实在是太低调了。

    低调的让她忘了以前厉封川那些手段了。

    这会回过味来,心里咯噔一下,整个人都有些慌乱不安了。

    可是当着这群小辈的面,她又不好意思认怂。

    咬唇,瞪了唐可怡一眼。

    “你算什么,敢对我这么说!”

    说完,徐母又冷冷的盯着唐可怡。

    眼里满是不甘心。

    见徐母这幅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样子,唐可怡冲着徐母冷冷一笑。

    “呵。”

    唐可怡这会已经不想和她浪费口舌了。

    就在这个时候,唐可怡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唐可怡微微蹙眉。

    怎么会是妈妈?

    她们知道了?

    唐可怡心里一揪。

    这爸妈的消息来源也太快了吧?

    “谁啊?”

    厉云惜听到唐可怡手机响起来的时候,也突然变了脸色。

    盯着唐可怡,心里隐约有些不祥的预感。

    好像猜到了什么。

    “是妈。”

    唐可怡看了眼手机,将手机递给了厉云惜。

    厉云惜接过去,犹豫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

    “喂,妈咪……”

    听到妈妈的声音,厉云惜有些紧张。

    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唐可怡。

    看着唐可怡的表情变化。

    唐可怡用口型询问着厉云惜,发生什么事情了?

    厉云惜读懂了唐可怡的意思。

    冲着唐可怡微微摇了摇头。

    唐可怡看到厉云惜的反应后,眉头微皱,思索了一下。

    没有说什么。

    等着厉云惜和颜景艺继续打电话。

    “妈,没事的,您别担心啦,真的没事。”

    厉云惜听到自家妈咪的话,就知道自家妈咪已经了解了情况了。

    尤其是听到自家妈咪现在就在赶来医院的路上的时候,头皮有些发麻。

    这妈咪和爹地还是知道了啊。

    本来她想等回去再告诉他们。

    没想到他们居然会这么快就知道了。

    想到这里,厉云惜心里有些无奈。

    挂了电话,这才看着唐可怡。

    “姐,妈咪和爹地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哦。”

    唐可怡已经预料到了。

    她们就算是想瞒,也是根本瞒不住的。

    来就来吧。

    想到这里,唐可怡扭头,淡淡的看了徐母一眼。

    那眼神,清冷淡漠。

    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这眼神,直接把徐母给吓到了。

    冷不丁的浑身发怵。

    这丫头,看人的眼神,怎么会那么可怕。

    徐母心里恼了,刚想要发作唐可怡,就听到了身后急促的脚步声。

    回头看了眼,顿时大喜,眉开眼笑的看着来人。

    后来又反应过来,连忙敛了脸上的笑容,顿时委屈的看向来人。

    “老公,你可来了,这俩丫头都把我给欺负死了,咱家歌儿也是被她们给打的,你……”

    徐母的话还没说完,那徐成林脸色就脩然铁青,狠狠地瞪了一眼徐母,咬牙切齿。

    “你给我闭嘴!你这个蠢货,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事!你看看你养的好儿子到底干了什么事!我给你说了不要惯着他你不听

    ,现在看看,你惯出事来了!”

    徐成林可不是徐母那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他可是深知厉家的厉害。

    这会被徐母给气的脸色难看极了。

    死死地盯着徐母,大有一副想要将她给暴打一顿的冲动。

    只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平息厉家那个小公主的怒火才行。

    想到这里,徐成林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厉云惜,连忙紧张的冲着厉云惜开口。

    “厉小姐,这,真是抱歉,很不好意思啊。”

    “徐歌那个混小子做的事情是我这个当爹的没有教育好,您尽管打,要是不解气,可以打我一顿,我们徐家真的对不住你,

    这事您放心,一定不会传出去的,也不会影响到您的名声的。”

    听着徐成林的话,唐可怡有些讶异,不过也反应过来了。

    徐家能走到这一步,也是因为有这个徐成林吧。

    这徐成林倒是个很聪明的人,可惜,有这么个妻子和儿子。

    算是把他多年的心血给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