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脑子秀逗了
    颜景艺听着厉云惜的声音,这才彻底的松了口气。

    她也完全不知道厉云惜身上发生的这些事情。

    唐可怡她们自然是不可能会一直瞒着颜景艺,颜景艺和厉封川要是想知道的话,找个人一问自然也就打听出来了。

    她们都是,肯定是瞒不了厉封川和颜景艺的。

    还不如她们到时候直接去招了呢。

    厉君承和颜景艺苏简一起,听着妹妹打电话过来,心里的这块石头也算是落下了。

    只要小九没事就好。

    到了医院,很巧的是厉云惜和唐可怡遇到了徐家的人。

    徐歌被打成那个样子,徐家的人自然是担心极了。

    了解了情况后,就要去找打徐歌的人报仇。

    不过,当徐家的人看到厉云惜一行人的时候,直接就愣住了。

    而且,徐歌的母亲也在,她一眼就看到了厉云惜,认出了厉云惜。

    脸色顿时大变。

    她没想到自家儿子得罪的会是厉家的人。

    这下子,心里直接就忐忑不安了。

    紧张的看着厉云惜和唐可怡一行人。

    一时间有些六神无主了。

    见到徐歌母亲,厉云惜有些生气,随后心里也是有些心虚的。

    毕竟把徐歌给打成了那样。

    可是转念一想,又想到自己差点被徐歌给那啥了。

    脸色有些不好看。

    看了徐歌母亲一眼,便转身进了病房里。

    虽然厉云惜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可是毕竟是厉家的千金小姐。

    这轻飘飘的一眼,落在了徐歌母亲的身上,还是有些重的。

    那徐母,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厉小姐……”

    那徐母心里有些不安,看着厉云惜向着病房走去,顿时有些急了。

    连忙上前,叫住了厉云惜。

    听到徐母叫自己,厉云惜停下脚步。

    回头看了徐母一眼,眼神淡淡的。

    “有事?”

    厉云惜这会的态度并不怎么好。

    那徐歌要对她做那种事情,她也不可能还会对徐歌的母亲怎么好声好气的。

    那徐母一见厉云惜这种态度,心里隐约有些不悦了。

    抬眸,打量着厉云惜。

    “厉小姐,徐歌他做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这窕窕淑女,君子好逑,歌儿这孩子是太喜欢你了,你应该是能理解的吧,作为母亲,我是想要他能找个真心喜欢的人一起度过余生。”

    “厉小姐,你这么漂亮,家庭也好,虽说我们徐家是比你们厉家差一点点,但是俗话不是说么,女孩子高嫁了也不好,你要是嫁到我们家里来,你放心,我们徐家都拿你当成宝贝,要是你以后再有了儿子,我们这徐家,也都是你的。”

    徐母打着自己的算盘。

    她也是想要厉云惜嫁到他们徐家去。

    不仅是长得漂亮,带出去有面子,这,这和厉家攀上了,也对她们徐家很有好处啊。

    闻言,厉云惜眉头紧蹙,脸色极为难看。

    一旁的阿栗脸色已经阴沉的可怕了。

    周身散发出一股令人心惊胆颤的寒气。

    如一条恶龙,奔着那徐母而去。

    徐母感觉到了阿栗身上的寒意后,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

    身子抖了抖。

    连忙看了一眼厉云惜身边的那个保镖,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这保镖也太不懂事了些。

    唐可怡一听这话,就直接发作了。

    语气不善,冷冷的打量着徐母。

    “理解?大妈,您眼里有没有法律道德?你儿子做的是什么事,你还好意思让我们理解???”

    唐可怡真的是被气乐了。

    这徐母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徐母一听到唐可怡的话,又听到唐可怡叫的那声刺耳的大妈。

    顿时对唐可怡更加的鄙夷起来。

    这个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居然敢这么对自己说话。

    “你是谁,关你什么事。”

    “我是厉云惜的姐姐,亲姐姐,你说关不关我的事?而且,我也给你明说吧,你儿子是我让人教训的。”

    唐可怡这会就好像一只炸毛的猫一样。

    冷冷的盯着徐母。

    徐母一听这话,眼里满是狰狞凌厉。

    “你!”

    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打成那样子,徐母当时就哭了,那可是自己心尖上的宝啊。

    从小都不舍得对他说句重话,这就被人打成那个样子。

    眼前这个女的,真的是天杀的恶人!

    “你这个毒妇!小小年纪就不学好,和这些男人鬼混在一起,你打我儿子,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徐母眼眶红了,眼泪不断的在眼眶里打转。

    咬牙切齿的盯着唐可怡,大有一副想要将她剥皮抽筋的架势!

    听着徐母的这些话,唐可怡和厉云惜都有些无语。

    厉云惜是知道徐母以前的情况的。

    徐母是农村长大的妇人,当年徐父在城市打拼,徐母便在老家没有过来。

    一直到徐歌上了初中,才从农村跟着母亲一起来到城市里。

    徐歌是孩子,接受学习能力强。

    可是这徐母就不一样了。

    以前在老家的时候,观念不一样,种下了许多难以改变的思想。

    这几年来,虽然花钱收拾了自己的外表,看起来也像是个上流社会里的夫人了。

    可是很多时候,观念还是改不过来。

    而且,她在老家的时候,有个在城市里做大生意的丈夫,看谁都不上眼,久而久之的就养成了凌厉刁钻的性子。

    初来这里的时候,身上的刺没少得罪过人。

    给徐歌的父亲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这几年才慢慢的消了身上的锋芒。

    这会几句话,就又露出本性了。

    不管是厉家怎么样,徐母心里还是看不上厉云惜的,在她的眼里,只有她的儿子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

    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就算是天仙,也有配不上自己儿子的地方。

    所以,这会看着厉云惜,徐母想要从她的身上挑出点毛病来。

    故意打压着她。

    “报应?我问心无愧,并不怕报应,倒是你儿子的报应先来了。我劝你一句,带你儿子离开这里,否则,下次见到,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唐可怡看着徐母打量厉云惜的眼神,心里就一阵的不爽!

    小九可是她们所有人手心里的宝,这徐母居然用这种眼神看着小九,而且刚才居然还说那种话。

    让小九低嫁?

    嫁高了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