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多长时间
    这被厉君承一转移话题。

    颜景艺也忘了要给小九打电话的事情了。

    和苏简坐在一起,忧虑着厉君承说要去当兵的事情。

    心里犹如一团乱麻。

    她是真的不舍得厉君承和厉君诺去部队。

    要是这两个心尖尖上的孩子出点什么差错,她真的是会心疼死的。

    “瑾熙,你要不再考虑一下?”

    苏简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

    她心里也是不赞同这两个孩子去部队的。

    之前白君言在部队里没有退伍,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就让她感觉到很难过了。

    这两个孩子要是进了部队,以后可能就会发生更多危险的事情。

    她们……

    “妈,你们就别担心了,我们有信心能保护好彼此的,而且,妈,我们就是去服军役,过三年就退伍回来了,只是一个训练

    而已,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任务的。”

    厉君承安慰着颜景艺和苏简,冲着她们淡淡一笑。

    “这……”颜景艺闻言,犹豫了一下。

    随后扭头看了眼身边的苏简,似乎是在询问苏简的意思。

    这种事情,她是不能去问厉封川的。

    以厉封川的性子,不主动送他们去部队就算好的了,怎么可能还会拦着厉君承去呢。

    “好啦好啦,你们就安着啦,我们不会有事的。”

    厉君承劝着颜景艺和苏简。

    冲着她们爽朗一笑。

    闻言,颜景艺和苏简只能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厉君承。

    不答应又有什么办法呢。

    或许是厉君承说要去部队的事情勾起了苏简的伤心事。

    苏简去了洗手间,很长时间都没有出来。

    颜景艺和厉君承聊了两句后,目光一直往洗手间的方向飘去,心里有些担心。

    想了想,还是起身,看着洗手间的方向。

    “瑾熙,我去看看你苏妈。”

    说完,颜景艺就连忙向着洗手间走去。

    苏简在洗手间里正抹着眼泪,突然听到外面传来的脚步声。

    连忙紧张的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回头看着进来的颜景艺。

    冲着颜景艺尴尬一笑。

    “景艺。”

    “对不起,惹你伤心了。”

    颜景艺心里很不是滋味。

    刚才苏简去洗手间的时候,颜景艺这才想到,说这种事情,应该是会惹苏简伤心的。

    白君言到现在还生死未卜。

    这么多年了,苏简一个人,过的也真的是太苦了些。

    真的是让人感觉到很悲伤难过。

    “没有的事,景艺,不是,我就是突然想起白君言那混蛋了。”

    苏简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接着抬起头冲着颜景艺无奈一笑。

    心里满是酸涩不已。

    这混蛋,当初说好了会很快回来的。

    结果,白亦都那么大了,他这人还不知道回来。

    甚至,生死未卜。

    这让苏简真的特别的难受。

    好在,儿子从小就懂事听话,没有让她费太大的心思。

    也是个体贴孝顺的孩子。

    给了她很多的安慰。

    还有,颜景艺她们都在自己的身边陪着她们母子。

    不至于过的那么落魄无助。

    “别担心,一定会没事的。”

    颜景艺安慰着苏简,心里也在骂着那白君言。

    这么多年不回来,也不知道带个消息回来。

    可怜了苏简这孤儿寡母的在家里守着。

    真的是太过分了!

    看着颜景艺和苏简在洗手间里,厉君承暗暗的松了口气,连忙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很快,就收到了回复过来的短信。

    看到短信,厉君承一直揪着的心这才放下。

    酒店这边。

    厉云惜坐在地上哭了一会,突然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还有重物倒地的声音。

    整个人都警惕起来。

    “是谁在外面?!”

    厉云惜连忙起身,喊了一声。

    可是外面没有任何的回应,这让她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有种不祥的预感浮现。

    连忙往后躲了躲,躲在门口,等着外面的人进来。

    而她的手里,也紧紧地攥着刚才拿着的玻璃碎片。

    准备外面的人进来的时候自己好逃跑。

    可是等了一会,也没有再听到外面的动静。

    就在厉云惜刚要放松的时候,门把手突然被人转了一下。

    接着门就被推开了。

    看到这一幕,厉云惜直接拿着手里的玻璃碎片,冲着进来的人刺了上去。

    进来的人见状,脸色顿时变了。

    而且那人反应也是极快,一把抓住了厉云惜的手,接着一个转身,握住了厉云惜的手腕,紧接着,厉云惜手里的玻璃碎片

    就被进来的男人给轻易的卸了下去。

    而厉云惜,也被男人给牢牢的控制住了。

    感觉到身后的人,厉云惜的脸色一变。

    眼泪哗的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转身,扑到了男人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

    “阿栗哥哥……”

    “阿栗哥哥……”

    她真的是好害怕。

    真的是好害怕啊。

    “别哭。”

    阿栗抱着怀中的厉云惜,心疼不已。

    看着她的眼泪,眼底也满是内疚自责。

    自己来的太晚了。

    让她受到惊吓了。

    “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厉云惜哭着,抱着阿栗。

    阿栗本来就自责,突然听到厉云惜的话,心里更加的不是滋味了。

    作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他心里才是真的难受。

    尤其是看着小九吓成这个样子,阿栗心里真的是特别的不是滋味。

    哭了一会,厉云惜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抹了抹脸上的眼泪,抬眸看着阿栗,委屈巴巴道。

    “我怎么会在这里?”

    厉云惜这会还一脸的茫然呢,完全闹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

    “没事。”

    阿栗没有告诉厉云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接伸出手,将厉云惜抱了起来,向着外面走出去。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阿栗抱着厉云惜,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柔声道。

    “没事。”

    厉云惜想了想,冲着阿栗摇了摇头。

    “阿栗哥哥,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刚才昏迷过去,厉云惜有些反应不过来。

    “距离你昏迷的时候,即将四个小时。”

    阿栗淡淡开口,说着,便抱着厉云惜向着车子走去。

    这个时候,厉君诺开车过来,看到阿栗抱着厉云惜出来,吓得不行,连忙下车冲到了阿栗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