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担忧
    酒店。

    厉云惜昏昏沉沉醒过来,脑袋疼的厉害。

    有种快要炸掉的感觉。

    这种痛苦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委屈起来。

    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来。

    真的好难受,好痛苦啊。

    撑着身子,坐在床上,厉云惜打量着自己所在的地方。

    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沉沉。

    完全反应不过来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之前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她也一时想不起来了。

    只觉得脑袋疼的快要炸开了。

    伸出手,敲了敲太阳穴,倒吸了口冷气,眼泪奔涌而出。

    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没有什么异样。

    她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

    可这一松气不打紧,之前发生的事情一幕幕的在她的脑海中浮现。

    她这是被人给绑架了?!

    厉云惜虽然有时候是比较单纯善良的,可是她也不傻。

    当时走廊里出现的那些人绝非是偶然。

    肯定是有人刻意安排的。

    想到这里,厉云惜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心里咯噔一下。

    连忙在身上翻找着。

    她的包和手机都不见了。

    随后,厉云惜看到了床头上的杯子。

    一咬牙,将杯子磕碎,抓着杯子的玻璃碎片攥在手里。

    这才掀开被子,小心翼翼的查看着自己所在的房间的情况。

    她对这里并不陌生,是酒店的房间,而且离ktv并不远。

    让厉云惜松了口气的是这个房间里并没有其他人在。

    而且她也没有感觉到身上有什么不适。

    应该不会发生什么让她崩溃的事情。

    想到这里,厉云惜连忙跑到房间门口去开门。

    果不其然……

    门被人从外面反锁了。

    她用力的敲了敲,大声的喊着。

    “有人吗?有人吗?!”

    可是外面一片寂静,根本就没有人回应。

    厉云惜这才感觉到害怕。

    到底是谁。

    是谁把她给弄到这里来,而且,那些人到底是存了什么心思。

    是敌是友?

    想到这里,厉云惜真的是害怕的不行,靠着门缓缓的蹲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鼻子一酸,眼泪越发的汹涌了。

    “阿栗哥哥……姐,大哥二哥,莫大哥。”

    厉云惜小声的啜泣着,抬起手抹着眼泪。

    “妈咪爹地。”

    厉云惜又想起来颜景艺和厉封川,眼泪更加的汹涌了,心里真的是难受的不行。

    她以后不管去哪都会带着保镖了。

    绝对不会再像今天这样把阿罗哥给留在车上了。

    厉云惜哭着,脑子里向着以后的事情。

    虽然是害怕,可是她还是相信阿栗哥哥的,她相信阿栗哥哥一定会找到她,把她给救出去的。

    厉家。

    颜景艺正坐在客厅,和苏简聊天,没由来的就心头一疼,想起了女儿。

    莫名的紧张起来。

    这才放下了手里打了一半的围巾,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苏简也在帮着颜景艺织围巾,这厉家的孩子多,她们是想织好了,等过年,一个孩子给送一条。

    这会突然看到颜景艺变了的脸色,有些担心,冲着颜景艺开口。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脸色怎么会这么难看?”

    “没,没事。”

    听到苏简的话,颜景艺这才缓过神来,抬眸冲着苏简淡淡一笑。

    只是说完,她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想了想,起身去找手机。

    “不行,我还是有些担心,我得给小九打个电话问问。”

    就在颜景艺站起来的时候,外面传来脚步声。

    厉君承从外面急急忙忙的进来。

    一进客厅,看到苏简和颜景艺坐在沙发上织围巾的这一幕,眼里的焦急顿时散去,嘴角扬起,带着撒娇讨好的笑意。

    “妈,苏妈妈。”

    厉君承上前,冲着颜景艺和苏简甜甜一笑。

    看着儿子过来,颜景艺脸上的担忧也散去了几分,没有看到厉君诺,不由得有些疑惑。

    “瑾熙,你弟弟呢?”

    “哦,姐有些东西要小九买,弟弟他担心妹妹拿不过来,陪妹妹逛街去了,我回来找点东西,还有妈,我这次回来,也是有

    事想要求你。”

    厉君承冲着颜景艺爽朗一笑。

    一旁的苏简闻言,连忙将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冲着颜景艺和厉君承淡淡一笑。

    “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我去接小亦……”

    苏简也就是故意找个借口而已,这才不到三点,小亦的幼儿园五点才放学。

    她以为厉君承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给颜景艺说。

    自己一个外人不好在这里待着。

    一听苏简的话,颜景艺直接皱眉。

    盯着苏简,“你这话不是见外了,瑾熙和瑾轩还有小九,哪个不都是你看着长大的?”

    “就是啊干妈,我这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而且,您也是我的家人,一家人有什么好避讳的,正好,也巧,干妈您在这,

    也帮我和妈妈出个主意。”

    厉君承也帮着颜景艺劝着苏简,几句话就将她们逗笑了,也是成功的将颜景艺的心思给拉到了他的事情上了。

    “我是不想让弟弟去部队,可是我又劝不了,索性,跟着他一起去吧,爸之前也答应了,正巧这次特种部队有挑选队员,我

    想和弟弟一起过去。”

    厉君承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妈妈和苏简妈妈淡然的样子,就知道她们没有发现小九不见的事情,这才松了口气。

    尤其是他刚才说弟弟和小九去逛街的时候,他可是清楚的看到妈妈也是松了口气。

    幸亏自己来得快。

    要不然母亲和父亲知道了小九不见了,肯定是又急又担心。

    “这……”

    一听厉君承说他们兄弟俩要去当兵,颜景艺的心里就是紧紧一揪。

    疼起来。

    这当年她跟着厉封川的时候,经常担心的不行。

    本以为大儿子这几年悄摸的弄公司。

    还以为他是想要经商。

    可没想到这突然又说要去部队了。

    说到底,颜景艺心里还是心疼的。

    她们厉家现在财大势大,根本不用两个孩子出去拼搏了。

    若是留在家里,帮着家里打理公司,想必也能做出一番成绩来。

    颜景艺是真的不愿意看着两个孩子在外面拿命去拼搏了。

    她太了解两个孩子的性子了,他们并非只是想要靠着家里的关系去部队里镀层金,他们是真的实打实的想要锻炼自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