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强壮镇定
    “谁乱说了,不就是吗?我刚刚还觉得奇怪呢,这会一想,你怕是早就知道小九要不见了吧。”

    沈嫣然也是个直脾气。

    这会脑子里都是担心着厉云惜,说话也有些不考虑后果了。

    直接冲着徐歌质问道。

    徐歌一听这话,脸色唰的一下子变得惨白毫无血色。

    狠狠地瞪了沈嫣然一眼。

    “沈嫣然,你说话要考虑下后果!而且,你说这话,证据呢?”

    徐歌说着,微微眯眸,冷冷的盯着沈嫣然,咬牙,有几分威胁的意思。

    被徐歌这么一威胁,沈嫣然心里顿时有些犯怵了。

    再怎么样,徐歌的家庭也比她们家好。

    自己刚才是有些头脑发热了。

    这么怼徐歌。

    怕是徐歌回头会报复她家吧。

    而且,这事也确实是她没凭没据。

    自己说这话,确实是有些冲动了。

    “只要有人做了,证据就能找到,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唐可怡在一旁淡淡的接了句。

    随后回头看了阿栗一眼。

    阿栗对上唐可怡的视线后,立马就明白了。

    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时候和唐可怡培养出来的默契。

    连忙冲着唐可怡点了点头,转身向着外面走出去。

    徐歌听到唐可怡的话后,心里有些犯嘀咕了。

    而且还有些不安。

    “就是,你要是没做,也不用心虚。”

    沈嫣然这会还是担心着厉云惜的情况。

    盯着徐歌,郑重开口。

    徐歌本来就有些烦躁,一听沈嫣然的话,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直接冲着沈嫣然凶起来。

    “你闭嘴!”

    他这么一凶,直接把沈嫣然给吓了一跳。

    包间里的其他的人也都给吓了一跳。

    看向徐歌的眼神里多了惧意和不安。

    主要是这包间里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厉云惜的身份。

    他们很多都是以徐歌为首的。

    这会看到徐歌生气,心里都有些害怕不安。

    生怕得罪了徐歌,以后他们没有好日子过了。

    “你……”

    沈嫣然有些害怕,看着徐歌,身子微微颤抖着。

    很显然,沈嫣然也还是比较怕徐歌的。

    “过来。”

    唐可怡站在一旁,冲着沈嫣然淡淡一笑。

    她是一点都不怕这个徐歌的。

    而且,看着徐歌的反应,唐可怡的心里有些底了。

    这个徐歌,分明就是有些心虚了。

    不然情绪也不会这么激动。

    沈嫣然本来是有些害怕的,不过看到唐可怡的眼神后,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冲着唐可怡笑了笑,乖巧的跑到了唐可怡的身边。

    “姐。”

    不管怎么样,唐可怡都比她们大。

    而且这会也看起来很是稳重成熟。

    莫名的让沈嫣然感觉到心安。

    “你……”

    徐歌看到唐可怡这么嚣张的样子,微微眯眸,有些不悦。

    他以前并没有见过唐可怡,而且,他心里直接就认定了唐可怡并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大小姐。

    对唐可怡的态度也有些鄙夷。

    刚要开口,就听到外面急促的脚步声。

    门被推开,一个染着黄毛的少年被人拎着脖子推了进来,脚下被推的一个踉跄。

    差点跌倒。

    此时的他脸色惨白,给人一种极为恐惧不安的感觉。

    而推着他进来的,正是和阿栗一起的阿罗。

    阿罗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上前,又是抓住那个黄毛,一圈打在了黄毛的肚子上。

    当然,阿罗下手还是有数的。

    不然,就以他的力量,一拳下去,这个黄毛估计会躺在地上起不来的。

    不过这一拳也够这个黄毛受的了。

    捂着肚子,跪在了地上,痛苦的哀嚎着。

    胃中翻绞着,直冒酸水。

    几乎都要被打吐了。

    这一幕,直接把房间里的人被吓到了。

    被吓得最严重的当然还属徐歌。

    徐歌是从这个黄毛被拉进来的时候脸色就变了。

    眼里满是恐惧不安。

    甚至,还带着震惊。

    唐可怡站在一旁,清楚的将徐歌的表情变化收入了眼底。

    见徐歌脸色这么难看的样子,唐可怡冷冷勾起嘴角。

    这会他算是确定这个徐歌知道厉云惜的下落了。

    好端端的,厉云惜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不见呢。

    除非就是有人针对厉云惜。

    而眼前的这个徐歌,则是有很大的嫌疑了。

    “同学,这个人你该认识吧?”

    唐可怡开口,唤回了徐歌的思绪。

    冲着徐歌淡淡道。

    徐歌一听唐可怡和自己说话,冷不丁的吓了一跳。

    连忙回过神来。

    盯着唐可怡,眼神里有些闪躲,明显的没有刚才有底气了。

    “我,我不认识……我,我认识他又怎么了?”

    徐歌这会已经有些口不择言了。

    冲着唐可怡支吾道。

    “你这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

    唐可怡冷冷的盯着徐歌。

    脸色极为难看。

    “我告诉你,你心里应该知道小九的身份,她要是掉一根汗毛,你就等着吧,你们家有钱是么?可以啊,有钱就能这么无法

    无天?”

    唐可怡也不能确认,她这完全就是在故意炸徐歌的。

    就等着看徐歌有没有被吓到了。

    “我,我没有!”

    徐歌一听,脸色瞬间一变。

    厉云惜的身份又,又怎么样。

    他的舅舅现在可是在京城,还是高官,说不定明年还能竞选上一把手。

    到时候厉家算什么!

    他看上厉云惜,厉家不还得高高兴兴的把厉云惜嫁到他们家去?!

    想到这里,徐歌的底气足了足。

    而且眼底还闪过一丝戾气。

    刚才他就该跟着厉云惜一起离开的。

    到时候,直接生米煮成熟饭。

    那厉云惜要面子,绝对就从了自己。

    这个保镖算什么。

    身份卑贱的下人而已。

    想到这里,徐歌看着阿栗的眼神里多了几分鄙夷和不屑。

    看着徐歌变幻莫测的脸色,阿罗直接没有了耐心,上前,一把抓住了黄毛的头发,凶狠开口。

    “说,你是不是把二小姐给弄走了?!”

    “我,我没有……”

    那个黄毛还不肯承认。

    眼神躲闪着,目光时不时的往徐歌的身上飘去。

    他还在咬牙撑着。

    他相信徐歌不会让他出事了,最主要的是他并不知道厉云惜的身份。

    徐歌根本不去看那个黄毛,站在那里,强壮镇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