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松了口气
    看到躺在床上的莫琛和唐可怡后,阿栗和厉云惜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

    他们没事就好。

    真的是吓死了。

    还以为莫琛又出事了呢。

    “姐,莫大哥……”

    厉云惜这会进来看着莫琛和唐可怡,鼻子一酸,眼泪就开始在眼眶中打转了。

    楚楚可怜的盯着唐可怡。

    唐可怡一看厉云惜这么可怜的样子,心里直接心疼起来了。

    “小九,没事,你可别哭呀,你一哭,我身上的伤口就开始疼了。”

    唐可怡是怕极了厉云惜的眼泪了。

    连忙冲着厉云惜心疼道。

    听到唐可怡的话后,厉云惜果然就吸了吸鼻子,闪烁着眸子,盯着唐可怡,“嗯,好,我不哭了,姐姐你别疼了。”

    她说着,就跑到唐可怡的身边,握着唐可怡的手。

    两个人极为的亲密。

    一旁的阿栗拎着保温盒都有些傻眼了。

    唐可怡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把厉云惜给哄好了???

    沈卫旭他们也都长见识了。

    原来女孩子哄女孩子就这么容易啊。

    随后,沈卫旭又看着厉云惜和唐可怡关系这么好的样子,心里很是欣慰。

    嘴角微微勾起,盯着她们。

    “哥,你好点了吗?”

    阿栗上前,冲着莫琛关切开口。

    说着,顺手将饭盒放在了一旁的床头柜上。

    盯着莫琛,似乎是有些别扭的样子。

    以前阿栗从来没有和莫琛关系这么好过。

    而且,他也是极少叫莫琛哥哥的。

    只是这次莫琛的出事,真的吓到了阿栗了。

    “放心吧,没事了。”

    沈卫旭给莫琛做了检查后,很是开心的样子。

    看着莫琛平安无事后,他这才是真的松了口气。

    颜景艺厉封川她们都得知了消息。

    一个个的也才真的安心睡过去。

    昨晚他们好多人都一夜未眠,就是担心着莫琛和唐可怡的情况。

    这会听说是没事了,才安心的睡过去。

    医生护士出去后,厉云惜照顾着唐可怡吃早餐,阿栗则在一旁喂莫琛喝水。

    莫琛现在还不能吃饭。

    只能看着唐可怡吃。

    唐可怡早就饿了。

    吃的特别的香,时不时的还看莫琛一眼。

    “莫大哥,你真的不记得了?你记不记得我是谁啊?”

    厉云惜听说莫琛失忆了,有些震惊,跑到病床边,冲着莫琛紧张道。

    莫琛闻言,深邃的眸子在厉云惜的脸上扫过,上下打量了一番。

    这才微微的冲着厉云惜点了点头。

    “记得啊,那不是失忆啊,你也记得阿栗哥哥对不对?你知道我们的关系吗?”

    厉云惜又挽着阿栗的胳膊,和阿栗一起盯着莫琛。

    莫琛的目光一直在她们的身上。

    探究的眼神落在阿栗的脸上,又落在了厉云惜的身上。

    缓缓的点了点头。

    看到莫琛点头,厉云惜有些反应迟钝。

    “这不是都记得么,怎么可能不……”

    厉云惜说到这里,扭头,就看到唐可怡坐在那里,手里的包子也掉了下去。

    眼里含着泪。

    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我……姐,你别哭啊。”

    厉云惜再傻,这会也反应过来了。

    咽了口唾沫,冲着唐可怡心疼开口。

    她本来还想安慰唐可怡的,却被阿栗给拉了出去。

    阿栗一看情况不对,就连忙把厉云惜给拉出去了。

    “阿栗哥哥,你拉我出来干嘛呀,姐姐那么难受,我要去安慰她。”

    厉云惜有些不情愿,她想要去照顾唐可怡来着,却被阿栗这么给拉出来了。

    正要不高兴,就听到阿栗的声音响起。

    “小九,乖,这个时候可怡需要和哥哥好好谈谈,你在里面就是跟着掺和了。”

    阿栗连忙劝着厉云惜。

    厉云惜本来听不高兴的,一听阿栗这么说,连忙回头看了眼病床里的莫琛和唐可怡。

    思索了一下。

    “那,那好吧。”

    好像这个时候真的是应该唐可怡和莫琛好好聊聊才是。

    “那我们回去休息吧。”

    厉云惜有些累了。

    伸出手挽着阿栗的胳膊,拉着阿栗向着病房走去。

    来到电梯前,等着电梯降下来。

    电梯门一开。

    里面已经有了不少人了。

    其中一个人看到厉云惜的时候,脸色突然一变。

    表情有些欣喜。

    “厉云惜!”

    他真的没想到会从这里看到厉云惜。

    真的是特别的高兴!

    只是,当他的目光落在了厉云惜身后的阿栗的身上的时候,脸色突然就变了。

    有些窘迫。

    盯着厉云惜和厉云惜身后的阿栗。

    他以前也见过厉云惜和阿栗一起。

    只是那个时候的阿栗只是厉云惜的保镖,很少这么出现在厉云惜的身边。

    这会看着阿栗和厉云惜亲密的样子,男生心里有些打鼓。

    再次看着阿栗的时候,眼里已经多了几分敌意了。

    “徐歌,你怎么在这里呀?”

    厉云惜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同学,有些意外。

    冲着徐歌笑了笑。

    徐歌一看到厉云惜的笑容后,耳根有些微红,眼里满是害羞,不好意思的冲着厉云惜笑了笑。

    “我来这里看病人,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徐歌向着一旁站了站,给厉云惜腾出空来,让厉云惜进来。

    厉云惜见状,大大咧咧的向前走进去,想要站在徐歌的身边。

    却别身后的阿栗轻轻一拉,顺势给拉到了自己的身边,直接在徐歌的另一侧站下了。

    徐歌见状,愣了一下,脸色微变。

    眼神有些奇怪的看了阿栗一眼。

    这个男人不是厉云惜的保镖吗?怎么会这么不规矩呢。

    而且,这个保镖看自己的眼神好奇怪。

    他是厉云惜的同学,和厉云惜聊天还怎么了?

    这个保镖管得也太严了吧。

    “我姐姐在这里住院,我过来看看她。”

    厉云惜并没有感觉到身边的这两个男人的“互动”,冲着徐歌没心没肺道。

    “啊?姐姐?你还有个姐姐?姐姐没事吧?”

    徐歌顿时担心起来,冲着厉云惜紧张道。

    厉云惜听到后,冲着徐歌无所谓的笑了笑。

    “没事。”

    厉云惜客气开口。

    说完,便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不打算和徐歌继续聊下去了。

    只是徐歌还是没打算放过厉云惜的样子,连忙挤到了厉云惜的身边,冲着厉云惜笑眯眯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