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二十四小时
    “是啊。”

    厉封川淡淡开口。

    目光晦暗不明,闪烁着。

    盯着病床上的两个人。

    希望莫琛能够挺过这二十四小时。

    只要他能醒过来就好。

    “爹地妈咪……”

    厉云惜醒来,听阿栗说莫琛和唐可怡出来了,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冲着重症监护室跑去。

    阿栗见状,连忙拿着鞋子追了上来。

    “小九,快把鞋子穿上!”

    颜景艺一看厉云惜赤着脚的样子,连忙冲着厉云惜厉声开口。

    这丫头,怎么这么没数!

    连鞋子都不穿,要是再着凉了怎么办。

    厉云惜一看自家妈咪这么凶的样子,顿时吓了一跳。

    缩了缩脖子。

    冲着妈咪哽咽道。

    “妈咪,我就是担心姐姐和莫大哥。”

    她话音刚落,突然被人从后面给打横抱了起来。

    “啊……”

    厉云惜吓了一跳。

    惊慌失措。

    转脸看到是阿栗将自己抱起来后,这才松了口气,伸出手搂着他的脖子。

    看到阿栗也是一脸阴沉的样子,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阿栗哥哥……对不起,我穿鞋子,你放我下来。”

    厉云惜知道阿栗也生气了,连忙不安道。

    阿栗闻言,扫了厉云惜一眼,冲着厉云惜平静道。

    “知道错了?”

    “嗯。”

    厉云惜乖乖点头,任由他将自己放在一旁的长椅上。

    乖乖的坐在椅子上,本来想要接过阿栗手里的鞋子,可是阿栗直接就在她的面前单膝跪下了。

    看着阿栗将鞋子套在自己脚上的举动。

    厉云惜的眼眶顿时就红了。

    心里特别的感动触动。

    虽然以前阿栗也这么照顾过她。

    可是现在看着阿栗照顾她的样子,厉云惜的心里完全是另一种感觉了。

    厉封川和颜景艺看着阿栗照顾厉云惜的样子,心里也倍感欣慰。

    只要阿栗和莫琛处理完了那些事情,把两个女儿交给他们也是很好的选择。

    只是现在,厉封川心里有些犹豫不定了。

    可怡跟着莫琛受了太多的伤了。

    他心里还是有些生气的。

    做父母的,肯定希望女儿儿子能够平平安安的。

    这三天两头的受伤进医院,他们的心脏实在是有些承受不起。

    “姐姐,莫大哥……”

    厉云惜穿好鞋子,来到重症监护室门口,看着里面躺在床上的两个人,眼泪在眼眶中不断的打转。

    哽咽着。

    委屈巴巴的盯着她们。

    “只要莫琛能在二十四小时内醒过来,就算是渡过危险期了,小九,你们去休息吧,我和你爸在这里守着就行了。”

    颜景艺上前,轻轻拍了拍厉云惜的肩膀,安慰着。

    厉云惜一听,冲着颜景艺眨了眨眼睛。

    有些可怜委屈。

    “妈咪,爹地,你们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守着就好了。”

    厉云惜回去也睡不着。

    还要二十四小时呢……

    真的希望莫琛哥哥能够快点醒过来。

    要不然她真的就睡不着了。

    “没事,你们去休息吧,你身体还没好,这么劳累也不好。”

    颜景艺劝着厉云惜。

    厉云惜听到颜景艺的话,怎么都不愿意回去。

    冲着颜景艺摇了摇头。

    眸子里噙满了泪水。

    “不用,我在这里守着。”

    厉云惜不想回去。

    可怜兮兮的盯着自己的母亲。

    颜景艺看着厉云惜这个样子,张了张嘴,想要说的话哽咽在喉。

    最终还是无奈了,只能由着厉云惜去了。

    “行吧,那我们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打电话。”

    她们就算是回去,估计也都睡不着,一个个的抱着手机等着莫琛的消息。

    “嗯,叔叔阿姨,你们慢点,我会照顾好小九的。”

    阿栗突然冲着厉封川唐可怡开口。

    听到阿栗的话,厉封川和颜景艺都看了他一眼。

    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开。

    看着厉封川和颜景艺离开,阿栗伸出手,揉了揉厉云惜的头发,冲着厉云惜心疼开口。

    “小丫头,再去睡会吧。”

    他知道厉云惜现在很累了,不然刚才也不会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连忙劝着她。

    厉云惜听到阿栗这么说,连忙冲着阿栗摇头,盯着阿栗。

    “不要,阿栗哥哥,我要在这里和你一起等着。”

    说完,她直接跑到门口的长椅上坐下,接着脱了鞋子,蜷膝盘在长椅上。

    抱着自己的腿,呆呆的看着对面的墙角。

    一副小可怜的样子。

    阿栗看到厉云惜这样,顿时无奈了。

    也有些心疼。

    上前,伸出手揉了揉厉云惜的头发,在她的身边坐下,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

    阿栗这会是把自己受伤的事情给忘了。

    衣服一脱下来,就露出了肩膀上的绷带,还有弄到衣服上的鲜血。

    他的余光扫到了自己的肩膀上,也注意到了。

    刚想要穿上衣服,就已经来不及了。

    看到厉云惜的视线后,心里猛然一沉。

    连忙冲着厉云惜无奈的笑了笑。

    厉云惜看到阿栗肩膀上的鲜血的时候,差点吓哭了。

    抓着阿栗的胳膊,冲着阿栗泪眼模糊道。

    “阿栗哥哥,你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栗哥哥居然受伤了。

    她一点都不知道。

    而且刚才阿栗哥哥还抱了她好多次,伤口是不是又受伤撕裂开了!

    想到这里,厉云惜眼泪就像不值钱一样。

    啪嗒啪嗒的落下来,宛如一个个金豆子。

    一看到厉云惜又开始哭了。

    阿栗的心里就特别的难受不是滋味。

    无奈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帮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冲着她心疼道。

    “别哭了好不好,我这就是一点小伤,你这么哭哭啼啼的,就一点都不好看了。”

    阿栗冲着厉云惜心疼道。

    “呜呜呜呜,你不受伤不就可以了,说好了以后只让我笑不让我的哭的,你坏死了,还受伤惹我伤心不高兴,你真的坏死了,坏死了!”

    厉云惜哭的一塌糊涂。

    这动静都把值班的护士给引过来了。

    她们还以为莫琛出了什么事呢,急忙跑过来。

    看到厉云惜和阿栗小两口在打情骂俏后,都有些无奈。

    “行了行了,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啊。”

    阿栗一把将厉云惜拥入怀中,紧紧的抱着她,吻着她的额头。

    心疼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