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五章 身子僵住
    南希听到这话,身子顿时僵住了。

    坐在那里,神色恍惚。

    好久了,好久没有人这么关心过她了。

    心里突然特别的不是滋味。

    眼眶微红,冲着白轩无所谓的笑了笑。

    “那跟你也没有什么关系,我过的好不好也就那样了,以前你可以不用管,现在也当然不用。”

    南希说完,眼泪就不争气的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怪我当初不管你吗?”

    白轩听到南希的话,微微皱眉,心里有些很不是滋味。

    冲着南希冷冷开口。

    南希闻言,身子一僵,接着冲着白轩叹了口气。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受够了自己依赖的人一个个离开我的感觉。”

    真的,很累。

    南希说完,埋头进膝盖里。

    给人一种很落寞的感觉。

    白轩看到南希这个样子,微微蹙眉,突然就开始心疼起来。

    上前,将她拥入怀中。

    低头吻了吻她的头发。

    “不会,我不会离开你了。”

    话音一落,白轩自己就愣住了。

    南希也没有想到白轩会突然这么对自己。

    整个人直接僵在了那里,任由白轩抱着。

    傻傻的根本反应不过来。

    气氛尴尬了几秒钟。

    白轩松开了南希,起身,冲着南希开口。

    “那,我明天再来看你,早上想要吃什么?”

    白轩冲着南希紧张开口。

    南希的脸颊有些红,“我,我想吃油条和豆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冒出了油条和豆浆来了。

    “嗯,好。”

    白轩闻言,转身就向着外面走出去。

    “那个……”

    南希看到他突然离开,连忙出声喊道。

    白轩听到后,转身回来,顺手将门后面的垃圾给带了出去。

    几乎就是逃一般的样子。

    南希看到白轩这样,直接忍不住了,无奈的笑起来。

    她只是想说,他可以在这里住的。

    看着白轩离开后,南希也就没有再叫他回来了。

    坐在床上,南希抱着膝盖。

    油条豆浆,好像,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吃到过了吧。

    她的印象中,还是小的时候,爸爸经常把她给扛在肩上,自己坐在他的脖子上,跟着爸爸去胡同口吃油条豆浆。

    自从爸爸去世后,跟着母亲改嫁到这里。

    真的有好多年没有吃过了。

    一是这边买油条豆浆的地方很少。

    二是她自己也懒得去找。

    南希想到这里,愣了一下。

    自己要吃这个,白轩都不一定能买到啊。

    算了,南希想了想,也懒得去想太多了,躺在床上,很快就睡了过去。

    “爸爸……”

    南希看到站在眼前的男人,直接兴奋了,冲着男人跑过去,扑到男人的怀中,抱着他兴奋的笑起来。

    “小希。”

    男人一把将南希抱起来。

    冲着南希温柔开口。

    南希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眼泪都出来了。

    “爸爸,我好想你啊。”

    她真的是特别的高兴。

    能再次见到爸爸。

    虽然南希潜意识里知道自己这是在做梦。

    可是她还是特别的开心,根本不愿意从梦里醒来。

    “小希,爸爸也很想你。”

    男人冲着南希哽咽道。

    “爸爸带你去吃饭好不好。”

    南希看着眼前的男人,还是印象中的样子,眼泪突然就忍不住了,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

    闻到豆浆和油条的香味后,南希的眼泪更加的汹涌了。

    伸出手,死死的抓着父亲的手,眼泪滚烫。

    “南希,南希……”

    南希突然听到身边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声音很远很远。

    可是突然又很近很近,好像有人在她的耳边叫她一样。

    她突然睁开眼睛,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眼泪更加的汹涌了。

    伸出手,捂着脸就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白轩被这样的南希给吓到了。

    呆呆的看着南希,完全摸不着头脑了。

    他都不知道南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连忙把南希拥入怀中。

    “别哭了别哭了,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白轩吓坏了。

    心疼的抱着她,不断的安慰着。

    感觉到白轩身上的冷意后,南希身子颤抖着。

    白轩意识到,连忙冲着南希心疼道,“等等,我身上太冷了,你别哭了,我去给你拿纸。”

    “没事。”南希见他要离开,连忙伸出手抓着他的胳膊,冲着他哽咽着开口。

    见南希这个样子,白轩心疼的不行。

    连忙用手帮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小丫头,哭什么啊,别哭了,乖。”

    他温柔的哄着南希。

    南希看到到白轩这么温柔的样子,眼泪更加忍不住了。

    心里特别的难过。

    冲着白轩呜咽道。

    “我梦到我爸爸了。”

    她说完,就直接哭了起来。

    白轩听到后,脸色微变,突然特别的不是滋味。

    拿着纸巾,温柔的冲着南希开口。

    “是他想你了,回来看看你,别哭了,好不好,要是你爸爸看到你哭成这样,一定会很难过的。”

    南希听到白轩的话,哭的更加伤心了。

    看着南希哭的这么凄惨,白轩心里很不是滋味。

    可是也没有办法。

    只能冲着她心疼道。

    他自诩温柔,可是哄南希可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好不容易才哄好了南希。

    “行了,快吃吧,要不然豆浆和油条都凉了。”

    白轩冲着南希心疼道。

    南希听到后,这才反应过来。

    难怪刚才闻到豆浆油条的味道,原来白轩真的买到了。

    她盯着白轩,有些不可置信。

    “你真的买到了?在哪里买到的啊?”

    这边都很难能找到卖豆浆油条的。

    “反正是能买到。”

    白轩冲着南希笑了笑,接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冲着她温柔道。

    “好了,快洗洗准备吃饭了。”

    白轩说完,去给南希准备早餐。

    南希闻言,下床,钻进了洗手间里洗漱了一下。

    出来后,就看到热腾腾的豆浆。

    特别好闻的味道。

    南希真的是好久没吃过了。

    拿着油条吃起来。

    端起碗,喝了口豆浆,眼泪就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

    看着南希一边吃一边掉眼泪,白轩实在是受不了了。

    转身,向着外面走出去。

    刚出病房门,又不忍心,连忙转身回去,安慰着南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