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七章 不可思议
    “不是……不是我……”

    金瑟薇直接紧张的开口。

    她怎么都不会承认的。

    况且,现在莫琛还在这里。

    要是她承认了是自己把南希推下去的。

    那自己这辈子就完蛋了。

    莫琛也会瞧不起她的。

    听到金瑟薇的话,南希眸光一沉,嘴角扯起一抹不屑的笑。

    她就知道,金瑟薇是不会承认的。

    一起过了这么多年,她太了解金瑟薇的性子了。

    胆小怕事。

    敢做不敢当。

    这会她要是承认了,那才是奇了怪了呢。

    “这个啊,南希,当时我们看了,是你脚下的地毯绊到了你,你昨晚穿的裙子也太长了。”

    金夫人跟着进来,冲着南希解释起来。

    金夫人不傻。

    南希和金瑟薇,她要和谁站在一起太清楚了。

    南希和金家根本没有血缘关系,嫁出去后,南希也就和金家没有什么关系了。

    可是金瑟薇却是金成的亲女儿,她嫁给金成,要是不能要上孩子的话,她就必须要和金瑟薇把关系搞好。

    不指望着金瑟薇以后孝顺她,只要金瑟薇不排挤她就行了。

    不过,金夫人也算是看出来金瑟薇这个性子了。

    给她半年的时间,她一定能把金瑟薇给调教好。

    到时候,金家还不是她说了算。

    想到这里。

    金夫人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意。

    转瞬即逝。

    “嗯。”

    南希听到这“母女”俩人的话,嘴角微微勾起,有些不屑。

    不过她也没有表现的太明显。

    想了想,还是吃了这个亏。

    抬起头,冲着金成笑了笑。

    “叔叔,是我不小心绊到了。”

    她说完,就清楚的看到了金成眼里的羞愧。

    金成不是傻子。

    是不是南希自己绊到的,当时的情况真的太清楚了。

    这会金成也不好意思当着这些人的面揭穿自己的女儿。

    只能让南希吃了这个亏。

    “那你好好养伤,哪里不舒服就给医生或者给叔叔说,这个可不能大意了。”

    金成对南希真的充满了愧疚。

    也有些没脸站在这里。

    说完,和白轩他们简单的说了两句话就走了。

    他是不可能在这里照顾南希的。

    不过他走之前,还是给南希找了两个护工。

    一般病人的陪护也就是一个。

    或许是金成真的很内疚。

    特意给南希找了两个来。

    替换着伺候南希。

    南希有些无奈。

    看着金夫人带着金瑟薇离开后,这才松了口气。

    躺在床上,缓缓闭上眼睛。

    感觉到眼眶里有些发烫。

    心里格外的委屈。

    白轩看到这一幕,直接心疼极了。

    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从刚才就感觉到她的脸颊有些发红。

    这会一摸,真的是有些烫。

    “你发烧了。”

    白轩担忧开口,说完,就按下床头上的按钮。

    等着护士过来。

    南希闻言,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果然是有些发烫。

    不过她刚才真的是什么都没感觉出来。

    唐可怡和莫琛也在。

    看着南希的脸色,唐可怡有些担心。

    上前,冲着南希温柔的笑了笑。

    “你没事吧?脸色好难看的。”

    “没事没事。”

    南希有些累。

    因为是当着她们的面应付金家的人。

    这让她的心里特别的不舒服。

    不过,这会看到唐可怡脸上温柔的笑容的时候。

    南希嘴角勾起,眼泪突然就忍不住落了下来。

    已经好久没有人这么真切温柔的关心自己了。

    看到南希突然就落泪。

    唐可怡直接就慌了,吓了一跳。

    “哎哎哎,你怎么哭了,没事吧?”

    唐可怡吓坏了,自己好像没有惹到她啊。

    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被自己给惹哭了呢。

    “没事没事。”

    南希哽咽着,脸上挂着眼泪,冲着唐可怡扯起一抹难看的笑容。

    “你别哭啊,你这一哭,真是让人好难受啊,还是笑起来好看。”

    唐可怡连忙拿了床头上的纸巾,温柔的帮南希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白轩站在那里,看着南希这个样子,眼神有些复杂。

    回头看了眼莫琛。

    莫琛看到白轩的眼神后,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毕竟是和白轩一起并肩作战过。

    两个人一起向着病房外面走出去。

    “调查下她的身份,还有这些年来在她身上发生的事情。”

    白轩现在有很多事情不方便出面。

    而且,这种事情,还是莫琛比较擅长。

    “嗯,好。”

    莫琛淡淡开口。

    这会他也没有和白轩开玩笑。

    因为他能够感觉出来,这会的白轩心情真的很不好。

    甚至是极为不好!

    自己还是不要惹他了。

    “她是什么人?”

    不过,莫琛还是多问了一句。

    莫琛并不认为白轩会告诉自己的,也没有报什么希望。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白轩居然告诉他了。

    “故人之女。”

    白轩淡淡开口。

    说完,盯着莫琛。

    莫琛愣了一下,这白轩的眼神,好像这个故人和自己,有那么点关系诶?

    “是谁?”

    他想了一圈也没有想到。

    冲着白轩疑惑道。

    “当年那次任务中,有个出租车司机遇难,因为当时的任务是保密状态,并不能给他颁发什么见义勇为奖和给抚慰金,所以

    ……”

    白轩想了想,淡淡开口。

    那次,真的是他的鬼门关。

    要不是这个司机突然发现不对劲。

    他的小队,可能就在当时就全军覆灭了。

    这个司机找的人也找的很巧。

    当时这个司机找到了厉封川。

    有厉封川的出手相助。

    他们才毫发无伤的完成了任务。

    可是这个人却被那伙人给丧心病狂的打死了。

    可是这一切,谁都不知道。

    只能他们记在心里。

    之后白轩费劲周折找到了这个司机的家。

    参加了司机的葬礼。

    之后一直想要帮助司机的妻子和女儿。

    可是司机的妻女在葬礼后不久就搬走了。

    白轩也特别的忙,慢慢的就没有了她们的任何消息。

    要不是昨晚看到南希,他几乎都快要给忘了。

    想到这里,白轩的心里有些难受,很自责很内疚。

    莫琛有些难以相信。

    居然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这简直就是太……不可思议了。

    他站在门口的位置,往里面看了一眼。

    看到唐可怡正在和那个女人聊天说笑,心里有些说不出来感觉。

    或许,是注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