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八章 太过分了
    听到叶牧泽的话,柳月儿的脸色很是难看。

    “变态?叶牧泽,我发现你才是变态,你说这话未免也太过分了!放开我,我要走了!”

    柳月儿不想和叶牧泽继续纠缠下去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以前那么温柔的叶牧泽,提起这个问题的时候,会这么偏激疯狂。

    她不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病。

    只是恰好喜欢的人性别不同,为什么就不能相爱了。

    “我不是……月儿,你听我一句劝,不要和沈江继续在一起了好不好,他真的不适合你,他会害死你的。”

    叶牧泽不肯松开柳月儿的手。

    盯着柳月儿,各种哀求。

    他抓着柳月儿的手腕太过用力,这让柳月儿感觉到吃痛。

    连忙冲着叶牧泽道。

    “疼,你弄疼我了!”

    她这会看着叶牧泽,有些害怕。

    她真的没想到叶牧泽会是这种反应。

    看起来真的好可怕。

    那个温柔的叶牧泽突然就好不见了一样。

    眼前的人让她感觉到很陌生很陌生。

    “月儿,那种人都有病,不能和他们一起,你会很可怜的。”

    叶牧泽拉着柳月儿的手不肯松开,劝着柳月儿。

    “够了,你才有病,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说了,再说,就算我要嫁给沈江,那又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以前那么喜欢你,你对我

    视若无睹,还和我最好的朋友一起背叛我欺负我!现在我不想和你有什么交集了,所以,你能不能离开我的世界,离我远一点

    ?!”

    柳月儿受不了了,用力将叶牧泽的手给甩开!

    冲着叶牧泽冷冷开口。

    叶牧泽没想到一直柔弱弱弱的柳月儿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而且,他印象中的柳月儿,从来没有发过脾气。

    这会听到柳月儿的话,脸色直接就变了。

    紧张的盯着柳月儿。

    冲着柳月儿低声道。

    “对不起,对不起月儿,我……我娶你好不好?我娶你。”

    叶牧泽这段时间过的很不开心。

    每天和张晓柔一起,虽然张晓柔特别让母亲喜欢,可是叶牧泽觉得和张晓柔在一起很没意思。

    他突然特别的想念柳月儿。

    小时候那个胆小怯弱的柳月儿。

    总是跟在他身后哭鼻子的那个月儿妹妹。

    柳月儿听到这话,身子僵住,呆呆的看着叶牧泽,眼中满是震惊。

    看到柳月儿盯着自己发呆的样子。

    叶牧泽以为她是在感动。

    连忙上前,紧紧地抱住了柳月儿。

    “月儿,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嫁给我吧,嫁给我会比嫁给沈江要幸福的,起码我的性取向是正常的,我家也是一个正常的

    家庭,我不想看着你误入歧途。”

    叶牧泽抱着柳月儿,冲着柳月儿关切道。

    柳月儿听到叶牧泽这会说的话后,突然反应过来。

    抬手冲着叶牧泽就是一巴掌。

    清脆的巴掌声让叶牧泽愣住了。

    他捂着脸,有些气恼的看着柳月儿。

    “月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牧泽,我不会嫁给你的!而且,我清楚的告诉你,我不喜欢你!如果我在听到你说沈江和他的家庭不正常,那就别怪我

    不客气了,同性恋有病?我觉得你这种恐同症才有病!我们不是一路人,以后别联系了,也不要见面了,你去找你的张晓柔,

    从此我们一别两宽!”

    “月儿,不行,我不能看着你和他在一起!”

    叶牧泽反应过来,连忙抓着柳月儿手,冲着柳月儿紧张开口。

    柳月儿有些厌恶的甩开他的手,“放开我,别碰我,你让我感觉到特别恶心。”

    杂物间。

    “沈江,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蔺程杨看着面前的沈江,冲着沈江冷冷开口。

    沈江听到蔺程杨的话,索性笑了起来。

    冲着他淡淡道。

    “我知道,我很清楚的知道,我喜欢你,蔺程杨。”

    沈江索性破罐子破摔了!

    他憋在心里太久了。

    虽然他现在清楚的知道自己和蔺程杨没有可能,可是他还是想要争取一下,起码自己不会失望。

    蔺程杨听到沈江的话,瞳孔一缩,盯着沈江,眼神极为复杂。

    他盯着沈江,一眼不发。

    一直就这么盯着沈江。

    这让沈江心里特别的不舒服。

    “没事,我不是让你接受我,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我知道我们没有可……”沈江受不了蔺程杨这么盯着自己。

    连忙转身不去看他,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从背后紧紧抱住。

    沈江愣住,呆呆的站在那里。

    呼吸急促起来,感觉心跳很快,几乎都要跳出胸腔了。

    “蔺,蔺程杨……”

    他哽咽开口。

    “完全不敢相信。

    “别说话,就让我抱一会……”

    蔺程杨好听的声音在沈江的耳边响起。

    沈江听到这话,本来扑通扑通的心跳开始慢下来。

    眸光微闪。

    眼泪开始在眼眶中打转。

    深吸一口气,终究还是没能忍住。

    眼泪顺着脸颊缓缓落下。

    “如果你能早出生十年二十年,该有多好。”

    蔺程杨的声音传了出来。

    沈江的身子一僵,听到蔺程杨的话,心里难受的几乎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为什么……”

    沈江哽咽开口。

    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

    为什么非要早出生十年二十年,现在就不可以吗?

    “沈江,你爸他们,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这么多年,我看着他们一路走来,我知道他们有多不容易,性别是一道难关,可

    是我们还有年龄的差距,我不能这样,我不会毁了你。”

    蔺程杨平静道。

    沈江想要转身,却被蔺程杨一把抓住胳膊,动弹不得。

    “不要回头。”

    蔺程杨强迫沈江背对着自己。

    沈江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蔺程杨,顿时难受的不行。

    “我不怕,我真的不怕……”

    只要有蔺程杨在,他真的什么都不怕。

    就算他父亲都反对,他也不怕。

    只要和能蔺程杨在一起就行。

    “可是我怕!沈江,你知道别人会怎么说我们吗?!我已经这么大了,可是你呢,你还年轻,你必须要有自己的未来,是,

    你可以和男的在一起,甚至可以结婚,可是那个男的不能是我!你明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