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七章 偏激
    蔺程杨看到沈江和柳月儿一起的时候,嘴角微微勾起,眸子里带着几分欣赏暖意。

    “今天过来检查?”

    蔺程杨冲着柳月儿笑眯眯开口,关切道。

    柳月儿的表情有些不太好看,听到蔺程杨的话,这才将视线从蔺程杨身边的叶牧泽身上移开。

    冲着蔺程杨笑了笑。

    “嗯。蔺叔叔好。”

    “嗯,去吧。”

    蔺程杨笑眯眯道,随后看了沈江一眼,笑着打趣沈江。

    “你这小子,还真是速度啊,对你小女朋友这么好,不怕医院里的护士伤心死吗?”

    他说着,还特意看了一眼柳月儿。

    柳月儿一听蔺程杨的话,顿时紧张起来。

    看了叶牧泽一眼。

    结果慌乱的对上了叶牧泽的视线。

    心里不安起来。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不安。

    每次看到叶牧泽,还是抑制不住心里那种心慌的感觉。

    “我又没有义务要哄她们开心。”沈江冷冷了回了蔺程杨一句,随后看了蔺程杨一眼,又扫了眼站在那里的叶牧泽。

    伸出手,抓着柳月儿的手腕,拉着她向着电梯走去。

    柳月儿连忙跟着沈江离开。

    结果走到叶牧泽身边的时候,突然被叶牧泽抓住了另一只手的手腕。

    “月儿,等一下。”

    叶牧泽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冲着柳月儿开口。

    沈江闻言,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叶牧泽,眼神冰冷。

    给人一种极为可怕的感觉。

    叶牧泽对上沈江的眼神,接着盯着柳月儿,一字一句,冷冷道。

    “给我五分钟的时间,我们谈一下。”

    他盯着柳月儿,平静道。

    柳月儿看到叶牧泽这么认真的盯着自己,心里有些难受,想了想,深吸一口气,看了沈江一眼。

    沈江见状,愣了一下。

    接着松开了抓着柳月儿的手。

    看着柳月儿跟着叶牧泽离开,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啧啧啧,这俩孩子还有情况啊。”

    蔺程杨在一旁故意开口。

    沈江闻言,瞪了蔺程杨一眼。

    “你故意的?”

    沈江冲着蔺程杨冰冷开口。

    蔺程杨闻言,连忙耸了耸肩,一副无辜的样子。

    “我没有啊,你可别想多了,这个和我没关系的。”

    蔺程杨连忙解释起来。

    “沈江,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女孩子?”突然,蔺程杨冲着身价难过认真道。

    沈江看着蔺程杨的眼神,心里很不是滋味。

    随后冲着蔺程杨冷冷开口。

    “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这小子,我是你的长辈,你怎么敢这么和我说话?!”

    蔺程杨伸出手,一巴掌打在了沈江的脑袋上。

    沈江被他打的吃痛,捂着脑袋,疼的呲牙咧嘴起来。

    揉着自己的脑袋,不甘心的盯着蔺程杨。

    “什么长辈啊,你看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哪里有长辈的样子了!”

    沈江不满的喊着。

    话一出,蔺程杨盯着沈江,突然笑起来。

    沈江本来有些委屈的,看到蔺程杨脸上的笑容,也无奈的跟着笑了笑。

    就好像,突然又回到了以前一样。

    这么长时间,之前两个人的尴尬,也都散去了。

    沈江不知道,是不是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那些情绪,也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小情绪吧。

    “月儿那丫头不错,要是你们真的在一起了,你一定要好好对她。”

    蔺程杨靠着墙,突然开口。

    沈江闻言,愣了一下,和蔺程杨一起靠着墙,站在那里。

    “嗯,我知道。”

    沈江淡淡的应了声。

    随后,他突然抬起头,盯着蔺程杨。

    冲着蔺程杨平静道。

    “你为什么一直没有结婚?”

    蔺程杨闻言,扫了沈江一眼,冲着沈江微微一笑。

    “为什么要结婚?”蔺程杨回了沈江一句。

    沈江没想到蔺程杨会反问自己。

    微微蹙眉。

    冲着蔺程杨淡淡道。

    “一个人,不是太孤单了吗?”

    “两个人就不孤单了?你以为世界上所有人,都能那么幸运,遇到合适的人?”

    如果两个人在一起不合适,还不如,自己一个人过一辈子。

    不然,受伤的还是自己。

    有些时候,一定不能将就。

    “我不知道。”

    沈江低头,身子有些颤抖,双手微微握拳。

    他突然抬起头,盯着蔺程杨。

    看着蔺程杨那双好看的眼睛。

    伸出手,抓着蔺程杨的肩膀,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接着又赶快和他拉开了距离。

    速度快的就好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

    蔺程杨愣住了。

    不可置信的看着沈江。

    沈江的脸色有些涨红。

    盯着蔺程杨,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

    “你疯了!”

    蔺程杨反应过来,四下看了一眼,发现没有人在这边后,这才松了口气,目光落在沈江身上的时候,很是冰冷,随后冷冷

    开口。

    “我没疯。蔺程杨,其实,我喜欢你。”

    沈江突然冲着蔺程杨平静开口。

    蔺程杨听到这话,身子一个激灵。

    看了看周围,连忙拉着沈江进了一旁的一个杂物间。

    就在沈江和蔺程杨进了杂物间的时候。

    叶牧泽拉着柳月儿出来。

    “你看到了吗?!沈江是这种人,你不能和他在一起!”

    叶牧泽情绪有些激动。

    “沈江就是个混蛋骗子,他是想找你骗婚,让你给他生孩子结婚,他在外面乱搞!”

    “够了,叶牧泽,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难听?”柳月儿脸色很难看,冲着叶牧泽冷冷开口。

    叶牧泽见柳月儿不肯相信自己说的话,顿时有些急了。

    连忙冲着柳月儿哽咽道。

    “我是为了你好,月儿,我真的是为了你好,沈江不适合你,他的家庭也不适合你!”

    叶牧泽想了想,又紧接着开口。

    “沈江是个孤儿,身份不明,他是被他的父亲收养的,收养他的那两个男人,是同性恋,你明白么!这种见不得人的家庭,

    你真的要嫁过去?!”

    叶牧泽就是不想看到柳月儿跳进火坑里。

    “同性恋怎么了?这怎么就是见不得人的家庭了?”柳月儿听到叶牧泽的话,很是生气!

    “那是一种病!沈江也是同性恋,你希望你以后的丈夫和别的男人上床吗?!他们心理都有些变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