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九章 醉酒
    沈江闻言,看着厉君承,思索着厉君承的话。

    厉君诺在一旁抱着酒瓶,越喝越精神。

    眉头也皱的越来越紧,很是纠结郁闷的样子。

    至于沈江和厉君承说的那些,他都听着,但是从来不会发表什么意见。

    只是单纯的在那里喝酒。

    “应该……不会的。”

    沈江想了想,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又拿起了一瓶酒,倒进杯子里。

    他知道柳月儿和叶牧泽的事情。

    柳月儿喜欢的人应该是叶牧泽。

    不可能会喜欢他的。

    “你怎么知道不会?你哪里比不上那个叶牧泽了?比那个叶牧泽长得帅,有钱,而且还是医生,随便勾勾手,什么样的女孩

    子找不到。”厉君承嘴角含笑,盯着沈江,冲着沈江笑着开口。

    沈江一听,眉头微皱。

    “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沈江并不这样觉得。

    他也只是个被收养的孩子而已。

    因为这个,他才会这么努力的工作赚钱,放弃了去国外留学的好机会,半工半读。

    并不是父亲他们对自己不好,而是沈江不想成为他们的负担。

    所以才会这么早的自立起来。

    他很感激父亲他们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

    所以他现在很努力的在变好,以前是父亲他们照顾自己保护自己。

    现在换他来照顾他们了!

    “你啊,就是太不够自信了。”

    厉君承晃了晃杯子里的酒,盯着沈江。

    “对了,叔叔他们最近去哪里了,好久没见过他们了。”

    厉君承突然又想起来。

    冲着沈江开口。

    “去国外度假了。”

    沈江嘴角微微勾起,缓缓开口。

    真的挺羡慕他们的。

    能和喜欢的人,这么开心的在一起。

    当然,沈江不知道。

    沈卫旭和江朔在一起,也是极为艰难不易的。

    好在最后还是修成了正果。

    “真好。”

    厉君承笑眯眯的开口。

    “等他们回来,你可以带柳月儿见见他们了。”

    厉君承说的这句话里显然是还有别的意思。

    沈江一听,直接无奈了。

    白了厉君承一眼。

    “我都说了我和她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沈江有些解释无力。

    闷闷的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看到沈江喝完酒。

    厉君诺在一旁直接给沈江又满上了。

    小眼神盯着沈江,莫名的让沈江感觉到特别的萌。

    沈江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厉君诺的头发,顺势揉了一把。

    厉君诺看到沈江的举动,眉头一皱,有些不太高兴。

    不过他和沈江的关系还是极好的。

    便忍了下去。

    抱着酒瓶又开始喝起来。

    沈江这会是有些喝多了,浑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举动让厉君诺不高兴了。

    依旧喝着酒。

    等他发现的时候,厉君诺已经把他给灌倒了!

    厉君承在一旁乐的不行。

    看到厉君诺这么赌气的把沈江给灌倒,特别的高兴。

    伸出手,揉了揉厉君诺那被沈江揉乱的头发。

    笑呵呵道。

    “小宝啊,你把沈江给灌倒了,自己给拖上去吧,我先回去睡了啊。”

    厉君承这会也是有点喝多了。

    不然,他也不敢摸厉君诺的头发。

    等他摸完后,才反应过来。

    看到厉君诺阴冷的目光,瞬间酒醒了大半了。

    连忙溜了出去。

    留下厉君诺在那里生闷气。

    早上。

    柳月儿醒来后,看了一眼身边。

    床上早就没有唐可怡和厉云惜的身影了。

    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昨晚是在做梦。

    不过看着这陌生的房间,柳月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昨晚就是和唐可怡厉云惜一起睡的。

    只是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起床离开了而已。

    柳月儿坐起身。

    看到床头上干净的校服后,嘴角微微勾起。

    眼里满是暖意。

    拿过校服换上,去洗手间里洗漱了一下。

    身上那些伤口淤青虽然还是会疼,但是比起之前已经好太多了。

    洗漱后,这才开门走出去。

    结果一开门,就看到了从对面房间打开门出来的沈江。

    沈江有些迷糊,眉头紧皱,似乎很难受的样子。

    他打开门,看到从对面房间里走出来的柳月儿。

    微微蹙眉,伸出手,揉了揉脑袋。

    宿醉的后果简直是难受死。

    “好点了吗?”

    沈江没有忘记柳月儿的身体,沙哑着开口。

    “嗯,好了。”柳月儿冲着沈江笑了笑。

    随后又看着沈江这个样子,有些担心,上前,扶住了沈江。

    沈江笑了笑,“没事。”

    随后,和柳月儿拉开距离,向着楼下走去。

    一下楼,就听到厉云惜的笑声。

    “哥,你别抢我的!啊啊啊,二哥,我的那个被大哥给吃了,你再给我做一个。”

    厉云惜看到自己的点心被厉君承抢走,顿时气急,一跺脚,委屈的就跑进了厨房里。

    去找厉君诺了。

    唐可怡笑的肚子疼。

    余光瞥到柳月儿和沈江下来,连忙冲着柳月儿笑起来。

    “月儿月儿,这是你的,我给你收起来了。”

    唐可怡连忙冲着柳月儿招手,神秘兮兮的拿出了一份点心。

    厉君承看到后,顿时变了脸色。

    盯着唐可怡……手里的糕点。

    怪不得他刚才没见,原来是被她给藏起来了。

    “你都吃了好几个了,这个不能给你吃了,是月儿的!”

    唐可怡一看到厉君承的眼神,顿时警惕起来,护着点心跑到柳月儿的身边。

    厉君承顿时委屈了。

    厨房里,香味不断的传出来。

    他跑到厨房前,看到厉云惜正在里面大快朵颐的样子,羡慕的不行。

    后悔死了!

    早知道昨晚不得罪厉君诺了。

    这厉君诺也太能记仇了!

    特意一早起来做他爱吃的点心。

    还故意不给他吃。

    要知道,昨晚喝了酒,现在的他是最饿的时候!

    这厉君诺绝对就是故意的。

    厉云惜看到厉君承这么羡慕的样子,笑眯眯的在里面端着盘子吃着。

    时不时还冲着厉君承投去一个得意的眼神。

    故意气厉君承。

    柳月儿站在那里,看着厉云惜厉君承还有唐可怡他们开心的样子,嘴角微微勾起。

    羡慕的不行。

    一直以为厉家的兄妹三人很高冷,现在接触看看,他们真的是挺好的。

    特别的善良,也没有什么架子。

    像他们这种家庭显赫的少爷小姐,一般都会娇气啊之类的,接触了他们三个人后,柳月儿才刷新了自己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