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八章 莫名其妙
    女人之间,有些时候感情就是很莫名其妙的。

    不过一晚上的功夫,厉云惜和唐可怡还有柳月儿三个人的感情就变得格外的好了。

    聊到了很晚,唐可怡和厉云惜都不想回房间睡觉,索性就三个人挤在了一张床上睡觉了。

    好在她们三个人都很瘦,睡这么一张床一点也不会挤。

    “那个张晓柔也太过分了吧!”

    厉云惜听着柳月儿说起张晓柔和她之前感情那么好,顿时为柳月儿感觉到不平起来。

    很是生气。

    柳月儿躺在那里,看着天花板,嘴角微微勾起,平静的笑了笑。

    “还好,其实,我能理解,这么多年来,她应该也很难过,明明喜欢叶牧泽,却不敢表现出来,还要帮我出谋划策去追求叶

    牧泽。”

    今天躺了一下午,柳月儿自己一个人想了很多。

    其实张晓柔也没做错什么,她追求叶牧泽是她的权利。

    自己也没有办法去指责她。

    只不过张晓柔利用自己是挺过分的。

    “什么还好啊,简直就是过分。”

    厉云惜气不过,要是她的朋友追她喜欢的人,她肯定会和那个人绝交的。

    不过,厉云惜又想了想,还好自己没有几个朋友。

    也就是可怡姐姐和眼前的柳月儿了。

    她一点也不担心她的阿栗哥哥被人给追走。

    “其实之前晓柔对我真的很好的。”

    柳月儿还是有些很心疼的。

    自己以前就只有张晓柔这么一个朋友。

    这一下子突然变成了这样。

    让她心里很不舒服,就好像空了一块一样。

    而且,张晓柔带走的不只是她们之间那么多年的友情,还有她最美好的十年。

    她暗恋叶牧泽这最美好的十年的时光。

    “你现在还说她对你好,你看看她这真的是对你好吗?我都看不下去了。”

    厉云惜有些无奈,接触起来,这柳月儿真的是太心软了。

    “嗯,以前我冬天肚子疼,她会跑很远帮我买热水袋,还有很多这样的事情,我知道,当初她做这一切的时候,是真的为我

    好。也是真的拿我当朋友。”

    柳月儿回忆着,嘴角微微勾起。

    现在的她,提起张晓柔来,已经没有多少恨意了。

    她已经释怀了。

    要是一直生活在仇恨中,那人生该有多难过无聊啊。

    况且,现在她还有厉云惜和唐可怡了。

    失去了张晓柔,得到了她们两个这么好的朋友。

    “对了,那个苏暖你不认识吗?”

    唐可怡突然提起来那个苏暖。

    今晚也没有联系苏暖,不知道苏暖怎么样了,那些人得到沈江的警告后,应该不敢去找苏暖的麻烦了吧。

    “我不认识啊。”

    柳月儿看样子是真的忘了。

    今天看到苏暖的时候,她也没有想起来苏暖是谁。

    她还以为苏暖是唐可怡和厉云惜的朋友。

    “真的不认识了?好吧。”

    唐可怡看到柳月儿是真的不认识了,淡淡开口。

    “苏暖人也挺好的,以后我们可以约她一起出来吃饭,月儿姐姐,你看你身边还是有那么多的好朋友的啊,苏暖对你那么好

    ,你不用难过那个张晓柔的离开,还有我们不是吗?”

    厉云惜安慰着柳月儿。

    三个女孩子躺在床上,聊的特别的开心。

    时不时的还传出一阵阵的笑声来。

    沈江本来还想看看柳月儿有没有事。

    走到门口,就听到房间里传出的三个女孩子的笑声,便听了下脚步。

    心里松了口气。

    有唐可怡和厉云惜照顾柳月儿,他也放心了不少。

    希望柳月儿能和她们一起变得开心起来。

    就在沈江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厉君承突然从隔壁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看到沈江站在门口,冲着沈江挑了挑眉。

    “一起喝杯?”

    沈江本来不爱喝酒的,听到厉君承的话,犹豫了一下,随后淡淡点头。

    “好。”

    他说完,就看到厉君诺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睡眼朦胧。

    扫了他们一眼,一言不发的跟着他们下楼。

    喝酒这种事情,厉君诺最喜欢了。

    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喝醉过。

    厉君诺虽然不喜欢喝酒,但是他特别想知道喝醉是什么感觉。

    每次厉君承喝酒,他都会跟着一起,结果就是他把烂醉的厉君承给扛回房间,他越喝越精神抖擞。

    医生说这和他嗜睡有关系。

    所以,很多时候,厉君诺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他一般都会提前喝些酒,防止自己睡着。

    这会睡意朦胧的跟着厉君承沈江来到房间里,看着房间里的酒,厉君诺清醒了一些。

    抱着酒瓶就开始喝起来。

    厉君承特别的羡慕厉君诺这个功能!

    这要是用来应酬,那绝对是无敌了。

    可惜啊,他这个弟弟向来最讨厌的就是应酬了。

    要他出去应酬,可比登天还难。

    “你是不是对那个柳月儿动了感情了?”

    喝酒的时候,厉君承随口问了一句。

    其实,这句话才是今晚他约沈江喝酒的重点。

    沈江喝了两杯,脸有些微红,不过眼神极为的清醒。

    扫了一眼厉君承。

    冷冷开口。

    “没有。”

    听到沈江的话,厉君承笑起来。

    盯着沈江。

    很显然的不相信。

    冲着沈江缓缓开口。

    “真的吗?我可从来没见你对哪个女人这么好过。”

    厉君承想了想,还真是,认识沈江这么多年,沈江的身边,除了厉云惜,就从来没有出现过别的女人。

    有些时候厉君承和厉君诺都怀疑沈江到底是不是喜欢男人。

    不过现在柳月儿的出现,让他们打消了这个念头了。

    事实证明,沈江的取向应该是正常的。

    想到这里,厉君承冲着沈江笑了起来。

    沈江看到厉君承的笑容,直接白了厉君承一眼。

    “我就是感觉挺对不起她的。”

    要不是之前他在医院里对柳月儿那么亲密,柳月儿也不会被方卉她们给欺负成这个样子。

    因此,他现在对柳月儿做的那些事情,都是因为内疚而已。

    “你要是因为内疚的话,还是离她远点吧,不然,这么照顾她,会很容易让她依赖上你,喜欢上你。”

    厉君承对于感情这块看的很明白。

    善意的提醒了沈江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