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章什么关系
    “你来这里干什么?”张晓柔反应过来,盯着柳月儿,眼神有些紧张。



    握着饭盒的手不自然的紧了紧。



    柳月儿清楚的看到了张晓柔的这一举动。



    她和张晓柔认识了这么多年了,自然知道张晓柔的这个动作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里一寒,冷冷的回了张晓柔一句。



    “我来这里干什么还要和你报备?”



    张晓柔听到柳月儿的话,一怔,接着,伸出手拉着柳月儿的手就向着楼梯间走去!



    “你跟我来!”



    张晓柔冷冷开口。



    柳月儿被她拉着向着楼梯间走去的时候,手腕疼的厉害。



    张晓柔用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



    “你松开我!”



    柳月儿冷吸了一口气,连忙开口。



    张晓柔就装作好像是听不到柳月儿的话一样,一直等到把柳月儿拉到楼梯间的时候,这才甩开了柳月儿的手。



    她甩开柳月儿的时候用力过大。



    由于惯性。



    柳月儿直接被甩到了墙上。



    肩膀重重的撞到了墙上。



    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你疯了吗?!”



    柳月儿稳住身子,生气的冲着张晓柔开口。



    张晓柔抱着饭盒,平静的看着柳月儿。



    可是,柳月儿却在她平静的眸子里看出了疯狂和偏执!



    眼前的张晓柔,和以前她认识的那个完全就是判若两人。



    “柳月儿,我告诉你,我现在是叶牧泽的女朋友,你最好离他远点。”



    张晓柔的话,就好像一道惊雷。



    直接在柳月儿的头上炸开。



    柳月儿有些懵。



    愣愣的站在那里,许久,才反应过来张晓柔的话是什么意思。



    大脑一片空白。



    浑身的力气也好像被抽干了一样,四肢麻木,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啪!



    柳月儿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手掌心麻麻的。



    眼前的张晓柔正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



    “张晓柔,我以前就是瞎了眼,才会对你那么好!”



    柳月儿咬牙,冷冷开口。



    张晓柔捂着脸,也刚反应过来。



    不敢相信的看着柳月儿。



    柳月儿居然敢动手打她!



    居然敢对她动手。



    只是,张晓柔突然又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眸光一冷,捂着脸哭起来。



    “月儿,对不起,我也控制不住,我是真的喜欢叶学长,我是真的爱他。闪舞”



    张晓柔委屈的哭起来。



    柳月儿看到这一幕,深吸了一口气,别过脸去。



    她不想看到张晓柔这幅惺惺作态的样子。



    尤其是又想到以前张晓柔说等自己结婚了,她来给自己和叶牧泽当伴娘,她心里就觉得恶心。



    还有什么以后她要当自己和叶牧泽孩子的干妈。



    想到这里,柳月儿的眼泪就忍不住了。



    啪嗒啪嗒落了下来。



    “你要是拿我当朋友,就不会爱上他!”



    柳月儿声音哽咽,很努力的在压抑着自己的怒意。



    “对不起,对不起,你要是不够解气,就多打我两下解解气,多打我两下!”



    张晓柔一直委屈的给柳月儿道歉,说着,还紧紧的抓着柳月儿的手腕,让她用力的打在自己的脸上。



    只是,打在她脸上的力气小。



    她捏着柳月儿手腕的力气却格外的大。



    柳月儿有些吃痛,眉头紧皱,抬手挥开张晓柔的手。



    “放手!我算是看清楚你了,张晓柔,你根本就没拿我当过朋友!我告诉你,你和叶牧泽绝对不会幸福的!从此以后,我柳月儿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你,就当没有认识过叶牧泽!祝你们……永远不会幸福!”



    说完,柳月儿便转身离开。



    可是一转身。



    就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女人。



    脸色顿时变了。



    “阿,阿姨……”



    柳月儿的脸色惨白。



    她根本不知道叶夫人在这里。



    也完全不知道叶夫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啊。



    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柳月儿紧张起来,身子有些颤抖。



    她,她刚才说的话,可能,可能都被叶夫人听到了。



    “别叫我阿姨!柳月儿,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是,我以前是不想让你嫁给叶牧泽,因为你没有生育的可能,不过,你以前表现的那么好,我后来想了想,不能生的话,可以找人帮忙,或者是给你好好调养下身体,只是,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女孩子,真的是太令我失望了!”



    叶夫人想到柳月儿刚才说的话,心里有些后怕。



    幸好当初她没有一心软,让柳月儿嫁到自己家里来。



    现在看明白她的面目,也不算太晚!



    “阿姨……不,不是……我……”



    柳月儿听到这些话,眼泪直接出来了,心里揪疼的厉害,想要解释。



    可是叶夫人直接打断了她要解释的话。



    “不用解释了!你走吧,以后别来见我了!还有,泽儿和柔儿的幸福,有我祝福就够了,他们以后一定会比你要幸福的!”



    叶夫人看着柳月儿,眼神里满是厌恶。



    说完,这才看了张晓柔一眼,眼里满是温柔。



    张晓柔眼底闪过一丝得意的笑。



    连忙向着叶夫人走过去,亲昵的挽着叶夫人的胳膊,就好像是母女俩一样。



    柳月儿站在那里,浑身僵硬。



    好像被人浇了盆冷水冻住了一样。



    呼吸渐渐的困难起来。



    就在这时候!



    突兀的脚步声响起。



    啪嗒……啪嗒……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在这黑漆漆的楼道里,给人一种极为压抑的感觉。



    “好巧啊,叶夫人。”



    穿着白色医生服的男人从楼梯缓缓走上来。



    男人的表情淡然,扫了她们三个人一眼。



    很显然的,刚才她们的谈话,已经被这个男人听到了。



    柳月儿看到突然出现的男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嗯,沈医生。”



    叶夫人看到沈江的时候,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又反应了过来,冲着沈江不冷不淡的应了声。



    “我不在的这一会,就被欺负成这样了?”



    沈江随后又将目光落在了柳月儿的身上,语气充满了怜惜。



    此话一出,柳月儿张晓柔还有叶夫人都愣住了。



    尤其是柳月儿,呆呆的看着沈江,反应不过来沈江说的话。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张晓柔突然盯着柳月儿,冷冷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