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七章始乱终弃
    看到唐可怡站在门口的时候,莫琛的心里一沉,脸色很不好看。

    “我,见你没在卧室……”唐可怡紧张的看了莫琛一眼,解释着。

    她其实并没有别的意思。

    莫琛听到她的话,眸光犀利,如老鹰般一样,死死的盯着她。

    似乎在思考她的话的真假。

    随后,他盯着唐可怡,冷冷道:“你刚才听到了什么。”

    “没有。”唐可怡连忙摇头,“我刚过来。”

    她看着莫琛,眼里有些紧张。

    身子也微微有些颤抖的样子。

    看到唐可怡的表现,莫琛想了想,便关上了书房的门,“回去休息吧。”

    他最近难得清闲,以前忙起来,熬夜到很久,现在有时间休息了,还是要早点休息比较好。

    “恩。”唐可怡点头,跟着莫琛回卧室。

    刚进卧室的门,唐可怡便冲着莫琛开口。

    “谢谢你,面条很好吃。”

    唐可怡这绝对不是在奉承莫琛。

    而是发自内心的。

    莫琛的厨艺真的很好,那面条,绝对是唐可怡吃过最好吃的了。

    看看莫琛,长得帅,又有钱,还厨艺那么好,也就是因为这个臭脾气,才会一直都没有女朋友。

    果然,人无完人。

    要是他的脾气能变得温柔,那就完美了。

    想到这里,唐可怡连忙摇头。

    这些都和她没有关系。

    她现在要考虑的是好好上学,然后想办法自己创业赚钱。

    等到如果有一天要离开莫琛的话,也不至于那么落魄无助。

    现在和莫琛一起的日子,她也会好好的珍惜的。

    莫琛听到她的道谢,伸出手解着自己衬衫上的纽扣,幽幽道:“你知道我想要你怎么感谢我。”

    他一本正经的开口。

    听到莫琛的话,唐可怡的脸颊咻的一下子红的不行。

    白了莫琛一眼。

    这莫琛,总是这样。

    厉云惜从餐厅里出来,肚子吃的圆鼓鼓的,饱饱的打了个嗝。

    可爱的不行。

    她回头,冲着身后的辰哥笑起来,“辰哥,我们现在回家吧。”

    辰哥的身边是阿栗。

    但是厉云惜全程直接忽视了阿栗,仿佛看不到一样。

    从酒吧离开的时候,阿栗就一直沉着脸。

    厉云惜也没有搭理他,让辰哥开车到了餐厅。

    吃了饭后,才回家。

    “恩,好。”辰哥冲着厉云惜笑了笑,只是笑完后,就有种想要哭的冲动。

    这阿栗一直在背后盯着他,他感觉到浑身发毛。

    有种被猎物盯上的感觉。

    只要是大小姐冲他笑一下,身后的冷意就加深一份。

    简直了!

    “那个,大小姐,我今晚还有事情,能不能先走啊。”

    上车的时候,辰哥突然想起来,冲着厉云惜抱歉的笑了笑。

    厉云惜闻言,眉头一皱,傲娇的看了他一眼,“有事?”

    “恩,是。”辰哥连忙冲着厉云惜讨好的笑了笑。

    厉云惜见他的笑容,表情有些严肃。

    想了想,这才道,“我知道了,你先走吧。”

    “恩恩,好。”辰哥这才如释重负,接着拍了拍阿栗的肩膀。

    “阿栗,你把大小姐送回去吧。”

    他冲着阿栗笑了笑。

    阿栗这才扫了他一眼,转身上车。

    一路上,厉云惜都没有和阿栗说话,抱着手机在那里看动漫。

    一直咯咯的笑个不停。

    她本来是有些醉意了,不过这么一折腾,早就都醒酒了。

    回到家里,厉云惜就向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阿栗没有跟上去。

    厉云惜回到房间里,一直没有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有些气恼。

    忍不住,转身向着外面走去,来到房间门口,看着外面。

    空无一人!

    好气!

    阿栗是打算什么都不和她解释吗?!

    厉云惜气恼的想着,转身,嘭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生着闷气,躺在,抱着枕头捂着自己的脸。

    阿栗在自己的房间里正收拾着东西,就听到了后面的脚步声。

    他没有回头,依旧不急不忙的收拾着。

    “阿栗哥,走之前,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们你的身份。”

    说话的是厉君承。

    他站在那里,靠着门,盯着阿栗忙碌的背影。

    眼神冰冷。

    阿栗听到他的话,这才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转头看着他。

    厉君诺站在厉君承的身边,两个人都盯着阿栗。

    阿栗扫了他们一眼,缓缓道。

    “没有什么身份。”

    厉君诺闻言,脸色直接变了,他脸上平时都是带着慵懒的神色,此时却格外的凝重。

    “阿栗哥……”

    厉君诺低声开口,“你和小九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如果,你想和小九在一起,还是把你的真正身份告诉我们吧。”

    阿栗听到厉君诺的话,冲着厉君诺幽幽道。

    “莫离,我叫,莫离。”

    他突然抬起头,盯着厉君承和厉君诺。

    说了这个名字。

    厉君承和厉君诺闻言,眉头紧皱。

    厉君诺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

    “莫离,莫离……”

    “莫琛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当初那个莫家的……是你?!”厉君诺突然反应过来,盯着阿栗,眼神有些震惊。

    厉君承听到厉君诺的话,脸色也是一变。

    他们之前猜测过这个阿栗和莫琛应该早就认识,而且,他们一直以为阿栗是莫琛的人。

    但是却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个身份。

    这让他们都有些难以接受。

    但是,当初那个莫离,不是已经死了吗!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他们家里,还在他们家里呆了那么多年。

    “是我。”

    阿栗直接承认了。

    冲着厉君承和厉君诺淡淡道。

    厉云惜躺在,抱着怀中的娃娃,柔软的感觉让她昏昏欲睡。

    只是,心里闷闷的,很是难受。

    她听着耳机里的歌。

    很快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

    穿着一袭黑衣的男人走了进来。

    站在床边,看到躺着的女孩子,眼里的冷意散去,柔化成一汪。

    上前,将她戴着的耳机摘了下来,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给她盖好被子,然后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阿栗看着她睡着的样子,眼里满是柔情。

    很是不舍。

    盯着她看了许久,这才伸出手,将房间里的灯关上。

    转身,向着外面走出去。

    厉君承和厉君诺靠在外面的墙上,看着阿栗出来,缓缓开口。

    “你就这么走了?对我们家小九始乱终弃?”厉君承声音里有些不悦。

    v本文/来自\瓜 子小 说网   gzbpi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