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八章 啜泣起来
    第七百五十八章 啜泣起来

    “阿栗哥哥,阿栗,臭阿栗,你要干什么啊,放开我!”厉云惜有些莫名其。

    被阿栗拉着进了洗手间里。

    唐可怡和莫琛听到动静,回头就看到阿栗拉着厉云惜进了洗手间。

    唐可怡有些急了,刚要跟上去,就被莫琛一把抓住了手腕。

    “别,我们先回车上。”莫琛淡淡开口。

    听到莫琛的话,唐可怡的脸色微变,有些担心,“可是,小九她”

    好像是和那个阿栗吵架了,那个阿栗看起来那么凶的样子,会不会欺负小九啊。

    “没事,你放心就好。”莫琛淡淡开口。

    他很清楚厉云惜和阿栗之间的事情,而且,也对阿栗很放心。

    阿栗虽然沉默寡言不爱说话,可是,他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很有数。

    尤其是,面对厉云惜的时候。

    “那,好吧。”唐可怡还是有些不放心,目光落在洗手间的方向,不舍的看了一眼,就跟着莫琛向着点头走去。

    被阿栗突然拉进了洗手间里,厉云惜的脸色涨红,气鼓鼓的,瞪着阿栗。

    显然很是生气的样子。

    “臭阿栗,你干嘛!”

    此时,她已经被阿栗关在了洗手间里。

    两个人挤在狭小的隔间中,厉云惜突然就感觉到气氛暧昧了起来。

    厉云惜好像想到了什么,小脸蛋突然就红扑扑的,呼吸急促,盯着阿栗,紧张的不行。

    “你,你要干什么,我,我告诉你,我,我还未满十八岁,你要是敢欺负我爹地会打死你的,哥哥他们会把你打活了再打死你的”厉云惜装作害怕的样子,伸出手,挡着自己的胸口,警惕的看着阿栗。

    紧张道。

    阿栗本来很不高兴的,可是听到厉云惜的话,直接无语了。

    自己的怒意也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无奈的看着厉云惜,突然,上前,一把将厉云惜抱在了怀中。

    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幽幽的叹了口气。

    厉云惜突然被阿栗拥入怀中,身子僵了僵,又听到他的叹气声,心里心疼起来。

    “阿栗哥哥你怎么了?”厉云惜突然紧张的开口,声音很低,有些心疼。

    听到厉云惜的话,阿栗眸光微闪,抱着厉云惜的手紧了紧。

    每当他听着她这么温柔的对自己说话,他都有种想要把她给吃了的冲动。

    这么多年,看着她这么多年,他感觉自己都快要忍不住了。

    还要两年呢。

    她还要两年才能成年。

    好慢。

    阿栗的眼神里满是无奈。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厉云惜突然想起来什么,紧张的和他拉开距离,抬起头,盯着他,翘起脚,伸出手想要给他揉太阳穴。

    可是,当她抬起头的那一刻,阿栗的脸便低了下来。

    直接冲着厉云惜的唇印了上去。

    只是轻轻印了一下,便拉开了距离。

    厉云惜愣在了那里,她看着阿栗面不改色的样子,感觉刚才发生的事情好像就是做梦一样。

    有些反应不过来。

    要不是看着阿栗微红的耳垂,她可能真的就把刚才的事情当成了自己的幻觉了。

    “阿栗哥哥,你刚才,亲我了?”厉云惜的神色复杂,盯着阿栗,认真的开口,她想要确认。

    只是,她的话一出,外面突然传来噗嗤的一声笑声。

    应该是上厕所的人听到了厉云惜的话,有些暗道这个女人的蠢。

    都拉进厕所里了,不就是为了做那些事情么。

    听到外面有人,厉云惜顿时丢的不行,连忙扑到了阿栗的怀中。

    听着阿栗扑通扑通的心跳声,脸颊腾的一下子红了起来。

    伸出小手,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唇。

    眼里满是笑意。

    刚才,阿栗哥哥居然亲她了诶。

    阿栗并不知道怀中的厉云惜是在笑,他以为厉云惜很反感自己的亲吻。

    还以为,她在偷偷的抹眼泪,啜泣呢。

    “对不起”

    阿栗突然低声开口。

    声音很冷。

    厉云惜冷不丁的听到阿栗的话,身子僵了僵,没有抬头,依旧在他的怀中,声音有些颤抖。

    “为什么。”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亲了自己又要给自己道歉。

    “是我越矩了。”阿栗想了想,低声开口,如果厉云惜此时抬起头的话,就能看到他平时总是冰冷毫无温度的眸子里的那些悲伤。

    “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在你身后,守着你。”阿栗突然开口。

    厉云惜听到他的话,将他推开,看着他。

    震惊过后,而是难过。

    这是她,第一次听阿栗说这么多的话。

    可是,阿栗这些话的意思,她也听懂了。

    什么叫在她的身后,守着她!守了十几年了,他难道就还没有守够吗?!

    “阿栗”厉云惜的眼眶有些红,看着阿栗表情冷淡的样子,心里好像有地方开始疼起来。

    她气的不行,抬手,想要去打阿栗,可是看到阿栗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样子,又不忍心了。

    气的跺脚,看着他的胳膊,抱起他的胳膊,张口就在他的手腕处咬了下去。

    什么叫在她的身后守着她!

    这个蠢货!蠢阿栗,臭阿栗,坏阿栗!

    她不要理他了!

    以后都不要理他了!

    阿栗面不改色,任由她咬着自己。

    就好像,她咬的不是自己胳膊上的肉一样。

    厉云惜咬完,就松开了阿栗的手,转身,打开隔间的门,就像着外面走去。

    阿栗站在厕所隔间里。

    抬起手,看着自己手腕上渗出的血印,有些无奈。

    他并没有感觉到有多疼。

    只是,伸出手轻轻的触碰到落在自己手腕上的那滴滚烫的液体的时候,心里突然骤疼了一下。

    小九哭了?

    他连忙跟着追出去,看到厉云惜气恼的背影,连忙跑着追上去。

    厉云惜正生气呢,浑然没有注意到前面拐角处跑出来的孩子。

    那个孩子也没有看到厉云惜,两个人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撞到了一起。

    “啊”厉云惜直接被那个小孩子给撞倒,惊呼一声,闭上眼睛,以为会摔得很疼。

    可是闭上眼睛后,预料的疼痛并没有出现,而是直接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阿栗哥哥。”厉云惜有些后怕,看着抱着自己的阿栗,连忙站稳,扑到他的怀里,啜泣起来。

    阿栗看到她哭的样子,直接急的手足无措了,他连死都不怕,就怕厉云惜哭!

    x瓜子  gzbpi 手2 打更 新0更z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