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三章 痛昏过去
    第七百三十三章 痛昏过去

    回到教室里。

    唐可怡看到班里的同学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

    不过,她也没有在意,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拿出书本认真的看起来了。

    刚才她已经发短信约了老师,中午单独去补习。

    现在还没到时间,现在先预习一会。

    班里的同学她也不认识。

    而且,今早这么一闹,当时有几个很巧的也是她班里的学生,很快,她的事情就在班里传开了。

    当然,也都是一些不好听的话。

    无非就是说唐可怡是什么被包养的小情人,什么小三啊之类的,什么原来打工妹服务员上位。

    圣斯利学院的学生百分之七十都是家境优越很好的,当然,有一些家庭一般的,但是那些家庭一般的,也没有这么不济。

    就算有些很穷的学生,那些学生起码学习好,在某个专业成绩很好。

    不像唐可怡这样,成绩既不好,家庭又不好。

    圣斯利学院长得好的女孩子很多,但是并没有几个花瓶。

    而且这个学院里的学生,向来就瞧不起花瓶。

    让唐可怡松了口气的是,班里没有人主动招惹她的麻烦。

    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突然,唐可怡的手机颤了颤。

    她连忙拿出手机,看到短信。

    点开,是莫琛发来的。

    “在学校里怎么样?”

    “恩,挺好的,不用担心。”唐可怡想了想,回复了过去。

    她并不想把莫琛给牵扯进来。

    而且,也不想麻烦莫琛了。

    莫琛在办公室里,看到唐可怡发过来的短信,直接沉了脸色。

    挺好的?

    这个蠢女人。

    想到这里,莫琛眸光冷了冷,有些不很高兴。

    这个蠢女人是没把自己当回事吗。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还不告诉自己!

    想到这里,莫琛就有些按耐不住了,现在就想冲到唐可怡的身边,骂她两句解解气。

    “莫少!”看到莫琛要走,尘风直接急了,连忙开口。

    “一会还有个会议要开,这次真的不能再放对方的鸽子了。”尘风冷汗都快下来了。

    这莫琛的脾气也急,当初刚开始接手公司的时候,这暴脾气没少得罪人。

    手段也狠了些,因此才会在外面落得那些不好听的名声。

    莫琛冷冷的盯着尘风,似乎有些不悦。

    尘风虽然怕莫琛,但是还是硬着皮头和莫琛对视,苦笑着。

    看到尘风的样子,莫琛知道,这次的会议的重要性,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

    冲着尘风道:“中午在她学校附近的餐厅订个位子。”

    “好。”尘风闻言,这才松了口气,点头笑起来。

    只要他们莫少别那么任性一言不合就别人放鸽子,那什么都好说。

    他也不会在他身边干的那么苦逼了。

    唐可怡没有收到莫琛的回复,她本来想要将手机收起来,却看到了昨天唐母给她打电话的那个号码。

    身子有些微颤。

    想了想,拿着手机向着外面走出去。

    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将电话给回了过去。

    只是,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

    她本来快要放弃的时候,突然电话被接通了。

    “谁啊!”那边顿时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唐可怡听到这声音,眉头皱起,有些纳闷,“唐伯母,是你吗?”

    “小,小怡?是你吗?”那边的人听到唐可怡的声音,顿时激动起来,完全没有刚才的不耐烦了,满是高兴。

    “是我,唐伯母。”唐可怡笑起来,眼中存着泪水。

    “昨天我妈……是不是用你的手机给我打过电话了?”

    唐伯母是村长的妻子,性子泼辣,但是人很善良,之前很照顾她。

    唐可怡在村里,也就只有村长伯伯和村长妻子对她最好了。

    “是,那个,小怡,我,其实……”村长妻子有些犹豫的样子,似乎在纠结什么事情。

    唐可怡听到她的话,有些疑惑,“怎么了?”

    她心里总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之前你妈在的时候我们也不敢给你说,那个,其实,你不是你妈亲生的,你是被她从外面领回来的,这么多年,看着他们一家这么欺负你,我真的是很心疼,可是,小怡,我和你妈是妯娌,你应该会明白我的为难之处吧。”村长妻子说起来这事,很是自责内疚。

    唐可怡闻言,眼泪在眼眶里不断的打转。

    “没事,伯母,我已经知道了,我是想问问,我亲生父母的线索。”她哽咽着开口。

    “这,你妈没告诉你?”村长妻子闻言,直接愣住了,声音有些异常。

    唐可怡皱眉,总感觉到村长妻子的话有些不太对劲。

    “没有啊,我今天打电话是想问问她。”唐可怡知道,可能唐母不会告诉自己,但是她还是想问问。

    可能,只有唐母知道她自己以前的身世下落。

    “你难道不知道?”村长妻子的声音有些颤抖。

    唐可怡迷茫了。

    “不知道啊,怎么了?”

    “你妈昨晚去世了!小怡,你听我说,你别回来了,以后有多远就走多远,你那个哥哥不是东西,你爸也不是个东西,你要是落在他们的手里,会死的很惨的,我真的不想看着你这辈子就这么毁了。”

    村长妻子也顾不上什么了,叮嘱着唐可怡。

    唐可怡的脸色直接变了,呆站在那里。

    “什么,她,她怎么死的?她怎么能死啊,我,我还不知道我到底是被她从哪里抱来的啊……”唐可怡的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来。

    她还没有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你妈昨晚失足落水死了,有人说是她作恶太多,被水鬼给害死了。你的身份,可能只有你妈知道,你爸前段时间喝酒的时候,有人还问过他你的身份,可是你爸说是你妈从外面捡回来的,具体是从哪里捡的,他也不知道。”村长妻子叹了口气,心疼道。

    唐可怡挂掉电话,呆呆的站在那里,眼泪不断的涌落下来。

    她怎么能死!

    那,自己是不是这辈子都找不到亲人了。

    想到这里,唐可怡有些无助。

    缓缓的靠墙蹲下,抱头哭起来。

    她真的很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还有自己的家人。

    “晴姐,她在这里呢。”

    就在这时候,唐可怡感觉到有好多人向着自己走过来。

    她连忙抬起头,结果就看到有人用麻袋,把自己的脑袋给套了起来。

    眼前一片漆黑……

    接着后颈处被人用力一打,直接痛昏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