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四章我要娶她
    “我想好了,我要娶苏简,以后在她的身边陪着她,照顾她。闪舞”



    以前发生的那些事情,他都不会介意,他介意的是以后,以后他一定会好好照顾苏简,不让她再受到任何的伤害的。



    至于苏家那些事情,就由他来帮苏简处理吧。



    他虽然比苏简小,可是他是个男人。



    为了心爱的女人做任何事情都不过分。



    他不会再看着苏简受这样的委屈了。



    他的话,让保姆听着感动的不行,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来,不断的哽咽着。



    “好,我会陪你,到时候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可以尽管开口说。”黎锦玉听到白君言的话,也感动的不行。



    冲着白君言豪爽的开口。



    白君言感激的看了黎锦玉一眼,冲着她笑了笑。



    随后,他又看着保姆。



    “阿姨,其实,苏简的这些事情,我虽然没有调查过,但是还是清楚一些的,那个蔺医生,我不知道他是谁,可是,我猜他应该是苏简的心理医生吧。”白君言淡淡开口。



    保姆一听,愣了一下,反应了过来,哽咽着点了点头。



    “是。”



    “只是这两年苏简小姐的状况好多了,所以就没有再怎么联系过蔺医生。”



    “你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白君言冲着保姆道。



    保姆一开始有些犹豫,不过看到白君言的目光后,这才点了点头。



    她掏出手机,把蔺医生的手机号给了白君言。



    白君言将那个蔺医生的联系方式存到了手机里。



    “现在苏简的情况怎么样了?”黎锦玉担忧的看着白君言,想要进去看看苏简,却被白君言给拦住了。



    “没事了,老大,大嫂,你们回去休息吧,苏简这边,有我照顾着,你们放心吧,会没事的。”



    白君言冲着厉封川和黎锦玉淡淡的笑了笑,只是笑容里看起来有些苦涩。



    景阳一直在后面默不作声,听到这里后,突然冲着黎锦玉和厉封川道。



    “老大,景艺,我们先回去吧。”他劝着黎锦玉和厉封川,“现在苏简可能需要安静,小六在这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时候也不早了,你们快回家吧。”



    他们六兄弟里,景阳和白君言的关系可以说是很好的,白君言最小,几乎就是景阳他们看着他长大的。



    这几年的功夫里,白君言的变化太大了。



    从一个青涩纯真的小男孩,变成了现在这个有担当有责任心的男人。



    景阳的心里是即欣慰又觉得心疼无奈。



    其实白君言这些年过得也不容易。



    不过白君言比苏简还是要幸运一些的。



    至少白君言的身边有他们在。



    还有厉封川这个老大照顾着。



    这些年,白君言也没有受到过太大的委屈和危险。



    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们也都会有意的照顾下这个最小的弟弟,防止他遇到什么危险。



    这么多年,看着他长大,景阳他们其实心里还是有种当长辈的感觉。



    俗话说的好,长兄如父。



    他们都有这种感觉。



    “那,好,我们不打扰你了,你也注意身体,等苏简好点了,我再来看你们。”黎锦玉反应过来,冲着白君言和保姆淡淡道。



    笑容里带着几分安慰。



    白君言闻言,点了点头。



    也冲着黎锦玉笑了笑。



    目送着黎锦玉和厉封川景阳他们离开。



    站在电梯里,黎锦玉依偎在厉封川的怀中,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她想到苏简的事情,心里就感觉到很是酸涩难受。



    “小叔叔,苏简她会没事的对吧?”她哽咽着开口,抬起头,冲着厉封川柔声道。



    厉封川心疼极了现在的黎锦玉,连忙将她往怀里紧了紧。



    温声道。



    “会没事的。”



    一旁的景阳和他们一起站在电梯里,当他听到黎锦玉对厉封川的称呼的时候,脸色直接就变了。



    他看着黎锦玉,似乎有些诧异。



    只有以前的颜景艺才会这么称呼厉封川的。



    景阳心中猜测,黎锦玉是不是已经恢复记忆了。



    黎锦玉和厉封川都注意到了景阳的眼神变化,黎锦玉也看出了景阳到底在想什么,冲着景阳笑了笑。



    “我只是想起来一些事情,还没有完全的记起来。”



    黎锦玉的话,让景阳眸光黯淡了几分。



    他还以为黎锦玉恢复记忆了。



    厉封川他们离开后,病房里就只剩下白君言和保姆了。



    白君言让保姆阿姨回家给苏简收拾东西了。



    保姆阿姨对白君言很信任,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就回去收拾东西了。



    等保姆阿姨离开后,白君言就冲着躺在床上的苏简道。



    “他们都走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白君言声音带着几分哽咽,心疼道。



    他说完,一直盯着苏简。



    可是苏简依旧躺在那里,毫无生气的样子。



    好像根本没有听到白君言的话一样。



    白君言一看到苏简这个反应,眼泪突然就落了下来。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自己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



    “苏简,这件事情错的不是你,你不用觉得没脸见我们,你是干净的,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干净的。”白君言上前,一把抓住苏简的手,哽咽着说道。



    说完,白君言就抓着苏简的手,趴在她的床边,哽咽着哭起来。



    很快,一道细微的哭声传了出来。



    苏简醒了过来,她抓着白君言的手,躺在那里,眼泪顺着眼角不断的落下。



    白君言察觉到她的反应,连忙抬起头,看着她。



    看到她脸上的泪痕,直接心疼的不行,俯身,低头吻去她脸上的泪水。



    “苏简,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嫁给我好不好。”



    他哽咽着开口。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当时向她表白的时候,她的反应会那么激烈。



    而且,自己吻她的时候,她会那么反感,像是疯了一样。



    原来她的心结都在这里。



    他和她认识这么多年了,他竟一点都不知道。



    这让他真的心疼的不行,也内疚的不行。



    苏简听到白君言的话,什么都不肯说,只是躺在那里哭个不停。



    眼泪不断的涌落出来。



    白君言知道她现在不想说话,所以他没有勉强她。



    抱着她,伸出手摸着她的头发,给予她安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