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三章可怕的事情
    她真的不知道,在苏简的身上,发生过那么多可怕的事情。闪舞



    苏简好像和她差不多大。



    却经历了这么多可怕的事情。



    真的让人很心疼,也很气愤。



    那些禽兽,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啊。



    “我当时都想拼了自己的老命把那些人给杀了!可是,可是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太太能做什么啊!我要是死了,苏简小姐在这个世界上,就,就真的没有一个亲人了。”保姆缓了缓,又继续哽咽着开口。



    “苏夫人虽然表面上对苏简小姐很好,可是我知道,背后苏夫人视作苏简小姐如眼中钉,苏简小姐这些年在家里也都是小心谨慎,性格偏僻孤冷,没有抢了大小姐的风头,所以苏夫人这才对苏简睁只眼闭只眼。”



    “老爷又经常在公司,不怎么回家,回家也只是看到表面,其实,他心里还是不疼二小姐的,每次他回家,都和苏夫人还有大小姐大少爷和睦相处,对苏简小姐也只是冷冷的态度。苏简小姐在家里的时候,就好像是一个外人,甚至有时候还要主动做我们佣人做的工作,给苏夫人刷碗拖地,甚至还要洗衣服。”



    保姆说道这里,心里难受的不行,哽咽着哭着。



    就是这么懂事听话的苏简小姐,可偏偏还经历了那些事情。



    保姆当时最先就想到了会不会是苏夫人派人下的毒手,当时就哭着想要去找苏老爷问清楚。



    可是却被苏简哭着拉着拦住了。



    她后来也真的庆幸没去找苏老爷。



    这才让苏夫人放过了苏简。



    可是现在,苏简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保姆如何能不心惊担心呢。



    她真的害怕又是那个苏夫人干的。



    这苏夫人,真的是要逼死苏简小姐吗。



    “难道这些事情都是那个苏夫人干的?”黎锦玉哽咽着开口,声音沙哑。



    保姆闻言,摇头,眼泪不断的涌落出来。



    她没有任何的证据指正是苏夫人干的。



    苏简这些年也一直沉默寡言,保姆也不敢说太多以前的事情和关于苏夫人的事情。



    她想要在暗地里调查这些事情,可是她只是个小保姆啊。



    在苏家一直都要战战兢兢认认真真的做事,怎么敢去偷偷的调查女主人呢!



    她就是想调查,也调查不到啊。



    “这些年,苏简小姐几乎不敢和男的打交道,无数次被噩梦惊醒,醒来的时候就抱着我哭,她甚至连喜欢一个男人的勇气都没有。”保姆想到苏简这么可怜的样子,身子都在颤抖。



    本来以为她长大以后嫁人离开了苏家就能幸福了。



    可是那年发生的事情,让她对男人都恐惧起来,根本不敢和男人接触打交道。



    这让保姆心都快要碎了。



    这对她来说,该有多么残酷可怕啊。



    想到这里,保姆呜咽着哭起来。



    黎锦玉听到保姆的话,气的浑身颤抖。



    就算苏简不是她的朋友,她听到这些事情的时候都会很生气,更别说,苏简现在还是她的好朋友了!



    想到这里,黎锦玉眼泪都出来了。



    她抓着厉封川的手腕,哽咽道。



    “小叔叔,我……”



    她想要帮苏简。



    可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毕竟是苏简的家事,是苏家的家事,她又怎么能去插手呢?



    “别急,别哭了,会没事的。”厉封川看到黎锦玉气成这样,顿时心疼了,连忙将她拥入怀中,轻声安慰着。



    保姆看着厉封川和黎锦玉恩爱的样子,心里更加难受了。



    想到苏简当年出事后,看到男人都怕成那个样子,眼泪就完全忍不住了,啪嗒啪嗒的落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景阳和厉封川看到保姆的身后,脸色皆都一变。



    保姆感觉到厉封川和景阳的视线后,有些感觉到了。



    含泪抬起头,转身看着自己的身后。



    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人,保姆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直接变了脸色。



    “白,白少爷。”



    刚才给苏简安置病房的时候,她得知了白君言的名字和身份。



    对白君言特别的喜欢。



    这些事情她真的都不敢让白君言知道。



    她怕白君言知道了会离开苏简。



    到时候苏简会更加伤心痛苦的。



    她前段时间知道苏简和一个男人关系很亲密的样子。



    不过苏简也没有告诉她太多具体的事情,她也从来不会多嘴去问。



    “小六,你……”景阳有些担心,看着白君言。



    看白君言的脸色,刚才保姆说的事情,估计白君言全部都听到了。



    黎锦玉这个时候也看到了白君言的出现,她眼眶一红,看着白君言,有些担心。



    “苏简的事情,我管了。”白君言的脸色一直不好看,他沉默了一会,突然冷冷开口。



    黎锦玉和保姆当时正紧张的看着白君言,等到白君言的话一说出来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尤其是保姆,眸光亮起来,又惊喜,又感觉到不可置信。



    随后又是感动的情绪充斥了她的心头。



    等她消化了白君言的话后,眼泪就忍不住了,哽咽着哭起来。



    “我们小姐真的太苦了。”



    她心疼的哭道。



    白君言听到保姆的话,脸色越发难看。



    他双手立在身侧,微微攥拳,接着抬起头看着厉封川。



    “老大,我要去苏家,提亲。”



    他似乎是下定了决心。



    眼神坚定,一字一句郑重的开口。



    听到白君言的话,保姆更加激动,眼泪也更加汹涌了。



    她真的没想到,这个白君言,知道了这些事情后,还会想要娶苏简小姐。



    她以为,白君言会为了面子,远离苏简的。



    要知道,在苏简的身上发生的那些事情,是任何男人都难以接受的啊。



    嘴上说着不介意,可是心里还是会介意的,尤其是,当无意间听到别人在背后的指指点点,真的会让人崩溃的。



    “你想好了?”厉封川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



    他看着白君言,淡淡开口。



    厉封川只是想要确认一下。



    不过他也是很了解白君言的,只要是白君言认定的事情,他就一定会做到的。



    而且,白君言很少会一时兴起,他所说的话,一定是经过了慎重考虑的。



    只是厉封川怕白君言现在是对苏简的同情,才会一时之间脱口而出说这种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