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二章就诊记录
    此话一出,保姆愣住了。



    黎锦玉也傻眼,盯着白君言。



    不过厉封川和景阳他们倒是比较淡定的。



    完全没有任何讶异的反应。



    医生听到白君言的话,连忙冲着白君言道:“病人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需要和你说清楚。”



    “到底怎么了?”白君言一听,直接就急了,盯着医生紧张的开口。



    “苏小姐受到了惊吓,情绪极为不稳定,而且苏小姐在我们这边有过就诊记录。”那医生恰好认识苏简。



    本来这种事情他应该是要保密的,但是他知道苏简的情况比较特殊。



    而且事情也比较严重。



    虽然医生疑惑苏简有男朋友的事情,不过他又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没见过苏简了。



    或许苏简已经走出困境了呢。



    “就诊记录?”白君言疑惑的看着医生,脸色不太好看。



    一旁的保姆一听,脸色直接变了。



    她看着医生,表情有些紧张。



    刚才她听到白君言说是苏简的男朋友之后,心里都兴奋死了。



    可是又想到苏简现在这个样子,她又开始担心。



    她不知道白君言到底知不知道苏简以前的事情。



    如果不知道的话,那么就一定不能让医生说漏嘴了。闪舞



    “那个,医生,我们现在能见到小姐吗?”保姆连忙打断了医生的话,将话题转移到了苏简的身上。



    白君言一听,也想到了苏简,询问医生。



    “对了,我们现在能见到她了吗?”



    “很快就会出来了,可是她的状态还不是很好,你们还是联系蔺医生吧。”那个医生点了点头,冲着白君言道。



    白君言一听,疑惑的皱眉,“蔺医生?他是谁?”



    他从来没有听苏简说过这个蔺医生。



    而且,眼前这个医生说的这些,他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这让他心里有种很自责的感觉。



    他和苏简的关系,虽然还没有戳破那一层,可是他以为他们的关系真的特别好了。



    可是现在想想,他对苏简了解的真的太少了。



    少的让他内疚。



    “好,谢谢医生。”保姆连忙应道。



    接着,她看着白君言,很是喜欢白君言这个男孩子,可是她眼里还是带着几分紧张不安的。



    黎锦玉和厉封川站在后面,什么都没说。



    医生说完后,急救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接着苏简就被人给推了出来。



    一看到她出来,白君言和保姆连忙迎了上去。闪舞



    便看到躺在推车上的苏简。



    苏简闭着眼睛,脸色惨白,身上穿着病号服,看起来毫无生气。



    看到她这个样子,保姆顿时哭了起来。



    心疼的不行。



    白君言脸色也不好看。



    心里很是自责内疚。



    他懊恼当时自己没有主动要去送苏简。



    如果自己还能像以前那样陪在苏简的身边,她也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白君言眼眶红了起来。



    等苏简在病房里安顿好以后,黎锦玉和厉封川都在外面等着。



    保姆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找那个所谓的蔺医生。



    白君言一直坐在病床边,握着苏简的手,默默地盯着她。



    看到白君言的反应,黎锦玉心里有些不忍心。



    她不知道白君言和苏简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她能感觉出来,白君言是真的很喜欢苏简的。



    苏简和白君言都是她的朋友,她肯定不想看到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受伤。



    她还是比较想要苏简和白君言在一起的。



    虽然苏简比白君言大很多,但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还是挺般配的。



    “苏简,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知道你醒了。”白君言突然冲着病床上的苏简开口。



    黎锦玉和厉封川在病房外面。



    他们没有进去打扰苏简和白君言的相处。



    保姆也很识相的出来了。



    看到保姆心疼的样子,黎锦玉走过去,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阿姨,会没事的,别担心了。”



    “恩恩,谢谢少夫人。”保姆抬起头,冲着黎锦玉笑了笑,只是眼里还是含着泪。



    她抬起手,抹了抹脸上的眼泪,似乎很是心疼的样子。



    看到她这样的反应,黎锦玉心生疑惑,不过还没等她询问,保姆就先开口了。



    “少夫人,厉少,我真的很感谢你们,小姐经常给我说,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是她这辈子最开心的时间了。”保姆一说到这里,眼泪啪嗒一下又落了下来。



    想到苏简小姐这么多年可怜的生活,保姆就心疼的不行。



    甚至是还有些气愤。



    当初害了苏简的那些贼人,怎么不就把他们给枪毙了呢!!!



    “怎么回事?苏简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黎锦玉脸色这才变了,她这才感觉到失态的严重性。



    紧张的看着保姆。



    其实黎锦玉忘了,以前夕锦和她说过苏简的事情,只是她失忆以后,就把这些事情都给忘记了。



    “我……”保姆看了厉封川和黎锦玉一眼,又看到他们身后的景阳,面色为难不安。



    好像是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的样子。



    “没事,你说吧,我们是苏简的朋友,我们都想她能好好的,这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也肯定不是偶然事件,我觉得,可能是有人想要害苏简。”黎锦玉猜测着。



    没想到,黎锦玉一说完,保姆直接哭了起来,像是抓到了救星一样,抓着黎锦玉的手哭诉道。



    “少夫人,厉少,求求你们了,救救苏简小姐好不好!”保姆苦苦的哀求着黎锦玉。



    黎锦玉和厉封川闻言,都变了脸色,互相看了一眼,心里纳闷。



    “别哭了阿姨,有什么事情慢慢说,别着急。”黎锦玉连忙拉着保姆的手,安慰着她。



    随后拿了纸巾递给保姆。



    保姆拿着黎锦玉递过来的纸巾,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哽咽着开口。



    将苏简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黎锦玉和厉封川。



    “当时苏简才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啊,那些禽兽,怎么就能下得去手呢。”说到这里,保姆甚至激动的哭起来,想要嚎啕大哭,可是想到了这里是医院,又怕影响到了里面苏简的休息,连忙伸出手捂着嘴,传出了悲戚的呜咽声。



    听到保姆的话,黎锦玉的脸色也变了。



    她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心里疼的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