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一章我是她男朋友
    以她的力气,怎么可能对抗得了这个大汉呢。闪舞



    她的奋力挣扎在大汉看来,都如同挠痒一般。



    甚至让他更加兴奋。



    “呜呜呜呜……”苏简痛苦的哭着。



    如果有可能,她真的想死了。



    当身上最后一片布被大汉的时候,苏简绝望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



    双目呆滞无神。



    那大汉兴奋的看着苏简的身体,就在他自己的衣服想要扑上去的时候,房门砰地一声被撞开。



    接着飞进来一个人影,重重的摔在地上。



    这变故把大汉给吓得不轻。



    慌忙提上裤子,回头就骂。



    “搞什么……”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地上躺着的范胜勇,脸色瞬间就变了。



    接着,他就被人抓了起来,一拳打在了鼻梁上。



    “苏简!”



    黎锦玉冲进来,看到不着一物的苏简,连忙跑过去,厉封川的西装,给她盖在身上。



    苏简眼里本来毫无生气,可是当她看到黎锦玉的时候,顿时双眸放光,激动的哭起来。



    “呜呜呜呜呜……”



    黎锦看到她的样子,心疼的不行,眼泪忍不住就落了下来。



    她伸出手,拿下塞在苏简嘴里的毛巾。



    “景艺,景艺……”苏简一能说话后,顿时抱着黎锦玉嚎啕大哭。



    黎锦玉看到她这个样子,直接心疼坏了。



    紧紧地抱着她,安慰着她。



    “没事了,没事了。”黎锦玉连忙抱着她。



    这边,景阳带来的人按着地上的那个大汉和范胜勇,对着两个人一顿暴打。



    打完,便拖着这两个人向着外面走出去。



    黎锦玉和苏简两个人在房间里。



    苏简看样子是被吓得不行,一直抱着黎锦玉哭着不肯松手。



    “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先把衣服穿上好不好,别着凉。”黎锦玉心疼的不行,轻声安慰着苏简。



    厉封川他们都在外面没有进来。



    苏简的衣服已经被撕坏不能穿了。



    黎锦玉只能让她先套着厉封川的外套,遮挡一下上身。



    就在这时候,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一脸焦急的白君言冲了进来。



    他恰好撞见了苏简衣衫不整的样子,脸色顿时红了。



    可是他眼里依旧满是焦急。



    冲着苏简跑过来。



    “苏简,对不起,对不起……”白君言一过来,心疼的看着苏简,连忙冲着她哽咽着道歉。



    黎锦玉看到白君言难受的样子,又扫了眼他身上的外套,连忙打断了他的自责内疚。



    “你把身上的衣服来给她穿上,先送医院,她脑袋受伤了。”黎锦玉看到了苏简额头上的鲜血。



    刚才苏简摔得那一下也不轻,整个人格外的狼狈。



    白君言听到黎锦玉的话,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应道。



    “好,好。”他自己的衣服,盖在了苏简的身上,然后上前,一把将苏简抱起来,向着外面走去。



    苏简看到白君言来的时候,已经泣不成声了。



    被他抱在怀中,苏简闻到他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一直揪着的心才放下,这经历了可怕的事情,一获救,苏简直接就在白君言的怀中昏迷了过去。



    看到苏简昏迷,白君言吓得不行。



    他抱起苏简就连忙向着外面跑去。



    黎锦玉在后面也反应过来,连忙追了上去。



    景阳手底下的人已经把车子给开过来了。



    白君言抱着苏简坐在后驾驶座。



    景阳上了副驾驶座。



    而黎锦玉则和厉封川回到了他们自己的车上,发动车子,跟着白君言他们的车子向着医院赶去。



    苏简家里的人也早已经得知了消息,到医院等着了。



    黎锦玉和厉封川下车,白君言这个时候也抱着苏简下了车。



    一位穿着普通的中年妇女连忙哭着迎上来。



    “二小姐。”



    那中年妇女看起来担心的不行。



    眼里满是泪水。



    “二小姐。”



    她看到苏简的样子后,更加的心疼了。



    白君言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苏简的身上。



    他看到医生和护士过来,连忙将苏简放在了推车上。



    和医院的工作人员一起向着救护室推去。



    那个中年妇女也连忙小跑着追上去。



    黎锦玉并不认识这个中年妇女,她现在和厉封川也在担心苏简的情况。



    和景阳白君言他们一起在急救室前等着。



    那妇人也追了上来,在后面站着,不断的来回走着,眼泪不断的落下来。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一定要没事啊。”那妇人双手合十,来回走着,嘴里也不断的念叨着。



    念叨的同时,眼泪也啪嗒啪嗒的落下来。



    黎锦玉看到她,有些心疼,走过去,抓住了她的手。



    “阿姨,别担心了,会没事的。”



    “少,少夫人。”那妇人看到黎锦玉的举动,又听到她的话,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



    “没事的,别担心了。”黎锦玉冲着她笑了笑。



    她听到妇人的称呼和反应的时候,就知道她的身份了。



    应该是苏简家里的那个保姆阿姨。



    “恩恩。”保姆阿姨哭着点了点头。



    苏简的母亲不在后,她是看着苏简长大的。



    因为苏简,她一辈子没嫁人。



    一直在苏家照顾苏简。



    在她的眼里,苏简就是她的亲生女儿。



    当年苏简出事,她心里就疼死了。



    这些年,好不容易看着她慢慢走出来,可是现在却又突然……



    她真的没有办法再看到苏简出事了。



    她就是心疼,苏简这个丫头。



    年纪轻轻的,怎么会遇到这么多的事情呢。



    老天对她也太不公平了。



    “好了好了。”黎锦玉看到她哭得这么凄惨,眼泪也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她拿着纸巾,递给保姆阿姨,连忙安慰着她。



    很快,急救室的门就打开了。



    看到医生出来,黎锦玉和保姆阿姨连忙起身上前。



    “怎么样了医生?”



    白君言是先到医生旁边的,他紧张的看着医生,眼眶微红,显然很是担心。



    “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医生扫视一圈,脸色有些凝重。



    听到医生的话,白君言的脸色直接变了。



    黎锦玉和保姆他们也都紧张起来。



    “我……”保姆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白君言打断。



    “我是她男朋友。”白君言坚定的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