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二章消防斧
    “是我,是我,小叔叔,我们回去好不好,你的衣服,要赶快来。闪舞”黎锦玉连忙哽咽着开口。



    她看到厉封川的反应,又心疼又害怕。



    她真的好怕厉封川出什么问题。



    厉封川被她扶起来,靠着她,和她一起一步步的向着外面的大床走去。



    看到大床的时候,厉封川的大脑里轰的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炸开。



    他的身子越来越热,甚至开始热的烫手!



    他现在脑子里所有的念头想法,就是把黎锦玉给推倒在,狠狠地疼爱她。



    可是,他还是存着一丝理智的。



    他知道,这个时候必须要远离黎锦玉,否则,他肯定会伤害到黎锦玉的。



    “不,不,你快走,快走!”厉封川突然一把用力,把黎锦玉给推开,可是他却没站稳,直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我不走,我在这里照顾你,小叔叔,没事,没事,我,我陪你,你这样憋着太难受了,我在这里。”黎锦玉连忙跪在地上,抱着他,哽咽着开口。



    她心疼不已。



    厉封川都已经这个样子了。



    可是还不肯碰她。



    她知道,厉封川是怕他伤害到自己。



    黎锦玉心里难受的不行,他就算伤害到自己又怎么样,她真的不怕,也不在乎。



    她只是不想看到厉封川这么痛苦的样子啊。



    “快出去!”厉封川突然用力把黎锦玉给推开,声音嘶哑,眼睛里的血丝越来越多,几乎眼球都要变成红色的了。



    他现在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要是黎锦玉在不离开的话,他根本不能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这让他几乎快要崩溃了。



    他现在真的是忍得好艰难。



    浑身好热,好热。



    尤其是那个地方,就像是在燃烧的火团一样,急切的想要找个口出来。



    可是,他的对象绝对不能是黎锦玉。



    白雪站在房间里,脸色也难看的不行。



    她浑身也开始起来,她想试试,自己能忍多久。



    因为自己以前用过很多这种类型的药,所以她的身体比常人更能适应这种药性。



    发作的要比正常人要慢一些,效果也要轻一点。



    可是现在几乎也已经到了她忍的地步了。



    她眸光微眯。



    那个厉封川不肯碰自己,也绝对是不肯碰别的人。



    至于那个厉少夫人。



    白雪的眼神里满是杀意。



    她下的药量足够了,如果厉封川找那个少夫人的话,那个厉少夫人,一定会承受不住,或许会被折腾死的。



    就在这时候,白雪的表情开始慢慢变得迷糊起来。



    眼神也有些涣散。



    好难受,好难受。



    她现在真的要难受死了。



    浑身好像被火烧一样,她现在急切的需要,需要有人来安慰自己。



    就在意识快要散去的前一刻,她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让他们进来。”



    白雪咬牙切齿,冷冷开口。



    几乎就在她说完之后,外面有人敲门。



    白雪身子已经,靠着窗口,声音虚弱。



    “进来。”



    看向门口的方向,进来三个身高足有一米八健壮的外国男人。



    男人进来后,直接将白雪打横抱起,扔到了。



    “小叔叔,我不能走,你再这么忍下去,会疯了的。”黎锦玉摸到厉封川滚烫的额头。



    连忙替他身上湿漉漉的衣服。



    厉封川坐在那里,更加的难受了。



    黎锦玉根本不知道,她那双冰凉的手指碰触到厉封川的时候,带给厉封川致命的感觉。



    厉封川几乎快要疯了。



    他真的快要了。



    如果黎锦玉在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他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将她推倒的。



    到时候,他真的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控制住。



    “我说了,你出去,你出去。”厉封川用尽自己的力气,冲着黎锦玉嘶吼道。



    黎锦玉被吓到。



    此时的厉封川,双眸猩红,太阳穴青筋爆现,脸色也涨红。



    看起来格外的可怕。



    黎锦玉呆呆的坐在那里,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委屈的不行。



    看到黎锦玉眼眶里的眼泪,厉封川大脑里突然有一瞬间的清醒。



    趁着这个功夫,厉封川连忙起身,向着洗手间跑去。



    他进了洗手间里,直接把洗手间的门反锁了。



    黎锦玉反应过来想要追上去的时候也已经晚了。



    自己已经被厉封川给反锁在外面。



    “小叔叔,小叔叔,求你了,求你了,你快点把门打开好不好!”黎锦玉在外面苦苦哀求着。



    她不断的敲着门。



    可是里面的厉封川根本就不为所动。



    黎锦玉真的好怕厉封川在里面会有什么危险意外。



    刚才厉封川的样子,也真的是把她给吓到了。



    厉封川隐约能透过水声听到黎锦玉的声音。



    殊不知,黎锦玉的声音更像是的毒药,让他的身体反应更加的强烈了。



    显然,花洒里的冷水已经浇灭不了他身上的了。



    他靠着墙,坐在那里,意识涣散模糊。



    “嘭!”



    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剧烈的声响。



    厉封川扭头去看浴室的门,玻璃门上已经开始出现细微的裂缝了。



    又是嘭的一声,玻璃门裂开了一道稍微大的裂缝。



    看到玻璃出现裂缝。



    黎锦玉惊喜,她拿着手里的消防斧,继续砸着玻璃门。



    外面的白君言听到楼上的动静,直接吓到了。



    这厉封川不会这么猛吧,是床塌了?



    可是不像啊。



    床榻了的话应该不是这个声音啊。



    他来到卧室门口,听着里面的动静。



    可是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白君言除了那时不时的重物碰撞声,其他的什么都听不到。



    “景艺,老大,你们没事吧?”



    想来想去,白君言还是有些不放心,出声喊道。



    “没事。”黎锦玉有些累,声音带着几分,回着白君言。



    白君言直接就误会了,脸色有些微红,连忙逃到了楼下。



    刚才黎锦玉的声音,显然是……



    这边,黎锦玉用力尽力,直接将浴室的门锁给砸坏了。



    她打开浴室的门,将消防斧扔到一旁,看着躺在地上的厉封川,眸光微沉,一步步的向着厉封川走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