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一章恶毒的女人
    坐在车上,厉封川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额头上不断冒出汗珠来。



    唇色也渐渐地发白。



    让人感觉到格外的虚弱。



    看到厉封川这个样子,小六直接就慌了。



    “老大,老大,你怎么了?”



    白君言刚才看着厉封川还好好的,可是没想到一上车,厉封川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让白君言直接就慌了。



    这,难不成,是那个疯女人在里面给老大了?



    白君言很快就想到了这点。



    而且,看厉封川这会的反应,白君言也确定了。



    他抓着厉封川的手,摸到他手上的滚烫后,连忙冲着司机冷冷开口。



    “快点,快点,马上去医院!”



    “不,去锦绣居。”厉封川在一旁突然出声打断了白君言的话。



    “好,好,锦绣居。”白君言连忙冲着司机开口。



    司机听到他们的话,点了点头,打了方向盘,向着锦绣居开去。



    扶着厉封川下车,白君言看到厉封川的状态,担心的不行。



    此时的厉封川身子已经开始摇晃了,看起来意识也有些涣散。



    浑身。



    而且眼睛里也布满了红血丝,让人看着感觉尤为可怕。



    “老大,我要不要找医生来啊,我打电话给二哥吧。”白君言询问厉封川。



    厉封川靠着白君言,冲着他微微摇头。



    他现在的状况,就算是沈卫旭来了,也没有什么办法的。



    “那,那我把嫂子叫来?”白君言试探的开口。



    厉封川本来正准备抬脚上楼梯。



    突然听到白君言的话,脚下踩空,一个踉跄,差点扑在地上摔了个狗啃屎。



    他想起颜景艺,身上的反应更加剧烈了。



    浑身更加的,好像被火烧一样。



    “不,不要。”



    厉封川低声开口。



    他现在这个状态,要是颜景艺在的话,他绝对会控制不住自己伤到颜景艺的。



    说话间,白君言扶着厉封川,把他扶到了卧室里。



    厉封川无力的躺在,冲着白君言开口。



    “出去。”



    “可是,老大……”



    白君言有些不放心。



    厉封川头疼起来,身上也好像被火烧灼一般,难受不已。



    他现在只想快点找到一个口。



    脑袋里全都是和颜景艺在一起的时候的场景。



    想到颜景艺,他身体的反应更加了。



    起身,厉封川用尽力气,来到了浴室里。



    扶着墙,将花洒打开。



    这里的水是采用了不远处的山上的地下泉水,比起别的地方的水温要凉很多。闪舞



    厉封川穿着衣服,站在了花洒下。



    冰凉的水到他的身上的时候,让他忍不住浑身打了个激灵,冰凉的山水将他身体的渐渐给熄灭。



    这一会儿让他舒服了一些。



    可是很快,他体内的又去而复返。



    直到凉水慢慢的将他体内的冲掉,才能换来一会的舒适。



    这种冷热交杂的感觉,让厉封川痛苦不已。



    白君言在门口的走廊里走来走去。



    他知道厉封川是被了。



    也知道厉封川现在在房间里绝对的是痛苦不已。



    因此,白君言纠结着。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给黎锦玉打电话。



    想了许久,白君言才下定了决心,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黎锦玉接到白君言电话的时候完全没反应过来。



    “怎么了?”



    “老大他……”白君言不知道该怎么给黎锦玉说。



    黎锦玉一听到是关于厉封川的,而且白君言的语气这么奇怪,黎锦玉那颗心直接就紧紧地揪了起来。



    “小叔叔他到底怎么了?”



    “他,他被人了。”白君言为难的开口。



    自己私自告诉了黎锦玉,等老大清醒之后一定会怪他的吧。



    可是,他现在也不想看着厉封川那么痛苦。



    况且,那个女人太可怕了,万一厉封川强忍着,会被那个药性伤到身体怎么办。



    他不是没有听说过那个女人的恶毒。



    “什么药?”黎锦玉微微眯眸,脸色很不好看。



    自然,她也清楚,这个药,应该不是太厉害的药。



    不然,白君言绝对不会就这么平淡的给自己说了。



    “是,是。”白君言低声开口。



    黎锦玉一听,心里咯噔一下。



    随后,她缓了缓自己的脸色,冲着电话那边低声开口。



    “地址给我。”



    “景艺,老大不让我告诉你,他怕伤害到你,我,我就是担心他。”



    白君言听到黎锦玉要来,心里还是很为难,连忙和黎锦玉解释着。



    “我知道,到时候他不会怪你的,这种药,有的药性很强,如果再拖延下去,他要是出事,你能承担得起?”



    黎锦玉连忙冷冷开口。



    白君言从来没有听到黎锦玉这么说过话,感觉现在的黎锦玉有些时候越来越像厉封川了。



    他连忙编辑了短信,将地址给了黎锦玉。



    过了有半个小时的功夫,黎锦玉就匆匆赶来了。



    白君言看到她着急的样子,有些不忍,连忙迎上去。



    “景艺。”



    “小叔叔呢?”黎锦玉看了一眼白君言,连忙向着里面走进去。



    “在楼上第二间卧室里。”白君言连忙将钥匙递给黎锦玉。



    黎锦玉接过钥匙,就急忙的上楼了。



    卧室的门被锁上,黎锦玉拿着钥匙,打开了门。



    还好厉封川没有在里面把门锁上。



    不然黎锦玉实在是没有办法。



    她进了卧室的房间,看到并没有厉封川的人影。



    而这个时候,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黎锦玉皱眉,连忙推开浴室的门。



    浴室的门并没有上锁,推开的时候,一股冷气扑面而来。



    她一眼就看到穿着衣服躺在地上,浑身已经湿透了的厉封川。



    看到这一幕,黎锦玉的眼睛直接就红了。



    她不知道厉封川怎么会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



    连忙过去,把花洒关上,接着去把厉封川给扶起来。



    “小叔叔,起来,不能在这里躺着了,会着凉的。”



    黎锦玉上前,哽咽着开口。



    湿透冰凉的衣服下,黎锦玉摸到他的肌肤,是滚烫的。



    这种冷热交杂的感觉,绝对会让人承。



    她心疼的不行,用尽所有力气,想办法把厉封川给扶起来。



    厉封川这个时候还是存有一点理智的,他看到黎锦玉出现,意识有些模糊。



    眼睛里也充斥着血丝,各种猩红。



    “景……景艺……”



    厉封川低声开口,似乎在确认这个黎锦玉是真是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