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九章女人
    李馨桐回到家里就开始哭闹起来。闪舞



    郑芳李诚宁他们四个人围着李馨桐,还以为李馨桐在厉封川那里受了什么委屈,被吓到了。



    连忙将她送去了医院。



    结果送到医院里还被医生说了一顿。



    李馨桐浑身上下根本没有任何的伤痕,健健康康的,完全没有任何被吓到的样子。



    带着李馨桐回家,李馨桐坐在后面,看着这狭小的车子里。



    又想到大宝他们坐的那个房车,里面还有电视能看动画片。



    她真的好羡慕。



    “爸爸,我想去大宝家里。”



    李馨桐靠着车窗,看着外面的景色,闷闷不乐的开口。



    李馨桐这话一出,车子晃了晃。



    李旭回过神来,连忙稳住车子。



    他的脸色有些惨白,从后视镜里打量着自己的女儿。



    似乎不敢相信女儿说的话。



    什么叫她想去大宝家里?女儿是不是傻了啊!



    “桐儿,你乱说什么呢!”现在厉家成了李家的人的禁忌了。



    李诚宁是怎么都不想提起厉家了。



    郑芳更是。



    一听到孙女说大宝,脸色瞬间就变得惨白。



    这次李馨桐的突然消失,真的是把他们给吓到了。



    他们是完全不敢得罪厉封川了。闪舞



    厉封川能让李馨桐在他们家里凭空消失,那么,也肯定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他们。



    想到这里,张芳就感觉到后怕。



    气恼自己当时为什么会手贱打那个大宝!



    “他们家比我们家漂亮,田甜都能穿那么好看的裙子!”李馨桐嫉妒起来,眼眶红着,眼泪已经开始打着转涌出来。



    听到李馨桐的话,李旭愣住了,心里很是受伤。



    原来他们拼尽一切努力给女儿的,在女儿看来还是不够。



    可是,这已经是他们,给李馨桐最好的了。



    李诚宁他们都没有说话,沉默着。



    黎锦玉抱着大宝,和四个孩子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不一会,厉封川就从书房里出来了。



    他看到沙发上的几个孩子和黎锦玉,连忙过来,冲着黎锦玉开口:“景艺,今晚有点事情,我就不回来了。一会我让阿远过来陪你们。”



    厉封川说完,便向着外面走出去。



    黎锦玉听到厉封川的话,连忙将大宝放在沙发上,起身追了上去。



    “等一下小叔叔,你去干什么?”黎锦玉有些担心。



    她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没事,一些生意上的事情,阿远处理不了,我去给处理一下。”厉封川回头,冲着黎锦玉笑了笑,安慰着她。



    虽然厉封川是这么说,可是黎锦玉还是不太相信。



    她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现在厉氏集团是什么情况,哪里还有厉封远处理不了的事情?



    除非是很棘手的一些事情。



    厉封川离开后不久,厉封远就来了。



    几个孩子看到厉封远,也都很开心的围了上去。



    小宝这时候也醒来了。



    但是很显然没有睡醒,脸上带着委屈无辜。



    厉封远很会哄他们开心,带了一些好吃的好玩的,很快就把小宝他们给哄好了。



    白云酒楼。



    酒楼前,停了辆黑色的高档轿车。



    车子上面下来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男人表情冷峻,下车后,直接进了酒楼。



    酒楼共有八层,面积很大。



    装潢是那种偏古风的风格。



    门口的迎宾也穿着旗袍,个个长得特别漂亮。



    男人的出现,酒楼里直接警惕起来。



    她们一直注视着男人的踪迹。



    “大姐,他已经上了电梯了。”大厅里的一个女服务员看到厉封川进了电梯,连忙低声开口。



    很快,她的耳麦里便传来女人慵懒的声音。



    “好。”



    来到八楼,看着房间号,男人的表情越发冷峻难看。



    随后,他抬起手,敲了敲门。



    门突然就被人打开。



    接着令人反感的香味扑鼻而来,一道黑影闪现。



    厉封川眸光一冷,侧身躲过。



    那黑影又接着欺身压了上来。



    厉封川抬脚,就冲着黑影踢去。



    就在他快要踢到黑影的时候,那黑影灵巧的躲开了。



    随后是娇媚悦耳的笑声在房间里响起。



    厉封川打量房间,完全是古香古色的装潢,而笑声的主人,穿着白色的抹胸,下身穿着白色的纱裙,外面披着个白色的锦丝披肩。



    而她的样子,也是绝对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白色,明明是衬托的人清新淡雅的颜色。



    可是偏偏被她穿出了一股魅惑的感觉。



    一双丹凤眼,正冲着厉封川不断的放电。



    再加上房间里那奇异的熏香。



    若是换了别的男人,或许早就被这个女人给迷得晕头转向了。



    可是,厉封川是什么人。



    看着女人,面不改色。



    那个女人也很意外厉封川的反应,眸光微眯,嘴角勾起一抹妖冶的笑容。



    她此时的样子,绝对可以用倾国倾城来形容。



    “久仰大名,厉少。”



    她的声音也绝对的好听,让人听着总会浮想翩翩。



    厉封川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他的目光上下打量这个女人,面露不悦。



    “说。”



    厉封川显然是没有什么耐心了。



    女人似乎没想到厉封川会这么没耐心,不过,她也没有怎么不高兴,脸上的笑意更甚,开始向着厉封川缓缓走去。



    等到走到厉封川身边的时候,女人伸出手,欲要搭在厉封川的肩上。



    厉封川直接后退了一步躲开。



    搭空了这一下,女人并没有恼怒,反而是对厉封川更加有兴趣了。



    “厉少急什么,那些事情,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说的清楚的,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好好谈谈?”女人笑着,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动作极为的魅惑。



    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厉封川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不过他并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而是依旧冲着女人冰冷道:“三……”



    女人一听到他说出三这个字,顿时微微蹙眉。



    “二……”



    就在女人愣神的功夫,厉封川又缓缓开口。



    这下子,女人直接急了。



    她脸上虽然还是带着笑容,可是看起来就有些勉强了。



    “好,我说,我说!”



    女人连忙开口。



    厉封川一双冰冷无情的眸子盯着她,等着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