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三章赞叹
    厉封川的确是早就知道李诚宁来了,看到保安的举动,厉封川也有些忍俊不禁。闪舞



    家里的这些人,也都是一个个腹黑的主。



    这个保安完全就是故意的。



    保安让李家的那几个人在门口等着,说是过来找他,可是呢,厉封川眼看着这个保安去宿舍里呆了半个小时,才慢慢悠悠的过来。



    虽然说外面不是正午,但是这大热天的,站在外面的滋味也不好受。



    听到敲门声,厉封川便知道保安过来了,坐在书桌前,淡淡开口。



    “进来。”



    “厉少,李诚宁来了。”保安进来,冲着厉封川恭敬开口。



    厉封川闻言,微微点了点头。



    “知道了。”



    他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保安听到后,有些反应不过来,随后疑惑的看着厉封川,“那,让不让他们进来啊?”



    厉封川闻言,抬眸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不见。”



    “哦,知道了。闪舞”



    保安并没有感觉到太意外,淡定的点了点头。



    接着转身向着外面走出去。



    只是,走出去的时候,保安嘴里还在嘟囔着。



    “要不把他们车气给放了?”



    他曾经受过大宝和小宝的恩惠,因此对大宝小宝特别的喜欢尊敬。



    这大宝被欺负了,这个保安肯定是气不过的。



    他没想到,自己嘟囔的话居然被厉封川给听到了。



    厉封川有些无语,嘴角抽了抽。



    放车气?



    他家的保安,能不能不要这么奇葩啊。



    保安又是慢悠悠的来到大门口,显然门口的李旭和李诚宁都等急了。



    郑芳嫌晒,早就跑到车里等着了。



    李旭本来也想回到车里去等着的,可是在父亲的威胁下,只能陪着父亲一起在门口等着。



    看到保安出来,李旭就好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



    “爸,我们进去吧,妈,出来……”李旭连忙回头冲着车子那边喊道。



    郑芳在车上正感觉到惴惴不安的时候,突然听到儿子喊自己,连忙打开车门。



    可是这时候,保安的话直接让李旭感觉到当头一棒。



    “进什么啊,我们厉少说了不见你们。”



    保安说完,便钻进了保安室里,不在理会李诚宁他们了。



    “这,爸,他们也太过分了吧!一个穷保安,嘚瑟什么啊!”李旭反应过来,脸色直接变了,气得不行。



    李诚宁被耍了这么一道,脸色也格外的难看。



    他听到李旭的话,眸光阴沉。



    “闭嘴!”



    “你们娘俩惹的事情,自己去给我处理去吧!”李诚宁也只是说气话。



    他肯来这里就是够拉下自己的面子了。



    在这里等了这快一个小时了,李诚宁的耐心也快不足了。



    他转身,走到了车子上。



    郑芳刚从车子上下来走到他的身边,就听到他的话,一时间脸色难看至极。



    李旭听到父亲的气话,顿时急了,连忙追上去,“爸,爸,你可不能不管啊……”



    那郑芳刚过来,又连忙跟着回去,脸色难看的不行,就好像受到了羞辱一般。



    李诚宁坐在副驾驶,脸色阴沉,想了想,他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可是那边一直是无人接听。



    这让李诚宁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电话不接,人也不见,厉封川这是打算把事情做绝吗?



    想到这里,李诚宁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冷冽的寒意。



    厉封川!你就算有钱,也不能欺人太甚!



    李旭和郑芳坐在后面,看到这样的李诚宁,都吓得瑟瑟发抖起来。



    也不敢说什么了。



    厉封川看着李诚宁的车子离开后,这才离开书房,来到孩子们的卧室,便看到妻子抱着女儿坐在那里,几个孩子已经吃过水果,靠着小七,听小七讲故事呢。



    “爹地。”



    “爹地。”



    大宝小宝看到厉封川进来,连忙不约而同的开口。



    厉封川冲着他们微微点了点头,眸子里带着几分暖意。



    随后看到大宝脸上那清晰的红印,厉封川眸子里的暖意瞬间消失殆尽。



    他以前从来都没想过,自己的儿子居然会被人打成这样。



    “晚上不能玩的太晚,早点睡觉。”



    厉封川看着黎锦玉宠溺的态度,便幽幽开口。



    孩子们平时还是怕厉封川的,一听到厉封川的话,都纷纷点头。



    等到黎锦玉回到卧室的时候,厉封川已经在床上躺着了。



    黎锦玉看着他躺在床上看书的样子,微微有些愣神。



    厉封川穿着白色的浴袍,衣领敞着,露出他健壮的胸肌,慵懒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的魅惑。



    到现在,黎锦玉还是忍不住的赞叹。



    为什么一个男人,偏偏就能长得那么好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