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三章傻眼了
    杜老师和那个新来的老师也都傻眼了,她们有些不敢相信。闪舞



    刚才,刚才不是她们在做梦吧?



    李馨桐的奶奶也太强悍了吧,居然把大宝给打了!



    大宝是谁啊!厉封川的儿子,厉氏集团的大少爷,李馨桐的奶奶是不是在找刺激啊。



    黎锦玉这会儿心思都在大宝脸上的伤上面。



    哪里还有心思去管那个李馨桐和她奶奶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大宝会当着自己的面被别人打了。



    还打的这么严重。



    黎锦玉现在心里又是心疼,又是自责懊恼,甚至想回去把李馨桐的奶奶给打一顿。



    院长在厨房里让厨房阿姨给找了冰块,用干净的帕子包好。



    随后院长出去叫了医生来,他们幼儿园里有个医务室,里面有个医生和护士,就是在幼儿园里防止孩子意外受伤的。



    医务室:



    黎锦玉抱着大宝,小宝和田甜站在旁边,都心疼的看着大宝。



    大宝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时不时的还冲着田甜和小宝笑笑。



    田甜看到大宝的笑容,心里难受的不行。



    一看到他笑,眼泪就啪嗒啪嗒的落下来。



    医生给找了药膏来,小心翼翼的用棉棒给大宝擦拭着。



    擦拭的时候,大宝忍不住吸了口冷气。



    黎锦玉就急了,连忙将大宝放在了凳子上,随后从医生的手里拿过药膏和棉签。



    “我来吧。”



    她听到儿子吸冷气的声音,心里真的是心疼的不行。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替儿子受这个罪。



    “忍着点,会很疼的。”黎锦玉看着儿子,心疼的不行。



    大宝坐在那里,冲着黎锦玉咧嘴一笑。



    只是笑起来的时候,又扯到了他的脸上的肉,顿时让他疼的面部扭曲起来。



    黎锦玉一看,直接心疼的不行了。



    “别笑了。”黎锦玉冲着大宝柔声道。



    她现在都要心疼死了,大宝居然还有心思笑!



    “知道啦妈咪。”大宝冲着黎锦玉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很快,李馨桐的父母赶来了,厉封川自然也得知消息赶来了。



    和厉封川一起来的,还有冷秋。



    冷秋听说大宝在幼儿园里受伤了,直接就炸毛了,也不管小八了,跟着厉封川就来了。



    扔下沈宁远在家里无奈的照看小八。



    厉封川和冷秋来到医务室,看到大宝后,厉封川的脸色变得格外的难看,周围的空气陡然降低了好几个度。



    他没想到大宝会受伤这么严重。



    而且还是被人给打的。



    这让他怎么能忍!



    “爹地。”



    大宝看到厉封川,连忙冲着厉封川喊道。



    小宝也冲着厉封川低声开口。



    “爹地。”



    “嗯。”厉封川语气有些冰冷。



    恰好这时候黎锦玉也给大宝上完药了。



    黎锦玉看着厉封川,眼神里有些内疚和自责。



    本来厉封川想要质问黎锦玉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却看到了黎锦玉眼里的内疚,想要说的话又从喉咙里滑了回去。



    叹了口气,上前单膝跪下,伸出手抓着大宝的手。



    “疼吗?”



    他很少这么和大宝说话。



    大宝看到厉封川的举动,愣了一下。



    随后反应过来,连忙冲着厉封川摇了摇头。



    冷秋在一旁拉过黎锦玉,心疼道:“景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黎锦玉把事情简单的给他们说了一下。



    其实还是因为田甜的原因。



    田甜一直站在角落里掉眼泪,眼里满是自责。



    尤其是看到厉封川和冷秋来了以后,田甜的表情里满是害怕。



    她特别的怕厉封川和冷秋。



    而且大宝还是因为她受伤的。



    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这个被厉封川和冷秋阿姨给赶走。



    “没事爹地,我不疼。”大宝特别的坚强勇敢,他冲着厉封川淡淡的笑了笑,接着又紧张的看着厉封川。



    似乎有些不安的样子。



    “爹地,你,你别怪田甜好不好?不是她的错……”大宝犹豫了一下,连忙紧张的帮田甜解释着。



    厉封川这时候也听黎锦玉说了事情的经过了,看到大宝紧张的样子,厉封川无奈的冲着大宝笑了笑。



    随后冲着大宝伸出手,揉了揉他头顶柔顺的头发。



    “我知道,我不怪她。”厉封川冲着大宝柔声道。



    说完,又将视线落在一旁吓得瑟瑟发抖的田甜身上。



    田甜一对上厉封川的视线,身子一抖,吓得缩了缩脖子。



    看到田甜的反应,厉封川有些无奈,随后看了黎锦玉一眼。



    “老婆,带三个孩子先回家吧。”厉封川说这话的时候,眸子里迸射出无边的寒意,令人感觉到可怕。



    站在他身边,就好像坠入了冰窖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