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四章找你做什么
    就是刺猬,也有柔软的一面,人自然也是。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



    再坏的人,也有他倾尽性命去守护去的人。



    当然,也不缺乏一些为了钱财权利已经丧心病狂的人。



    厉封川自从和颜景艺在一起后,整个人温和了许多。



    喻霏她们本来又是女人,加上她们和颜景艺的关系不错,厉封川对她们也算是比较的那种了。



    因此,喻霏来之前是料定了厉封川绝对不会见死不救的。



    可是现在厉封川的反应真的让喻霏错愕不及。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眼前的厉封川,也不像是喻霏认识的那个厉封川。



    好陌生。



    一旁的黎锦玉也有些意外厉封川说出的话。



    厉封川怎么会如此绝情?



    想到这里,黎锦玉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原因。



    不然,就以她这段时间对厉封川的了解,厉封川是不会这么说的。



    厉封川冷冷的扫了一眼还在震惊中的喻霏,眸子里闪过一丝厌恶。



    “想要嫁给我的女人不计其数,不乏一些寻死觅活的,难道我都要负责?”



    厉封川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盯着喻霏,冷冷吐出这一句话。



    柳芸自杀关他什么事。



    这一番话说的也确实很有道理。



    黎锦玉看着厉封川处理男女关系上面这么干脆,很是满意。



    不过,厉封川这么说,也就是直接把喻霏也给得罪了。



    喻霏很是不理解,含泪看着厉封川。



    “厉少,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出去。”厉封川不打算和喻霏继续聊这个问题了,直接冲着喻霏冷冷开口。



    喻霏听到厉封川冰冷的语气,身子一僵,一股寒气从脚底袭上来。



    她知道,厉封川现在是真的生气了。



    反应过来后,不甘的看了厉封川一眼,这才连忙向着外面走出去。



    看到喻霏离开,黎锦玉微微皱眉。



    随后,她将目光落在厉封川的身上,冲着厉封川笑了笑。



    厉封川看到黎锦玉的笑容,心中顿时一暖。



    他以为黎锦玉会质问自己,不过想了想,现在的黎锦玉也不记得冷秋了,以她的性子,应该是不会管这些的。



    “晚上想吃什么,我回家给你做饭。”



    黎锦玉看着厉封川的笑容,脸颊有些微红。



    她暗道自己有些没出息,都这么长时间了,还会被厉封川的笑容给迷到。



    不过她脸上的绯红也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恢复了淡然,冲着厉封川微微开口。



    厉封川听到后,眸光微闪,眼底带着几分宠溺。



    虽然很想吃她亲自做的饭菜,可是他还是不太忍心,这么热的天让她下厨。



    “不用,你在这里陪我,比什么都好。”厉封川上前,从后面抱住黎锦玉。



    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冲着她柔声开口。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磁性,让黎锦玉心里感觉到好像有只小鹿在扑腾扑腾的乱跳。



    而且,他说话的时候,吐出的热气撒到黎锦玉的脖颈处,这让黎锦玉感觉到浑身麻酥酥的。



    有种没力气的感觉。



    她有些害怕这样的厉封川,让她心里感觉到莫名的危险。



    男人一旦太有魅力,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想到厉封川对刚才喻霏和柳芸的态度,黎锦玉的心里还是挺满意和放心的。



    而且厉封川看起来也不是薄情之人。



    否则也不会在她失踪一年的时间里还各种寻找她。



    “景艺。”



    厉封川充满磁性魅惑的声音在黎锦玉的耳边响起。



    听到厉封川叫景艺这个名字,黎锦玉的心跳就开始加速,最近她好像有很多奇怪的感觉。



    和厉封川单独相处的时候,脑海里会浮现一些她不记得的场景。



    甚至还有一些让人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的场景。



    昨晚她梦到以后,浑身汗津津的,特别的想念厉封川……



    这让黎锦玉心乱如麻。



    所以今晚……



    “嗯?”黎锦玉感觉到厉封川吻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他温热的唇触碰到她脖颈的肌肤的那一刻,冷热分明的感觉,让黎锦玉身子一抖。



    好像触电了一般。



    她的身体越来越敏感。



    尤其是对他的碰触,简直是让她无法想象。



    “程楚给你打电话做什么?”厉封川低声开口,声音难得的柔情。



    当他问完的时候,伸出手扣着黎锦玉的后脑勺,让她扭过脸来,随后凑上前,直接在她的唇上轻点了一下。



    黎锦玉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微愣。



    随后反应过来,脸颊顿时红了。



    “没,没事……有个宴会,他让我陪他一起去参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