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二章接触的人
    一个死掉的人,想要查找那个人生前的接触的人,实在是太难了。



    那个给杀手下发指令的人接触过的人也太多。



    因为他是杀手里面的联络员。



    在杀手党里,有许多像他那样的联络员。



    他被人称为天哥。



    与他齐名的,还有他的弟弟地哥,他们哥俩,被称为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的兄弟俩。



    很多杀手都会到他们那里寻找任务。



    他们也经常游荡在酒吧赌场那种人群嘈杂的场所里。



    他们接触过的,也都是各种形形色色的人。



    厉封川出事那晚,天哥就突发疾病身亡。



    本来他的死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可是后来厉封川出事后查到了天哥的身上。



    他们这才知道,天哥的对没有那么简单。



    “查不到?”



    厉封川眉头微蹙。



    程楚这条线,是他们意外发现的。



    之前程楚手底下的一个人和天哥有过接触。



    厉封川现在绝对是把程楚当成了头号情敌!



    他对程楚也是格外留心的。



    查到那个人后,厉封川的人就一直盯着程楚。



    果然让他们盯到了。



    程楚身上真的有问题。



    但是要说那些人是程楚找来刺杀厉封川的话,确实有没有证据。



    厉封川并不怕程楚。



    但是程楚的家族还是令人忌惮的。



    程楚的祖辈都是医生,每代都人才尽出。



    他们的祖上,甚至还当过某朝皇帝的专用御医,医术尤为高明。



    这祖辈传下来,医术也越来越精湛。



    到了程楚他们这一辈,已经出了好几个在医术上造诣很高的医生。



    甚至还有科学家。



    程楚在他们家族里,已经算是比较低调的了。



    程楚的几个堂哥,都是在医学界跺跺脚就能让医学界颤三颤的人物。



    不过术有专攻。



    沈臣旭和程楚的几个堂哥地位也差不多,只是他们不是一种类型的医生。闪舞



    所以现在,厉封川感觉到棘手的问题就在这里。



    没有证据,他自然是不敢动程楚的。



    但是要是有了证据,那就不一样了。



    程家虽然在医学界声名显赫,可是他厉封川也绝对不是吃素的。



    程楚要是敢做,他绝对敢让程楚付出比他要多的代价的。



    想到这里,厉封川的眸光冰冷。



    “嗯。不过我们一直派人盯着的,纸是包不住火的,只要程楚做了,我们就绝对能找到痕迹,我不信他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做到让我们查不到任何的痕迹。”



    景阳说的信誓旦旦。



    可是厉封川的脸色却没有那么好看。



    他淡淡的扫了景阳一眼,冲着景阳冷冷道:“你别忘了程楚以前是做什么的。”



    他说完,景阳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是啊,程楚以前是医生。



    他怎么把这点给忘了。



    “程楚怎么了?”恰好这时候,黎锦玉从外面走进来,听到厉封川的话,疑惑的问道。



    厉封川看到黎锦玉进来,眉眼温和了许多。



    他冲着黎锦玉淡淡的笑了笑。



    “程楚找你做什么呢?”



    黎锦玉没想到厉封川突然会反问自己,突然一时语塞。



    想到程楚对自己说的话,黎锦玉犹豫了一下,接着冲着厉封川淡淡一笑。



    “没事。”



    厉封川太了解黎锦玉了。



    黎锦玉这个眼神,绝对是心里有鬼。



    景阳在这里,厉封川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外面有人敲门。



    黎锦玉看向门口的方向。



    “进来。”



    她低声开口。



    门被推开。



    进来的是穿着白大褂的喻霏。



    只是喻霏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尤其是她看到黎锦玉的时候,眼里多了几分慌乱了。



    “厉少,景少,少夫人。”喻霏看到厉封川和景阳的时候,语气里带着尊敬,好像和以前很不一样了。



    看到她的态度,厉封川心中生疑。



    眼神里带着几分冷意,打量着喻霏。



    喻霏察觉到了厉封川审视的目光。



    心里一颤,接着回过神来。



    看着厉封川,眼里满是哀求。



    看到她哀求的目光,厉封川很是疑惑,眉头紧皱。



    景阳和黎锦玉也感觉到喻霏的不对劲了,之前喻霏也来看过厉封川,可是从来没有过这种态度。



    “怎么了?”黎锦玉率先开口,担心的询问喻霏。



    喻霏一听,看着黎锦玉,眼神里有些闪躲和几分内疚。



    好像做了什么很对不起黎锦玉的事情一样。



    “我……”喻霏犹豫着,眼神里满是纠结为难。



    看出了喻霏的不便,景阳直接起身,冲着厉封川道:“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他看了厉封川一眼。



    厉封川闻言,冲着景阳微微点了点头。



    看着景阳出去以后,喻霏这才将目光落在厉封川的身上,声音里带着哭腔。



    “厉少,求求你,救救柳芸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