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章哭笑不得
    看到厉封川的眼神,景阳他们先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都又反应过来。



    感情他们是挡了厉封川的视线了啊。



    景阳他们有些哭笑不得。



    他们各种担心厉封川,可是无奈人家不领他们的情啊。



    景阳他们相视一眼,只能纷纷向着一旁让去,给黎锦玉让开空。



    黎锦玉的反应让景阳他们有些好奇。



    之前厉封川昏迷不醒的时候,黎锦玉可是各种紧张担心。



    现在看着厉封川醒来了,黎锦玉居然没有什么反应了。



    站在后面很是淡定的样子。



    看到黎锦玉的反应,厉封川微微蹙眉,他心里隐约有些失落受伤。



    自己醒来,黎锦玉的反应居然就这么……淡定?



    这让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可是目光还是死死的盯着黎锦玉,片刻都不想从黎锦玉的身上移开。



    天知道,他出事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当时他已经快心死了。



    想他厉封川纵横军场,各种枪林弹雨,叱咤商界的时候也经历过无数的风浪,可是真没想到那晚,差点就栽到了那些人的手里。



    想到这里,厉封川阴鸷的眸中多了一丝狠毒。



    既然那些人没有一次性弄死他,那么,就等着他去弄死那些人吧。



    自己身上流出的血,他绝对会要那些人加倍偿还的!



    黎锦玉走近,看到厉封川眸子里的冷意,微微蹙眉,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不过,她很快也反应了过来,上前,温声询问。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她知道,厉封川刚醒来,应该是想到了之前的事情了。



    其实也真是庆幸厉封川没有什么事情。



    黎锦玉在厉封川昏迷的时候想了想,如果厉封川真的出事了怎么办。



    她当时不知道为何,整个人全身发冷,那也只是一个念头而已。



    黎锦玉不敢想下去,如果是厉封川真的出事了,那她能不能接受了。



    想到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感情在心里作祟,黎锦玉就有些无奈。闪舞



    以前的自己,该有多爱厉封川啊。



    自己明明都已经失忆了,可是骨子里好像还在爱着他。



    真是让人,很无奈。



    说是无奈,其实多的应该还是一种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情绪。



    是她不知道等她恢复记忆以后,该怎么面对厉封川。



    如果是真的爱厉封川爱到那种刻入骨子里的话。



    这一年的离别,她自己心里也一定会很自责的。



    厉封川想要说话,可是他现在戴着呼吸机,根本没有办法说话,只能冲着黎锦玉微微摇了摇头。



    看到他的反应,黎锦玉这才微微放下心来,冲着厉封川笑了笑。



    “你好好养伤,至于车祸原因,那个先不着急,养好伤再说可以吗?”黎锦玉试探着询问厉封川。



    以厉封川的性子,自己就算受伤,他也会想办法去处理那些人的。



    可是既然黎锦玉都发话了,他又怎么敢不听呢。



    而且看到黎锦玉对他这么好的态度,厉封川突然感觉到身上的伤口也不是那么疼了。



    心里甚至还有点美滋滋的。



    他看着黎锦玉,冲着黎锦玉点了点头。



    厉封川没事以后,景阳他们才放下心来。



    从昨晚到现在,黎锦玉一直没回去休息。



    大宝和小宝也是刚跟着冷秋离开,在医院呆了一上午了,这会儿跟着冷秋出去吃饭了。



    小九则是在家里跟着宋玉和依姐冯诗琪。



    她现在也已经不哭闹了,一切正常,和以前一样听话懂事。



    她之前突然哭闹,让黎锦玉感觉到震惊。



    因为她哭闹的时候,正是厉封川在出事的那段时间。



    想到这里,黎锦玉莫名的感觉到惊叹。



    这妮子是不是和她爹有什么心灵感应啊。



    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呢。



    “小宝和大宝刚跟着冷秋出去吃饭了。”黎锦玉又想起来,冲着厉封川道。



    厉封川闻言,微微眨了眨眼睛,算是明白了的意思。



    想到大宝和小宝之前也在守着自己,厉封川心里很是感动。



    随后,他又盯着黎锦玉,冲着她眨了眨眼睛。



    厉封川的意思倒是很明显。



    就是让黎锦玉去休息。



    黎锦玉也看出来了,冲着厉封川笑了笑,摇了摇头。



    “没事,我在这里陪你吧。”她知道,自己回去也不会放心的。



    在家里一定一直惦念着医院里,还不如直接就在这里呆着了。



    至于幼儿园那边,黎锦玉已经请了假了。



    以她的身份,就是请假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毕竟厉少夫人的头衔摆在那里。



    看到黎锦玉的反应,厉封川心中一喜,便躺在那里当起他的病人来了。



    其他的事情,他也不必担心。



    景阳厉封远他们现在几乎就能独当一面了。



    自从有孩子这两年来,厉封川已经不管很多事情了。



    除非是遇到很棘手的事情,厉封川才会出去处理。



    而那天晚上,厉封川也正是去处理一些很棘手的事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