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九章做一次吧
    “抱抱你可以吗?”厉封川低声开口。



    黎锦玉这才回过神来,黎锦玉闪烁着迷茫的眸子,盯着他,实在是不忍心拒绝他。



    “那,你不准做别的。”黎锦玉喃喃开口。



    厉封川眸子闪过一丝欣喜,“好,我保证不做别的。”



    他连忙保证。



    黎锦玉这才脱了鞋子,坐在床边。



    厉封川连忙抱着她。



    黎锦玉的身子微微僵了僵,有些紧张的样子。



    可是她闻到厉封川身上的那股香味又实在是太好闻了。



    好像以前经常闻到一样。



    而且,躺在他的怀抱里,黎锦玉感觉到一种很温暖很安心的感觉。



    就好像,以前经常这样。



    厉封川关了灯,让她躺在自己的身边。



    “以前的你特别的可爱,一逗就紧张,而且唯唯诺诺的样子,很容易让人有种想要保护关心的感觉。”厉封川充满的磁性的声音幽幽的飘了出来。



    他的声音实在是太过好听。



    而且又近在耳边。



    这让黎锦玉的脸颊绯红,小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



    她一直小心翼翼的压着自己的呼吸,生怕打扰到了他们之间的气氛。



    “为什么你以前会喜欢我?”黎锦玉好奇的出声问道。



    厉封川一听,愣了一下,不过又很快反应过来,淡淡开口。



    “很久以前,我和你叔叔是战友,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才那么小,抱着一个布娃娃,正好被你那个姐姐欺负,当时你认错了人,哭着扑到我怀里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小女孩真的好可爱。”



    厉封川以前从来没有和颜景艺说过这些事情,这些事情颜景艺以前也早就不记得了。



    可是厉封川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有关于颜景艺的事情,他都记得很清楚。



    黎锦玉听得很认真。



    “那后来呢?”这些事情,从来没有人给她说过。



    “后来啊,后来你父母出事,你的伯父伯母抢了你的家,你寄人篱下,被欺负了很多年,很多年以后……我才找到你。”厉封川说到这里,语气中有几分内疚。



    或许是因为他那次忘记了她,让她受了那么多年的苦难。



    所以现在,老天为了惩罚他,才让景艺一次两次的忘记他,惩罚他吧?



    想到这里,厉封川嘴角扯起一抹苦笑。



    不过处在黑暗中的黎锦玉并没有看到。



    “那叔叔呢?为什么你们那么久才找到我啊?”黎锦玉好奇的问道。



    “他出事了,我忘记了以前的事情,直到后来再一次遇到你,我才慢慢的想起来以前那些事情,景艺,是不是你生气我当时忘记了你,所以才会忘记我?”厉封川抱紧了怀中的黎锦玉,冲着她哽咽着开口。



    声音低沉沙哑,带着无尽的悲伤。



    黎锦玉一听,心里闷得不行,她也不想忘记。



    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这让她真的很难受。



    可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要么我们做一次吧,或许你能想起一点感觉呢?”



    厉封川突然一个翻身,压在了黎锦玉的身上,接着窗外明亮的月光,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黎锦玉,认真开口。



    黎锦玉一愣,随后反应过来。



    她脸颊唰的一下子就红了。



    她从来没有想到一个人能这么无耻的认真的说这种羞羞的事情!



    连忙伸出手想要把厉封川给推开。



    可是手腕直接被厉封川给抓住,按在了头顶。



    随后,厉封川直接俯身,吻上了她的唇。



    “唔……”黎锦玉连忙挣扎着想要推开。



    可是无奈她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根本没有什么效果。



    和厉封川一比较,完全就是小白兔和大灰狼的区别。



    “别怕。”厉封川柔声开口。



    直接麻痹了黎锦玉的防备。



    黎锦玉愣神的功夫,厉封川的舌头就已经探入了她的口中,霸道而狂烈的纠缠着。



    或许是太过思念。



    厉封川有些霸道。



    这让黎锦玉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来了。



    扭头躲闪着,可是根本却躲不开他。



    “唔,厉封川!不……”她急了,眼眶红着,虽然她不抵触他的吻,可是她现在真的不想这样!



    再怎么样,也要等她完全记起来才行啊。



    不然这样,真的让她很反感。



    看着黎锦玉真的很难过的样子,厉封川松开了她,直接趴在了她的身上,将脑袋埋在她的肩膀。



    “我不会强迫你的,但是,请不要推开我好吗?我会,等你想起来的。”他闷声开口,似乎有些啜泣的样子。



    黎锦玉大脑轰的一下子一片空白。



    他本来就害怕看到别人哭,更别说是一个大男人了。



    尤其是那个人是厉封川。



    黎锦玉心里很不是滋味,眼眶莫名的就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