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八章很是内疚
    听到黎锦玉担心的话,厉封川微微笑了笑。闪舞



    躺在那里,盯着她。



    “没事。”



    他语气里满是宠溺,完全没有任何怪罪黎锦玉的意思。



    他这个态度,让黎锦玉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还没事,都这样了还没事,怎么才算有事啊。”黎锦玉装作生气的样子,上前质问着厉封川。



    厉封川抬眸,冲着黎锦玉微微一笑。



    “只要你不离开我,怎么都没事。”



    他虽然是笑着,可是眸子里却满是乞求和害怕。



    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厉封川都不怕,可是他就是怕颜景艺的离开。



    黎锦玉怎么都没有想到厉封川会突然这么说,直接愣在了那里,呆呆的看着他。



    他……真的那么害怕自己的离开吗?



    “过来坐吧。”厉封川笑了笑,他坐起身子来,给黎锦玉腾出空。



    黎锦玉这才反应过来,表情有些尴尬。闪舞



    不过她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表情淡然的走上前。



    坐在了厉封川的身边。



    “这么晚还过来,累了吧。”厉封川顺势从后面抱住她,将脑袋搭在她的肩膀上。



    这么亲密的举动让黎锦玉感觉到浑身麻酥酥的。



    想要推开他,却没有办法拒绝他的亲近。



    因为黎锦玉好像有种感觉,感觉他们两个人好像以前就关系很亲密的样子。



    “不累。”黎锦玉淡淡开口。



    厉封川看到她没有推开自己,心中窃喜,随后更加的嚣张起来。



    伸出手摸到了她的胸前。



    被他触碰,黎锦玉身子一僵,脸色有些微微的异样。



    黎锦玉其实很抵触别人的碰触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对厉封川的碰触毫无厌恶的感觉。



    甚至,还有许多熟悉的感觉。



    “那个……”黎锦玉有些莫名的尴尬,她现在确实是忘记了他啊。



    不管怎么努力的想要记起来。



    可是都没有办法。



    她也不知道当初自己为什么会失忆。



    爷爷和姑姑说是她怀孕的时候感冒发烧,又不能吃药所以才失忆了,可是黎锦玉不记得自己怀孕的期间有感冒发烧的时候啊。



    这一直是她很纳闷费解的问题。



    黎锦玉转头看着厉封川,直接打断了他的动作。



    “你好好休息,我去隔壁……”



    黎锦玉不太想和他睡在一张。



    毕竟,她单方面的才认识了一个月而已。



    要是她想起来以前刚和他见面就发生了关系,黎锦玉估计会很惊讶的。



    “我不舒服。”厉封川突然低声开口。



    他这么一说,直接把黎锦玉给吓到了。



    连忙紧张的询问他。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你等一下,我去叫医生来。”



    说着,黎锦玉转身就要出去。



    可是手腕被厉封川一把抓住。



    “我这里不舒服,只有你能治。”厉封川抓着她的手,一把按在了自己的某处上。



    黎锦玉没有想到厉封川居然会有这么出格的举动,直接惊了,尤其是摸到他那处的滚烫后,脸颊直接红了。



    像是触电一样立马把手缩了回来,随后反应过来,气愤的盯着厉封川。



    “你,你你你……”



    黎锦玉气愤的盯着他,你了好几声,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



    她是真的不会骂人啊。



    “!”



    想了想,黎锦玉只能想到这个词语了。



    “我?我是你合法的丈夫,怎么了?”厉封川躺在那里,挑了挑眉,一副得逞的样子,看起来心情不错。



    黎锦玉气的脸色羞红,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的话。



    “过来,抱抱可以吗?我已经好久没有好好抱抱你了。”厉封川突然有些可怜的看着黎锦玉,语气带着几分乞求。



    黎锦玉看到他变脸这么快,尤其是他眼中的那抹悲伤,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说不出来的酸涩感。



    “不……”黎锦玉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向后退了一步。



    “景艺,我真的,好想你。”厉封川坐在那里,平日里清冷孤傲的样子,此时周身却散发出一股无尽的悲伤。



    这一个月来的接触,黎锦玉只知道他是一副高高在上对任何事情都能掌控的帝王姿态,可是从没有见到过他这么悲伤的时候。



    心里突然骤疼起来,本来想要离开,可是却迈不动腿了。



    她感觉,眼前这个男人,真的很孤单寂寞。



    “从你离开,我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晚都在思念你,你已经忘记过我一次了,这次又是这样,我,真的很难受。”厉封川哽咽着开口。



    字字责备质问,让黎锦玉有种巨大的负罪感。



    虽然她都忘记了,可是她还是感觉到很内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