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七章能有几个二十年
    “厉封川在外面,这两个人是和厉封川一起的。”说实话,黎老爷子还是有些忌惮厉封川的。



    这厉封川的能力,他虽然没有亲自领教过,可是他却是很清楚的。



    虽然有句话叫姜还是老的辣,但是还有句话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对于厉封川这个人,黎老爷子听说过他的不少事情,而且厉封川的手段,黎老爷子也见识过很多,他是很不想和厉封川牵扯上的。



    他不想自己多年的心血就被废了。



    两个儿子不争气,为了自己的财产斗成那样,这是黎老爷子所心痛的。



    而且当初他很喜欢的三儿子也被自己的大儿子二儿子联手,当时黎老爷子真的是差点崩溃了。



    不过,还好,还有他还有个女儿。



    还有三儿子留下的两个孩子。



    这一年来,黎老爷子虽然在这里隐居着。



    可是对于外面的事情他还是了如指掌的。



    尤其是那个黎锦言。



    他一直派人在暗地里帮着黎锦言。



    很多时候,黎锦言的事情处理的顺风顺水,并不是他的能力真的有那么出众。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背后有黎老爷子在帮着他。



    他才能这么轻而易举的掌控了黎家。



    将他那两个伯伯给赶出去。



    否则,就以他们二人在黎家这么多年的能力,黎锦言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弄走这两个伯父呢?



    “一个厉封川而已,有什么好怕的。”黎兰宜根本不在乎。



    也不能说她妇人之仁,主要是她这么多年来对父亲的崇拜已经到了极点了。



    她一直在父亲的身边,父亲这么多年来的运筹帷幄和能力她是看在眼里的。



    她不相信一个厉封川,能比父亲还要厉害。



    而且,父亲很少这么忌惮一个人。



    她认为,父亲可能就是越老越胆小了。



    其实黎老爷子也有几分这个意思。



    现在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要是他再年轻那么个十岁二十岁,他绝对不会忌惮区区一个厉封川的。闪舞



    不管厉封川到底是什么有能耐的人。



    他都会去拼一拼。



    可是现在,他拼不起了。



    主要是,他不想让锦玉伤心。



    既然这两个人被锦玉保下了,那就说明锦玉对以前的事情有印象了。



    等锦玉想起来以后,也绝对不想看到自己的丈夫和亲人斗得你死我活的地步。



    可能人老了,就是心软了。



    “宜儿,我并不是万能的,厉封川比当年的我更可怕,你最好不要小瞧他。”说真的,黎老爷子对厉封川这个人评价还是很高的。



    “爸,我不想让锦玉离开这里,她这么多年受了那么多的苦难,在这里,我们能护她一世无忧,也不也是你说的吗?”



    黎兰宜急了,哽咽着开口。



    黎老爷子闻言,眸光闪烁着。



    他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啊。



    可是,他也很无奈。



    卓家。



    一辆黑色的车子缓缓的停在卓家的大门口。



    司机下车,连忙将车门打开。



    黑色擦得锃亮的皮鞋,黑色的西服裤子,接着,男人高大的身子从车上下来。



    男人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的样子,模样很是俊朗帅气。



    要是放在网上,绝对也是网红了。



    尤其是他西装履革,这般成功人士的样子,很吸引人的眼球。



    “卓爷。”



    卓家门口的保安看到来人,连忙打开门,恭敬的开口。



    “嗯。”



    男人淡淡的应了声,便向着卓家走去。



    只是,刚抬脚走了一步,便停下了脚步。



    他看着突然出现的年轻男人,微微皱眉。



    “卓爷,很抱歉我的不请自来,但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谈。”黎锦言看到眼前这个男人,自己在这里蹲点了半个月,真的是值了。



    卓宁打量黎锦言,他很快就想起来了这个黎锦言是谁了。



    黎兰宜三哥家的侄子,当年消失了二十多年的黎家少爷。



    想起黎兰宜,卓宁的眸光里闪烁着几分晦暗不明的情愫。



    “我没有什么好可以和你谈的。”



    他冷冷开口。



    说完,便准备离开。



    可是这时候,黎锦言一把抓住了卓宁的手腕。



    冲着卓宁冷冷道。



    “我知道当年你和我姑姑的事情,我姑姑是冤枉的,她一直没嫁人,就为了等你。”



    卓宁闻言,身子一僵,一直冰冷的眸子里这才有几分波澜。



    随后,他缓缓转身,看着黎锦言。



    “你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怎么可能……



    卓宁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二十多年了。



    已经二十多年了。



    如果是误会的话,那,该有多遗憾……



    人这一生中,能有几个二十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