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三章站在那里的人
    看到远远站在那里的女人和孩子,沈卫旭的眼眶顿时红了,鼻子一酸。



    他这么多年来从未哭过,可是此时却有些忍不住了。



    真的是,皇天不负有心人!



    他们这一年来的辛苦,真的是没有白费!



    重新见到颜景艺和孩子的心情,让沈卫旭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他直接忘了江朔了,连忙冲着黎锦玉和孩子跑过去。



    “景艺,景艺,小宝!”



    沈卫旭生怕是自己在做梦,一眨眼她们就不见了。



    江朔也反应了过来,撑着身子,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



    忍着胳膊上的疼痛,一步步的向着颜景艺走去。



    黎锦玉和小宝有些害怕,向后退了退,防备的看着他们。



    尤其是小宝,看到江朔胳膊上的血后,脸色直接变了。



    他很害怕,可是他还是鼓足了勇气,突然跑到了黎锦玉的面前,展开肉肉的胳膊,挡在了黎锦玉的面前。



    “妈咪你快跑!我保护你!”



    他才两岁啊,就知道这么护着黎锦玉。闪舞



    这话让黎锦玉感觉到好笑,又很感动幸福。



    儿子这么懂事,真的让她很欣慰。



    只不过,就他那么一小点,怎么能保护了自己呢。



    黎锦玉看着已经走近的男人,并没有太过恐惧的感觉。



    因为,她看着男人的样子,总觉得很熟悉。



    而且,男人的身上并没有散发出什么让她感觉到危险的感觉。



    “小宝?!”看着眼前这个和大宝几乎一模一样的小男孩,沈卫旭激动的不行。



    他冲上前,一把将小宝抱了起来。



    小宝本来还在害怕!



    突然听到男人叫自己的名字,又把自己抱了起来亲着,直接懵了。



    可爱帅气的小脸蛋上的害怕逐渐散去,随后则满是疑惑不解。



    江朔也走上前,看着黎锦玉和小宝,眼眶红了,他没忍住,眼泪落了下来。



    “景艺,我真的很想你了。”



    江朔站在那里,冲着黎锦玉笑道。



    看着他流泪的样子,黎锦玉的心里突然疼的不行。



    可是,她并不是什么景艺啊。



    她,是黎锦玉。



    而且,她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两个男人啊。



    就在这时候,黎锦玉突然看到出现在江朔沈卫旭身后的男人,脸色一变,上前一把将江朔推开。



    自己胳膊上则中了一枪。



    听到枪声,沈卫旭反应迅速,一只手捂着小宝的耳朵,将他按在自己的怀中,随后自己将他护在身下,将自己的胸膛亮在了后面,护着小宝趴下躲闪着。



    “不要,不要开枪!”黎锦玉捂着胳膊上的伤口,脸色惨白,痛苦的开口。



    “小姐!”开枪的男人看到黎锦玉中枪,直接吓到了,连忙收起枪,冲着黎锦玉跑去。



    小宝看到自己的妈咪受伤,直接从沈卫旭的怀里逃了出去,冲着自己的妈咪跑去。



    “妈咪,妈咪。”小宝吓得哭了起来,跑到了黎锦玉的身边,扑到她的怀中哭着。



    随后挡在了黎锦玉的身前,眼神凶狠的盯着那些突然出现的人。



    “坏叔叔!坏叔叔!我不要理你了,你伤害我妈咪!坏!打!打!”小宝哭着,踢打着到了自己面前的男人。



    那男人满脸的自责内疚,突然冲着黎锦玉单膝跪下。



    “小姐,是我的错,很抱歉!”



    “快送小姐去医院!”子煜从后面匆匆赶来,看到这一幕,直接变了脸色。



    说完,他上前,想要去抱黎锦玉。



    却被突然出现的男人给挡住了。



    沈卫旭站在了黎锦玉的面前,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这些人。



    “站住!”



    沈卫旭冷冷开口。



    江朔也站在了沈卫旭的面前,两个人如同一座山一样,气势恢宏的站在黎锦玉的面前。



    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子煜皱眉,脸色阴沉的看着这两个人。



    “把他们抓起来。”



    子煜带的人多,而他们也只是有两个人而已。



    子煜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能找到这里来。



    明明入口都已经被封了。



    上次那个唐森突然到这里来就是意外了,为什么现在这两个人还能找到这里来!



    “等一下!”黎锦玉拉着身边的小宝,突然虚弱的开口。



    她看着子煜,眼神里有几分防备和不安。



    “子煜哥,你要把他们带到哪里去?”



    上次那个唐森突然消失,黎锦玉就有些怀疑了。



    主要是,她听到了一些不该听的话。



    “小姐,这个和你没有关系,我送你去医院。”子煜并不打算回答黎锦玉这个问题。



    说着,便向黎锦玉走去。



    他穿着灰黄色的风衣,目光冷峻,给人一种很可怕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