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章抵触自己
    颜景艺,从来不会用这种眼神看着孩子的。



    她向来看孩子的眼神,都是带着宠溺的。



    可是现在的颜景艺,看着孩子的眼神里,完全没有任何的宠溺。



    这让厉封川心中很是疑惑。



    这时候,大宝突然在颜景艺的怀中大哭起来,小手小脚也踢打着,好像很不喜欢颜景艺一样。



    这突然发生的事情,让厉封川陈丹她们都感觉到很意外。



    大宝怎么会突然这么抵触颜景艺?



    “乖,乖,大宝乖。”陈丹连忙上前抱回大宝。



    谁知道,这陈丹一碰到大宝,大宝顿时就安静了下来,趴在陈丹的肩膀上,一双水灵灵的眸子里满是泪水。



    哭得鼻子发红,眼眶也红着,特别的让人心疼。



    冷秋和沈宁远在后面看到这一幕,也都变了脸色。



    大宝的反应实在是太反常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这时候,颜景艺突然抱膝埋头哭了起来。



    她这么一哭,厉封川的心疼得不行。



    她说的对不起,应该是对小宝说的。



    这大宝和小宝长得一样,颜景艺看到大宝,肯定受了刺激。



    陈丹和冷秋她们也都想到了这一点。



    陈丹抱着大宝,连忙冲着厉封川开口。



    “封川,我带大宝先回家,你在这里陪着景艺吧。”陈丹知道,现在的颜景艺,可能不想看到大宝。



    抱着大宝来到电梯里,陈丹的眼泪就忍不住落了下来。



    以后这景艺可怎么办啊。



    大宝长得和小宝一模一样,以后景艺看着大宝,就会时时刻刻的想起小宝。



    颜允陌也很难过,他站在陈丹的身边,伸出手,将陈丹拥入怀中。



    眸底深处闪过凌厉的杀意。



    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些害死小宝的人的。



    冷秋和沈宁远见颜景艺没有大碍,便也离开了。



    颜景艺现在最需要的,应该就是厉封川的陪伴。



    她们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闪舞



    厉封川坐在床上,看着躺在自己腿上的妻子,心中很是难受。



    不过他心底还是有几分庆幸的。



    至少,她没有出事。



    小宝不在了,他们还有大宝,以后还可以生一个孩子。



    只要她在,她在就好。



    “景艺,别自责了,孩子的事情不是你的错。”



    厉封川哽咽着开口。



    他伸出手,抚摸着颜景艺的头发。



    只是,厉封川感觉到手上的触感,微微蹙眉,低头看着颜景艺的头发。



    “对不起,对不起……”



    颜景艺突然哭着开口,浑身颤抖着。



    看到她这个样子,厉封川连忙抱着她。



    “好了,好了,没事,真的不怪你,不怪你。”厉封川抱着她。



    低头,闻到她身上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和一股很奇怪的味道。



    厉封川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他看着怀中的人,突然感觉到很陌生,很陌生的感觉。



    就在这时候,颜景艺突然昏迷了过去。



    “景艺,景艺”厉封川摸到她滚烫的额头,顿时变了脸色。



    连忙叫医生护士进来。



    高烧一夜。



    厉封川寸步不离的在颜景艺的床边守着。



    直到次日颜景艺醒来后,厉封川这才放下心来。



    只是,颜景艺醒来后,看着厉封川陌生的目光,让厉封川感觉到很震惊。



    她,看自己的眼神,真的太陌生了。



    “景艺,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厉封川伸出手,去摸颜景艺的额头。



    可是却看到颜景艺害怕的眼神。



    颜景艺躲闪着,一脸惊恐的看着厉封川。



    好像完全不认识厉封川了一样。



    厉封川皱眉,脸色一变,叫了医生和护士进来。



    站在病房门口,厉封川看着面前的医生,脸色尤为难看。



    “厉少,少夫人的情况,我们也查不清楚,这,实在是太奇怪了,也可能是因为昨晚的高烧,让她忘记了很多事情。”



    医生为难的开口。



    对颜景艺做检查的时候,也根本没有查出来什么事情啊。



    怎么可能就会突然失忆呢?



    “查不清楚?”厉封川语气很不悦,冷冷开口。



    那医生听到厉封川的语气,顿时打了个哆嗦,头皮有些发麻。



    这,这根本不是他们的原因啊。



    “去,去别的医院也是这样,绝对查不出什么原因来的,现在,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别再刺激到少夫人,或许,或许对她的身体有好处。”医生心惊胆颤的开口,生怕厉封川大怒。



    厉封川没有说话,隔着病房的玻璃门,看着坐在床上发呆的颜景艺。



    她忘记了自己,居然还那么抵触自己。



    这让厉封川的心里真的很难受。



    有种说不出的难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