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七章送进了医院
    沈宁远这里到底是没有瞒住冷秋。



    冷秋得知消息的时候,情绪激动,直接被送进了医院里。



    好在送医及时,腹中的胎儿和大人都没有什么性命危险。



    只是她现在的状态很不好。



    躺在病默默流泪。



    她气沈宁远和母亲还有冷轩他们瞒着自己。



    颜景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到现在才刚知道。



    这让冷秋感觉到心里很难受。



    想到小宝和颜景艺现在生死未卜。



    又想到大宝才那么点,就离开了自己的母亲,冷秋心疼的在那里掉眼泪。



    沈宁远买了饭进来,护工看到沈宁远来,这才悄悄的出了病房。



    平时里病房内都是有人盯着冷秋的。



    他们就是生怕冷秋有个什么想不开的,怕她一时激动跑走了。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冷秋的身体了。



    冷夫人也是紧张的很,平时除了出去吃饭,一般都是在医院里陪着冷秋的。



    只是最近冷夫人陪着总统先生出国了,不得不暂时离开冷秋。



    虽然她出去了,可是她派了很多保镖助理,在医院里守着冷秋。



    沈宁远进来后,冷秋根本就没有看他。



    依旧躺在那里默默的掉眼泪。



    看到冷秋的表现,沈宁远心里很难受。



    自从冷秋知道颜景艺和两个孩子出事后,冷秋就直接不理自己了。



    这让沈宁远很是自责和难受。



    “阿秋。”



    “吃点饭吧。”沈宁远将饭菜放在桌子上,冲着冷秋心疼的开口。



    冷秋闻言,呆滞的坐起来,接着沉默的吃着面前的饭菜。



    她生气。



    可是她不能让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受到什么危险。



    她还是有理智的。



    她绝对不能让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



    那对孩子不负责。



    所以,冷秋现在生气归生气,可是她还是按时吃饭,尽量的不让自己的孩子有危险。



    低头吃着饭菜,冷秋的眼泪默默的滴落到饭菜中。



    她含着泪水咽下。



    一旁的沈宁远看着这一幕,实在是了。



    上前抓着冷秋的手腕,接着将她一把拥入怀中。



    “我带你回去!”



    他红着眼眶,盯着冷秋。



    他实在是冷秋这个样子了。



    看着她哭,沈宁远的心里几乎快要疼死了。



    这让他有种深深的无助和崩溃的感觉。



    冷秋听到沈宁远的话,一直空洞无神的眸子里这才有了几分晃动。



    抬眸,看着沈宁远。



    似乎在犹豫他的话的真假。



    “我带你回去,和大宝一起好不好?你这样,景艺要是知道的话,也会很难过的,你是大宝的干妈,现在他需要你,所以,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这样才能照顾好大宝和我们的孩子,好不好?”



    沈宁远劝着冷秋,心疼道。



    冷秋闻言,眼泪直接忍不住了,她抱着沈宁远,嚎啕大哭起来。



    听到冷秋这么痛哭出声,沈宁远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哭出来就好了。



    最怕的就是她一直自己在心里压抑着。



    那样对她的身体真的很不好。



    “不哭不哭了,我带你回去。”



    “我怕,我真的好怕,我怕景艺和小宝有什么意外。”冷秋真的害怕,晚上睡觉的时候闭上眼睛都是颜景艺和小宝。



    她那么喜欢小宝,如今小宝和颜景艺都不见了,这让她真的快要崩溃了。



    “别怕,别怕,厉封川会找到她们的,而且,你哥哥也去找了,别担心了,一定会没事的。”沈宁远紧紧地抱着冷秋,安慰着她。



    他虽然也担心颜景艺和小宝,可是他相信,颜景艺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小宝那么可爱,也绝对不会出事的。



    一定不会的。



    “带我回去,我要去找景艺和小宝,大宝,大宝也一定很伤心,我们现在回去好不好?”冷秋哭着,抓着沈宁远的衣服,眸子里满是哀求和难过。



    看到冷秋的这个眼神,沈宁远直接就心疼的。



    别说带她回去了。



    就是冷秋现在要他去死。



    沈宁远觉得自己可能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



    “好,我带你回去。”



    他点头,轻声开口,说完,伸出手落在冷秋的头发上,轻轻的摸着她柔软的发丝。



    不管她要去哪里,他都会陪着她的。



    坐在飞机上,冷秋躺在沈宁远的怀中。



    沈宁远给她盖着毯子,看着她睡梦中的脸庞。



    虽然是睡着了,可是她却显得很不安稳。



    眉头一直紧皱着,浓密弯翘的睫毛上还带着泪痕。



    一双红唇紧抿着,时不时的会惊厥一下。



    这让沈宁远心疼不已。



    “阿秋,阿秋,你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平平安安的。”沈宁远的指腹轻轻的在她的脸颊上滑过,心疼的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