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一章害死了表姐
    说完,颜景艺便潇洒的离开。



    看着颜景艺离开的背影,陈丹皱眉,盯着她很是担忧。



    颜允陌伸出手将陈丹拥入怀中,伸出手握着她的胳膊。



    “景艺很聪明,她不会让自己有任何的危险的,相信她,我会多派人跟着的。”



    听到颜允陌这么说,陈丹这才松了口气。



    随后抬眸看着他,“那,那我们去给景艺做饭吃吧。”



    “恩。”颜允陌点头,和陈丹一起进去。



    坐在车上,颜景艺看着平板上的资料,眉头紧皱。



    这沈娇,也真是太蠢了。



    “这是沈娇今天的活动轨迹和她见过的人,发微博的那个时间,沈娇是在咖啡厅里见朋友。”白君言将自己查到的资料都发给了颜景艺。



    他们两个人正在语音通话。



    听到白君言的话,颜景艺眉头微微皱着,她差不多也猜到了那个人到底是谁了。



    “见的是朱珠吗?”



    “聪明,正是她。”白君言调出了咖啡店里的监控录像,沈娇离开后不久,朱珠也和助理从咖啡店里离开了。



    确认是朱珠后,颜景艺这才明白了,难怪沈娇能说出那些话。



    要是都是朱珠教的话,那就差不多了。



    那些话,果然很像是朱珠的风格。



    十有**是朱珠在背后教着沈娇的。



    只是,让颜景艺很纳闷的是,为什么朱珠要这么做?



    她不可能会是这么蠢的人啊。



    她应该知道,自己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



    “我知道了,你把现在沈娇的地址发我。”颜景艺回过神来,冲着白君言笑了笑。



    白君言微微皱眉,有些担心的看着颜景艺。



    “你要亲自去见她吗?”



    这完全是没有必要啊。



    颜景艺亲自去见她的话,可能会有危险的。闪舞



    她随便找个人去见沈娇不就行了。



    非要亲自去见干什么。



    “没事,把地址发过来吧。”颜景艺觉得沈娇这个人本性还不算坏,而且她长得也不错,如果真的跟着朱珠心思歪了的话,她这个人一辈子就毁了。



    其实说实话,颜景艺是因为对沈娇存着同情心。



    她记得第一次见沈娇的时候,是在一个宴会上。



    沈娇粗手粗脚的把沈明珠的衣服给弄脏了,结果当着宴会上那么多的人被沈明珠骂了个狗血淋头,自己躲在角落里哭。



    看着她唯唯诺诺可怜的样子,颜景艺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好像,好像让她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以前的自己也是这么软弱的。



    正因为如此,所以颜景艺想要去见她。



    车子停在路边,很巧的,沈娇正约了个记者要去见面,沈娇打扮好刚出门。



    颜景艺冲着阿晨开口,“去把她带到车上来。”



    “是。”阿晨连忙下车,向着沈娇走去。



    颜景艺让阿晨去的原因是因为阿晨没有出现过在自己的身边,没有人认识。



    王龙张虎不一样,他们是自己的贴身保镖很多人都知道,很多狗仔媒体也知道,如果被拍到的话就不一样了。



    颜景艺坐在车子里,看着阿晨向着沈娇走去。



    阿晨好像和沈娇说了几句什么,沈娇就跟着阿晨一起向着颜景艺的车子走过来。



    车门打开,沈娇跟着阿晨上车。



    她看到车上坐着的颜景艺后,脸色直接变了,眸子里满是惊恐不安的光芒。



    “你,怎么会是你……”



    她害怕的看着颜景艺,心里咯噔一下。



    生怕颜景艺会做出伤害到自己的事情。



    颜景艺看到沈娇的表情变化,随后微微勾起嘴角,“别怕,我不会伤害到你的。”



    她温柔的样子,格外的漂亮,尤其是现在,坐在那里,一副慵懒的模样。



    其实是颜景艺的腰真的好疼!



    可恶的小叔叔,她一定要让他禁欲一个月!



    “我要下车!”沈娇说完,就伸出手去开车门要下车。



    结果车门已经被司机给锁上了。



    看到这一幕,沈娇的眼泪直接就出来了,吓得浑身颤抖起来。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害死我表姐还不够吗?!难道还要害死我?!我们又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么做。”



    沈娇哭着,冲着颜景艺吼起来。



    颜景艺皱眉,她很不喜欢沈娇说的话,她这样,已经构成了诽谤罪了吧。



    “沈小姐,你已经成年了,是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的。”



    颜景艺缓缓开口。



    沈娇本来是激动的,可是看到颜景艺这么平静的态度,自己突然也跟着平静了下来。



    眨着眼睛盯着颜景艺,眼中满是泪水。



    “你说我们害死了你表姐?证据呢?没有证据,连警察都不敢随便给人判罪,你凭什么就说是我们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