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五章那又怎么了
    钟小七完全不害怕钟诚,眼神淡然的扫了他一眼。闪舞



    “我和她又没有血缘关系,那又怎么了。”



    钟诚都傻眼了,一旁的厉封川立马皱眉,语气阴沉,“钟小七,你是不是想挨打了!”



    “你一个大人欺负我一个小孩子算什么本事,有本事等我长大啊!”钟小七不屑的看了厉封川一眼,很嚣张的开口。



    厉封川顿时被钟小七说的话给噎住。



    钟诚无语扶额。



    冷秋在一旁和颜景艺笑的不行了。



    沈宁远也有些敬佩这个胆子大的小子。



    敢这么和厉封川公然叫板。



    “好,我就等你长大!”厉封川淡淡开口。



    “行,拉钩上吊,一万年不准变!”钟小七伸出手,和厉封川拉钩。



    很多年以后,钟小七长大了,还经常被冷秋颜景艺她们笑话。



    厉封川也各种找他的“麻烦”教育他,因此钟小七有一段时间对厉封川各种害怕躲避。



    见到厉封川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



    “行了,你们两个真是够了啊,小叔叔你也是,跟一个孩子计较什么。”颜景艺连忙打断他们的拉钩。



    钟小七可不这么想,他认真的盯着颜景艺。



    “妈咪,我是认真的,要是干爹以后对你不好欺负你,你就把他踹了跟着我,我可以养你照顾你!”钟小七现在是越来越喜欢颜景艺了。



    “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再说这种话吧!”颜景艺笑眯眯的揉了揉他的额头,忍不住笑道。



    吃饭的时候,婚礼现场的直播就已经关了。



    网上的人还回味在之前厉封川和颜景艺的婚礼。



    婚礼已经是全国同步,知道的人不计其数。



    而且很巧的是,宫导将颜景艺的新戏放在了明天开播。



    这下子,颜景艺婚礼加上新戏开播,直接坐稳了头条。



    回到家里,颜景艺这才知道沈明珠坠楼的消息。



    本来厉封川是没打算要告诉颜景艺的,但是颜景艺恰好很巧的听到了他打电话。



    这让颜景艺很是担心。



    “小叔叔,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突然坠楼呢?”



    颜景艺跟着厉封川进了书房,一脸的担忧询问。



    厉封川得知消息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变化。



    他看到颜景艺跟着自己进了书房,便转身将她抱在怀中。



    “没事。”



    “会不会惹上麻烦啊,她的事情应该不是你做的吧?”颜景艺很担心,她怕是厉封川做的,不过想了想,厉封川又不是这种人,她不该问这句话的。



    问完后,直接就后悔了。



    厉封川听到颜景艺的话,抱着她的胳膊紧了紧,脸色微微有些不太好看。



    他皱眉,似乎有些难过的样子。



    “景艺,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人吗?”他语气低沉,似乎很不高兴。



    这句话,真的有些伤到他了。



    颜景艺一听,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连忙变了脸色,急忙的转身抱着厉封川,接着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式点了一下。



    “小叔叔,对不起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真的,我说错话了,你骂我吧!”颜景艺连忙软声向着厉封川道歉。



    厉封川本来有些难过,可是被她这么轻吻了一下,顿时有些被撩到了。



    眸光晦暗不明,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他将眸中的闪烁隐下,随后垂眸,一副失落黯淡的样子。



    “我真的很受伤,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想我。”厉封川顿时委屈了。



    颜景艺心疼的不行,也格外的后悔。



    连忙抓着厉封川的手,埋头在他的肩膀上。



    “对不起小叔叔,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颜景艺连忙软软的向着厉封川道歉。



    她声音里带着哭腔,几乎都快要急哭了。



    厉封川一听她的哭腔,嘴角微微勾起,一把将她抱起面对着自己横坐在自己的腿上。



    某处微微用力,接着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颜景艺瞪大了眼睛,这才感觉到他的变化,顿时反应过来他完全是在骗自己的!



    “要是觉得对不起我,那就,来补偿我吧。”厉封川在她的耳边微微开口。



    声音充满了磁性,带着诱惑。



    说话间扑出的热气喷散到颜景艺的耳垂旁,让颜景艺直接感觉到浑身发麻。



    他每次撩颜景艺的时候,都会让颜景艺有种触电的感觉。



    “唔……不,不要!”颜景艺发现他已经在脱自己的衣服了,顿时变了脸色,连忙伸出手推攘着他。



    他这是要在书房吗?!



    万一有人进来就麻烦了!



    “小叔叔,不要!”颜景艺连忙推着他反抗着。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对厉封川来说绝对是尤为的诱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