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五章义子
    只是,那些女人看到厉封川身上的冷意后,都有些胆怯。



    男人微眯眸子,看着眼前的厉封川,眉头紧蹙,“你怎么来了?”



    “来给你收尸。”厉封川冷冷开口。



    随后,他冷眸扫了男人周围的那些女人一眼,显然眸子里满是厌恶。



    “滚。”



    那些女人闻言,互相看了一眼,连忙识相的起身离开了。



    厉少都这么说了,谁敢忤逆他的话啊。



    要知道,现在这边所有的酒吧娱乐项目,几乎有百分是八十五都是厉氏集团名下的,得罪了厉少,绝对就没活路了。



    男人揉了揉有些疼的太阳穴,躺在那里,精神萎靡不振。



    “我还死不了。”他突然笑起来,眼泪从眼角滚落下来。



    “钟小七呢?”厉封川直接开口。



    听到这个名字,男人似乎想起来什么,眼里多了几分动容和悲戚。



    随后,他笑了笑,冲着厉封川开口:“在家里。”



    “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老婆死了,你连儿子也不要了?你这是想让他没了母亲又没了父亲?”厉封川气极,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凶狠的开口。



    “我已经派人去接小七了,你就继续在这里作吧,不过,你别想再见到小七了!”



    说完,厉封川便起身,向着外面走出去,留下男人坐在那里。



    出了酒吧,厉封川的手机就响起。



    “厉少,孩子已经接到了。”



    “带回家吧。”厉封川挂掉电话,直接开车回家。



    来到家里,厉封川以为颜景艺她们都睡了,却没想到和冷秋还抱着两个孩子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聊天。



    这让他很是意外。



    于此时,一辆车子开进来,厉封川看到后,连忙出去。



    车子停下,副驾驶的人连忙下来打开后面的车门。



    一个瘦弱的小男孩从车上钻了出来。



    他看到厉封川的时候,一双茫然的眸子里带着几分不安。



    随后软软开口,“干爹。”



    “恩。”厉封川看着小男孩那张酷似他父亲的脸,便感觉到心疼。



    上前,揉了揉他的头发,随后牵着他的手,“你先在干爹这里住下,干爹以后送你去学校,好不好?”



    “恩。”小七乖巧的点了点头。



    厉封川领着他进了大厅的时候,冷秋和颜景艺都愣了一下。



    小七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下面穿着类似于小西服的背带裤,脚上踩着一双蹭亮的小皮鞋。



    一头齐耳的短发特别的清爽。



    模样也帅气可爱,白白净净,一双漆黑的眸子炯炯有神,一眼就让人喜欢上了。



    冷秋看到厉封川领着他,顿时惊了,“厉,厉封川,这,这孩子哪来的?”



    她现在脑子里已经脑补了各种可怕的想法。



    颜景艺太明白冷秋在想什么了,无奈的白了她一眼。



    随后扭头看着厉封川,冲着厉封川笑了笑。



    “我干儿子,他的母亲刚去世,父亲没有心情照顾他,我便带来了。”厉封川淡淡开口。



    冷秋闻言,这才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不是你在外面的私生子,吓死我了。”



    她后怕的拍了拍胸口。



    颜景艺看着这个小男孩,有些心疼,随后冲着小男孩笑了笑。



    “你叫什么名字啊?”



    “钟小七。”小男孩似乎不怕生,冲着颜景艺开口说道。



    颜景艺一眼就喜欢上这个小男孩了,将怀中睡着的大宝递给一旁的冯诗琪,起身走到钟小七的面前,弯腰看着他。



    “你几岁了?”



    “五岁,妈咪说我快六岁了。”钟小七伸出五个手指头,又比了一下六的手势。



    提起妈咪,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难过。



    颜景艺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真的是好乖巧的小男孩。



    “乖,以后跟干妈还有干爹一起哦,这个是你冷秋阿姨。”颜景艺冲着他笑了笑。



    钟小七看了一眼冷秋,冲着她道:“冷秋阿姨好。”



    “乖。”冷秋也挺喜欢这个小男孩的。



    随后,小男孩看着冷秋怀中的小宝,又好奇的看了一眼冯诗琪怀中的孩子。



    “这是干妈的两个儿子吗?”



    他听妈咪说过,只是那时候他跟着妈咪爹地在国外,走不开。



    “对啊,你的两个小弟弟。”颜景艺笑眯眯道。



    钟小七上前,站在冷秋的身边,伸出手去小心翼翼的要触碰小宝。



    小宝突然伸出手抓住了钟小七的小手。



    这一下子把钟小七给吓到了,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



    有些窘迫不安的看着冷秋和颜景艺。



    他这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小的小孩子!



    好担心自己会把他惹哭了。



    颜景艺和冷秋看到钟小七的反应,都忍不住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